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味的博客

批评就是自由

 
 
 

日志

 
 

游客“鲁明军”的“骂”和我的回复  

2010-07-09 17:01:05|  分类: 艺术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游客“鲁明军”的留帖《谨致吴味先生》

 

 

 【按】游客“鲁明军”在我的《艺术国际网》博文《我还是艺术医生》后留了奇贴《谨致吴味先生》,感觉其内容很有“意思”,让我联想到以前我批评过的许多艺术批评伦理事件。不妨奇文共欣赏。或许有利于净化当代艺术及批评生态。

 

尊敬的吴味兄:

别来无恙!

 

承蒙抬爱,被你关注也几年了(记得没错的话至少应该两三年了吧),光涉及我的文字也写了三四篇了吧?你还别说,真有点受宠若惊,甚至飘飘然的感觉。

 

不容易啊!这年代,能够让你这位当代艺术的华佗如此宠爱。特别是此次,更是出乎我的意料,一篇小小的应酬小搞文没想到搞得你这么激动和亢奋,都快有点跳墙的感觉了吧?甚幸!甚幸!不过,我还是要说,大可不必,大可不必。我一个西南边缘地区的普通在校学生,跟我一般见识,还不至于。要知道吕澎先生都已经改造历史了,王林先生也在挑战北京叙事了,而且别忘了人家河清先生很多年前就已经挑战美国霸权主义了,……再看看你,唉,抓着一个边缘地区、按你的说法缺乏常识判断的学生不放,气局未免小了一点吧?我倒是很期待哪一天能够突然听到吴味挑战阿凡达,吴味挑战宇宙大爆炸(这够科学吧?)诸如此类的新闻。话说回来,从中也可见比起吕澎、王林、河清等先生,你的层次还是低了些。这也没办法,一个人的格局有多大,很多时候是天生的。——不过这一点你可以反驳,因为这可能不科学,像玄学

 

至于这次让你如此亢奋的应酬小文之背景,我已经在回复程美信先生的公开信中说得很清楚了,你有空时不妨看一看。我就不再罗嗦了。我要说的是,我对你和对程美信先生的认识还不一样。尽管我知道你提了个什么问题主义。要说这种提法,之前我还真是闻所未闻,只是对民初那场问题与主义之争略知一二,没想到二者被你这么一弄,居然生出来问题主义这样一个怪胎来。的确不乏才情和创造性!后来看了你的解释,才明白那么一丁点儿。所以,我有篇小文还专门提及。——想想你也不容易,在这个缺乏创造力的时代,你还能穿越历史与现实,把百年前两个对立的好东西硬是给逼到一起,可歌可泣啊!至于最终成什么了那就见仁见智了。

 

不过坦白说,我对仁兄的学术了解得还远远不够,所以一直怕误读你,才没敢回应你,也没敢把你列到表格里。毕竟不好妄断。假如我说你的理论还在王南溟先生的框架里,你马上就急。但你一急呢,反而还真成那么回事了。是吧?其实这些都不重要,没必要急。成不成立,历史自会检验的,急没用的。

 

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你的文字严谨、深邃,读起来真有一种穿透历史,穿透现实,穿透人性,穿透神性的感觉。(注意:只是感觉,不是理解!)而且说实话,我读圣经、古兰经,读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读康德,黑格尔,,读诸子百家,程朱陆王,都没这种感觉。记得我第一次读你文章的时候,就在想,一个没有专门学过美术史和艺术理论,甚至毫无思想史背景的医生,居然把艺术批评搞到如此深度和高度,让我们这些科班出生的真是汗颜备至、无地自容。我甚至怀疑,你是不是天才阿?但我想,如果你真是天才的话,那就更不应该和我这样的普通人一般见识了。不应该啊。按美信兄的说法,这样的话,老兄你就真有点不厚道了。

 

还想说明的一点的是,拙文没有特别提程美信先生是因为他不需要我提,因为他粉丝已经够多了。至于你嘛,比起他可能要略逊一筹。比如敝校,除了我,估计极少有人知道你。就是不知道学校医院的那几个阿姨知道你不。毕竟那也是你的本行嘛。说到这儿,还真不知你在医学专业领域的影响若何。相信她们应该知道你。第二职业都已经搞得这么有声有色,本行那还用说嘛。所以,你还别说,现在我还有点后悔没把你列进去,好坏你也写了那么多。遗憾的是,愚笨的我醒悟得太晚了。当然,你也不必太在意。相信以后会有人为你大书特书的。

 

记得五月份去深圳,你打电话约我喝茶聊天。本来不想去,因为我不大喜欢应酬,更不喜欢聚众聊天,尤其是和不认识的人,能说什么呢?!无奈,在你的盛情之下,加之王南溟、杜应红等先生也在,实在抹不开情面还是去了。之所以当时决定去,也是因为想当面讨教下到底什么是科学,什么是玄学。遗憾的是,这个愿望还是未能实现。不过这会儿既然说起这个了,也不妨简单谈谈我粗浅的认识,附带几个问题请教老兄。

 

据我所知,科学玄学好像都是很复杂的,都有自己的一套演变理路,没你说得那么简单。比如科学,在西方,古希腊,中世纪,近代,现代,后现代,各个时期都不一样。中国也一样,墨子就讲到很多科学的东西,秦汉,魏晋,唐宋,明清,特别是20世纪初的那场科玄论战,我不知道中国的科学与西方有什么区别。再如,具体到李约瑟问题,又是怎么回事呢?还如,记得亚里士多德写过两本内在相关的书,一本是《物理学》,另一本是《形而上学》,有学者研究发现,实际上它们是一体的。为什么呢?因为形而上学在希腊文中指的就是后物理学。若按仁兄的逻辑,形而上学本身就是玄学,那物理学岂不也成了玄学了,至少是玄学它儿了。我记得你还经常提本体论,不知道你所谓的本体论指的是什么。据我所知,西方思想史上,形而上学本身就是本体论。这在前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直至康德、尼采及海德格尔那里已经讲得很清晰了,古代形而上学、近代形而上学、现代形而上学及后形而上学,都是非常不一样的。要知道西方思想史就是围绕形而上学展开的。但你能简单地将形而上学归为玄学吗?这也未免太科学了吧。

 

再说玄学。且不说先秦(这最好请教彭德老师,他是专家),就说说魏晋吧。我发现,玄学本身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而且也是在不断流变中。从王弼、何晏,到阮籍、嵇康,直至向秀、郭象,每个人眼中是不一样的。你这样把一个如此生动、丰富,且在流变中的概念抽离出来并将其一杆子拍死,对这些清流名士来说,也太不公平了吧。就此,别说历代原著,就是汤用彤、陈寅恪、钱钟书、钱穆、唐长孺等这些近现代名家也都有不少相关著述,也没见你说的那样啊?!我想,我再蠢、再笨,至少还知道在这个问题上,你比起这些学者可能差得不至千里吧?!

 

说白了,其实就是一句话:你就根本——至少现在,将来也许有可能——不在我的视野之内,所以你只管写十篇、八篇来批评我,甚或屡屡以游客的身份辱骂我,但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我没时间、也没兴趣搭理你。但鉴于这样对你也不大公平,因此还是请你好自为之,不要再浪费我的时间,破坏我的心情,我没工夫和心思打无聊的口水仗。这封信也是看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固执和用心,才抽了点时间回你的。

 

不知你明白我的意思不?Dear老兄。——这可不是科学,更不是玄学。你不用急着套。

另外,告诉你一声,我已经删了我那篇应酬小文。因为它已经给我带来生活上的一些不便。想想这样也好,免得让更多的人看到你不在名单之内,让你觉得很不爽。更重要的是,我不希望那些猥亵、肮脏的字眼再玷污我的空间!

 

祝好!代问应红兄好!

 

 

我的简单回复

吴味

 

尊敬的游客“鲁明军”先生:

托你的福,我很好!

 

我一直说我自己是“医生”,这应该是事实。但不知为何,我的一篇小文《我还是“艺术医生”》引起那么多陌生“病人”(游客)的反感和“辱骂”。今天的艺术“医患”关系异常紧张,“医生”遭到“病人”的“辱骂”甚至“殴打”是常有的事,但问题是今天许多病人对医生的“反感”和“辱骂”其实并不是医生有什么问题,而恰恰是病人的疾病在作怪,他们的行为实际上是许多疾病的症状,比如,这位游客“鲁明军”的言语(不一一列举,看他的信就可以了)在我这个普通医生看来完全是我在《我还是“艺术医生”》一文中列出的许多病症:胡言乱语、胡思乱想、疑神疑鬼、强词夺理、恬不知耻、无事生非、嬉皮笑脸、油腔滑调、恼羞成怒、江湖习气、自以为是、抵赖狡辩、荒唐诡辩、鸭死嘴硬、胡搅蛮缠、瞎动脑筋、无端猜忌、不知悔改、以德报怨、顽固不化、把肉麻当有趣、把无知当智慧、混淆黑白、颠倒是非、不顾事实、不通原理、陈辞滥调……这些症候至少涉及“心理病”、“精神病”、“职业病”、“营养病”、“环境(污染)病”、“传染病”等。然而,正因为我与他们是“医患”关系,病人可以“反感”和“辱骂”医生,而医生再怎样也不能“反感”和“辱骂”病人,谁叫你是医生呢?医生是要讲医德的。

 

说到科学、玄学什么的,我也许确实没有这种游客“鲁明军”知道得多,你看你一下说西方的古希腊、中世纪、近代、现代、后现代的学者,一下说中国的秦汉、魏晋、唐宋、明清的学者;一下说王弼、何晏、阮籍、嵇康、向秀、郭象,一下说汤用彤、陈寅恪、钱钟书、钱穆、唐长孺,真是古今中外通晓,多么博学!不过我认为你还应该把我们的玄学(还有人说也是“科学”)的“源头”——《易经》或更早“源头”——《山》、《医》、《命》、《卜》、《相》或更更早源头——传说梦中仙人传授的《金篆玉函》玄学一一列上,那就博学到顶了。这样的“博学大师”我在写《中医的迷魂阵——中医玄学批判》一书的时候,在与网友争论时,我也见识过许多,没想到艺术界还有更博学的研究科学、玄学的大师,而且,向我提问的方式、方法、内容乃至列举的玄学大师人名,与中医的那些“博学大师”几乎一模一样(我真是孤陋寡闻!)。我当时对那些中医“博学大师”是这样回答的:

 

今天,中医之所以还能大行其道,正是中医的神秘、玄虚的观念、思维方式和方法论决定的。中医在思维方式或方法论上是感觉、联想、类比、想象、猜测的,它在本质上不是“逻辑实证”的。而“逻辑实证”是现代科学的根本思维方式和方法论(至今没有任何现代科学在根本上超越“逻辑实证”,而且越来越“逻辑实证”)。我将中医那种反现代科学“逻辑实证”的思维方式和方法论称作“连蒙带猜”的玄学思维方式和方法论。这里的“玄学”一词是对中医思维方式、方法论及其实践的神秘、玄虚现象的命名和修辞(这种用法很常见了),非指中国传统哲学流派的魏晋“玄学”,也非指20世纪20年代中国的“科学与玄学论战”的“玄学派”。但中医本来就是古代玄学五术――《山》、《医》、《命》、《卜》、《相》的一种。所有“玄学”其思维方式都有共同的特征——“反逻辑实证”。“玄学”的神秘、玄远、虚无的思维方式、方法论应该源自《易经》(如果不算之前已经失传的玄学著作的话)。中医就是在这种“连蒙带猜”的玄学思维方式和方法论中“蒙混”了几千年。因此我将我对中医的反思和批判的重点放在了中医的玄学观念、思维方式和方法论上。(吴味《<中医的迷魂阵——中医玄学批判>自序:文化否定主义的思想实验》)

 

我真是“恨”我为什么不学游客“鲁明军”去写、也没有能力去写一本玄学史著作(请游客“鲁明军”把自己写的玄学史著作推荐我读一读),我也“恨”我为什么研究问题老是要在根本上从事物的原理、逻辑和证据、而不从历史知识出发,不然怎么会出现像游客“鲁明军”这样的大量批评者冷嘲热讽我不知道这个学者、不知道那个学者如何这样说、如何那样说呢?像他们一样搬出那么多学者的说法不就一下子解决问题了吗?而且还能显示自己多么博学。但这样我如何面对我的医学师长和同道呢?他们可是不断教导和提醒我,做科学研究首先要在根本上彻底排除已经存在的知识对判断的影响,要从科学原理、逻辑和自己掌握的证据(事实)出发做出自己的判断,如果我写文章不是从事物科学原理、逻辑和自己掌握的证据(事实)出发做出自己的判断,而是拿许多什么西方的古希腊、中世纪、近代、现代、后现代的学者或中国的秦汉、魏晋、唐宋、明清的学者的观点来证明自己的判断,比如研究中医玄学,不能从中医玄学实践的事实中证明中医玄学的本质特征,而是从历史玄学大师的玄学言说中感觉、联想、类比、想象、猜测中医玄学的本质特征,那还不让我的医学师长和同道们笑掉大牙呀(我写的人文类文章,他们还是看一些的,即使他们不看我也会假设他们看)?!看来我注定会左右遭骂。可见现在做人有多难!

 

我这个普通医生确实可比不上这位“博学大师”——游客“鲁明军”大牌,一般人入不了他的眼,我可是任何人(包括这位“鲁明军”)都在我的视野内,谁叫我是医生呢,尽管我不是名医,但即使是名医也不能挑人看病呀!所以遇到病人(包括游客“鲁明军”)我还是要尽我所能“救死扶伤”的,即使遭到他的“冷嘲热讽”也在所不惜。

 

不过,不管是“医生”还是“病人”还是其他人,只要是“朋友”——哪怕是名义上的“朋友”,包括不“打”不相识的游客“鲁明军”,甚或“批评家”鲁明军以及我“治疗”过“第四代批评家”们,如果来深圳,只要我知道他们来,只要我知道他们还是“人”,我还是要“盛情”邀请喝酒、吃茶的,谁叫我这个医生还是有“感情”的“人”呢?只是请你们不要像这位游客“鲁明军”一样“实在抹不开情面”,不想来就不来,无所谓的。

 祝你早日康复!

                                                                      吴味

201079星期五

  评论这张
 
阅读(128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