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味的博客

批评就是自由

 
 
 

日志

 
 

回鲍栋——江湖思维与批评失范  

2010-08-26 15:27: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术思维与批评规范——回鲍栋

吴味

 

【按】我在王南溟的博文《批评家的“风险学术” ——以罗杰-弗莱和克莱门特-格林伯格为例》后发帖与鲍栋的讨论,涉及了学术思维与批评规范,我觉得很值得大家思考,所以我把它整理成一篇小文发表。

 

我在王南溟的博文《批评家的“风险学术” ——以罗杰-弗莱和克莱门特-格林伯格为例》后发帖:“第四代批评家们应该好好读一读!!!”

“第四代批评家”的鲍栋回帖:“最可怕的就是像你这样,坐在自己砌起来的围墙里还以为自己是在冒险,何况你的围墙还砌在了王南溟的地基上。”

作为“第四代批评家”的鲍栋认为我在王南溟的“地基”上建了“围墙”,我觉得还是有一些“眼力”的,我也一直想讨论学术承继和学科建构等问题,所以我发了回应他的长贴:

现在看来,王南溟的“批评性艺术”地基已经是离开东西方艺术“家园”的一片荒野之地,这片荒野之地即使不能说是崇山峻岭,至少也是荒山野岭吧。在这片荒山野岭的“地基”上建一座“围墙”,也不失为一道奇崛的风景!营造这样的风景肯定不仅是“艰难”的,而且也是要“冒险”的,毕竟荒山野岭总有险峻之地嘛。万里长城不就是一道建在崇山峻岭上的“围墙”吗?它难不难?冒险不冒险?也不知道长城是建在谁家的“地基”上?总不能说是秦始皇自己的“宅基地”吧?不过在王南溟的“地基”上建的“围墙”是不是就属于王南溟呢?看来不是,否则,我们的鸟巢、鸟蛋等就都属于中国人的建筑艺术作品了。

所以,我庆幸找到了王南溟的至少是荒山野岭的“批评性艺术”地基(就是基础嘛),并在他的“荒山野岭”上建起了一道“奇崛”的“围墙”——“问题主义”;而且,在这样的荒山野岭“地基”上建“围墙”,一不留神就要建到“地基”之外的更荒山野岭的“地基”上去的;再或者弄不好就建成了一段“长城”也说不准的。这难道比你们“第四代批评家”老是躺在西方前卫艺术史、甚至现代艺术史的坟墓里睡大觉、说梦话还差吗?

也许“第四代批评家”们以及艺术批评江湖的其它各路侠客们,又要迫不及待地使出十八班武艺的批评“绝招”了:

吴味,你自吹自擂!你臭不要脸!你炒王南溟的剩饭!你拾王南溟的牙慧!你是王南溟的翻版!你捧王南溟的臭脚!你是王南溟的“走狗”!你与王南溟狼狈为奸!你们不懂艺术本体论!你们没有完成“语言学转向”!你们是“去形而上学化”!你们是现实主义“反映论”!你们是笼统、抽象的社会政治批判……

面对这些“绝招”,我肯定会情不自禁地赞叹:你们简直是“太有才”了!

我这个专业医生、业余艺术医生的这几句像处方、又不像处方的话,会不会比鲍栋这个专业的“第四代批评家”那几句好像很有“味道”的话更“无味”呢?!

“无味”(吴味)的话总是有些难听,但难听就说明不是完全“无味”(无效),这就像药,味道难受,却总有人是需要的。所以,“难听”也不一定是坏事,有人就看来很没有当坏事嘛,就像我“批评”了杜曦云和灿灿后,他们来深圳,还能与我一起把酒言欢,指点艺坛,藏否人物,也算是深圳小小当代艺术圈的一段“佳话”。千万不要像“游客”鲁明军一样,听不得难听的话,结果恼羞成怒,一下子变成“小鲁骂骂”了!

网上太好玩了,所以上班也忍不住偷着上网,要丢饭碗的!

吾去也。

鲍栋看了我的长贴后又发了2个帖子:

“你看你,总是在想象‘敌人’,这就是我说的围墙的意思,你的回复中充满防御性的语言,充满对你想象的‘敌人’的再次想象。你再看看我上面的回复,你怎么会想象出那么多不着边际的东西呢?”

“我本来的意思可以分为两点,1、你非常自以为是;2、你对艺术与批评的想法没有价值。如果需要补充什么的话,那就是,你把王南溟的东西弄歪了,在帮倒忙。每个人都是个体,你不要把我想象成你想象的某个集团的一员,也不要把自己想象成某个你想象的集团中的一员,这些江湖帮派思维都是不靠谱的,也是要批判的。批判从批判自我做起,你说呢?”

但鲍栋显然误读了我的话语,这与鲍栋的心态有关(后述),我的话并不是什么“充满防御性的语言”、“充满对你想象的‘敌人’的再次想象”和“不着边际的东西”,而是很有现实针对性的“实事求是”,它们基本上都是有实指的;而且,我也认为,我的话语在明显提示学术研究的科学思维(包括学科建构)以及艺术批评规范(包括伦理)。所以,我的话实际上是充满了一种学术思维、批评规范以及学术前景的期待,这种期待不仅针对鲍栋,更是针对时下混乱的批评界,鲍栋连这都感觉不到?

而关于我对艺术与批评的想法有没有价值,是不是“把王南溟的东西弄歪了,在帮倒忙”,那也不是你鲍栋说怎样就怎样的,你又不是皇帝,更不是上帝,皇帝上帝早都死光了。何况我的想法只是为了解决我自己的问题,本来就不是为了给王南溟帮忙的,尽管有联系,但彼此独立探索,我的想法就是全盘错误,也不存在给王南溟帮倒忙的问题,难道鲍栋做学术是为了给某某人的学术帮忙呀?而且,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再怎么也不存在把王南溟的东西给“弄歪了”的问题。另外,有没有价值只是一个结果,更重要的是探索真理的精神以及治学的科学方法和探索的过程,没有这些,会有好结果吗?有了这些,即使现在没有价值,指不定会发展出价值。何况,结果有没有价值都是很难说的,也不重要,你们不也在否定你们的老师王南溟的“批评性艺术”理论吗(鲁明军甚至是点名批评)?重要的是,独立探索本身就是价值,即使全盘错误,也有学术借鉴的价值,科学成就不都是建立在无数次失败探索的基础上吗?鲍栋现在就能肯定自己对艺术的想法——何况是一些没有风险的想法——都是有价值的?我还觉得你的想法更加荒谬呢,但说这些有意思吗?鲍栋又说我“非常自以为是”,这从何讲起?学术研究的自信不都是自以为是的吗?不自以为是还怎么写文章呢?其实我也在不断接受别人有价值的批评的,这需要仔细看。

至于鲍栋说什么“敌人”、“某个集团”、“江湖帮派”、“防御”什么的,我深感奇怪!我的批评从来是就事论事,从不涉及具体对象的人品道德的,就是批评“第四代批评家”,也从来没有说(哪怕是暗示)他们是“集团”、“帮派”,而是把他们作为一个学术群体,对其学术主张予以批评的,你们自己也承认是“第四代批评家”群体嘛,还有鲁明军写专门文章予以论证嘛!我说的“艺术批评江湖侠客”是针对使出那些莫名其妙的批评“绝招”的人而言的,是针对现在批评界“江湖化”的一种俗称,是泛指(都有事实基础),又不是具体指你或你们“第四代批评家”,说那些人是“艺术批评江湖侠客”,难道还冤枉了他们吗?何况,侠客还是有正义感的;另外,艺术“江湖化”(圈子化)已经有许多批评家的研究成果了,笼统地批评一下“艺术江湖”就是“江湖帮派思维”呀?所以,针对我实事求是的一句“艺术批评江湖侠客”话语,鲍栋一两百字的帖子怎么就会对号入座,并用那么多“江湖词汇”指责我呢?这不正在无意间透露了鲍栋的江湖心态和满脑子江湖习惯性思维吗?可见鲍栋是人在江湖,“脑”不由己了。

鲍栋确实该从艺术江湖急流勇退,金盆洗手了!要不然,身陷江湖恩怨情仇之中,满脑子江湖思维,笔下满是“江湖话语”和“江湖心态”,哪里还有心事、还要时间、还有精力、还有能力搞什么学术批评呢?这样“混”下去岂不可惜?(我这可不是江湖想象,而是针对鲍栋的话语分析,而且,这种对具体人的江湖行为的分析也是我很少进行、也不愿意进行的。)

这些现象促使我思考,为什么今天的许多批评家(包括“第四代批评家”)确实像脑子有“毛病”,竟然不懂基本的科学思维方法和学科建构原理,缺乏基本的创造性思维,不遵守基本的批评规范(包括伦理)呢?面对他们的诸多“毛病”,我这个专业医生、业余艺术医生一时也得不出所以然,也一时找不到对策,因为有些“病”,比如“思维癌症”等,“医学”到现在似乎还没有根本搞清楚原因,也没有根治的办法,只能寄希望于“医学”科学的发展了。

奈若何?!

 

2010年8月25日星期三于深圳

 

  评论这张
 
阅读(3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