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味的博客

批评就是自由

 
 
 

日志

 
 

在“边缘之边”——拙著出版境遇杂记  

2011-10-27 11:30: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边缘之边”——拙著出版境遇杂记

吴味

 

中国艺术批评与出版的关系似乎一直处在这样一种悲哀的境况:越是具有独立、自由、超越精神的艺术批评(其它文化也一样),越是无法得到国家出版社的“合法”出版(而中国大陆又没有私人出版社)。其直接原因有二:一是在一个言论自由多是梦想的国度,独立、自由、超越的艺术批评由于它对既定政治、文化、道德秩序的颠覆性,不可能通过出版预审查,而出版社的领导没有人愿意拿自己的“金饭碗”冒险;二是在一个出版社全面市场化的国度,独立、自由、超越的艺术批评由于它的学术性的小众性(为规避风险的不宣传又加重了这种小众性),而不可能为出版社带来经济利益,又没有民间学术出版基金的介入(需要国家制度保证),出版社不可能做亏本生意。

 

所以,我们能够看到的所谓“合法”出版的艺术批评著作,几乎都是一些“谄媚吹捧的奴才”、或者“复古怀旧的遗老”、或者“吟风弄月的小资”、或者“不痛不痒的庸人”、或者“惨遭阉割的太监”……;而“独立、自由、超越之士”有如凤毛麟角,偶见一两本,也是排版设计、印刷装帧粗糙不堪,一看就是良心还没有被狗吃掉的出版人(尚存文化良知和使命感的出版人)偷偷摸摸“拉关系”、“讲策略”的无奈产物。如此“合法”出版,法理何在?

 

于是独立、自由、超越的艺术批评只能寻求国家出版社之外的所谓“非法”出版——即不经过国内出版审查的港澳台出版社、国外出版社及私人的出版。但这种“非法”出版的书既不能在书店上架,甚至连图书馆都不能自由收藏。滑稽的是,港澳台明明是中国不可或缺的部分,它们的出版何以是“非法”的呢?而且,为什么在大陆不能出版的书,却在港澳台能够出版呢?这法理又何在?

 

然而,尽管我对艺术批评与所谓“合法”出版的关系很清楚,也尽管已经遭遇过拙著《中医的迷魂阵——中医玄学批判》在六家国内出版社无法通过出版审查的荒唐事,但也许是不愿对中国所谓的“合法”出版彻底绝望的缘故吧,我对国内出版社中良心还没有被狗吃掉的出版人依然心存侥幸,虽然我深知这种出版人的空间是如此的狭小。所以,当我在2009年五月左右基本整理完成了我的100多万字的当代艺术批评文集《问题主义》四卷初稿后,即开始寻找国内出版社。

 

200812月我在参加上海正大美术馆的“问题现场——金锋个案”展览期间,经艺术家金锋认识了广西籍艺术家谭海山。谭海山其兄曾是广西美术出版社的领导,其侄儿谭宇现任广西美术出版社编辑。由于金锋的《自由创作中的思想实验——来自复旦美术学院的教学案例》一书就是谭宇任责任编辑出版的,所以,我相信谭宇尚有学术出版的良知,尽管金锋的书不存在所谓的风险。在谭海山对拙著的认可和推荐下,谭宇于20099月左右开始为拙著《问题主义》四卷的出版进行了长时间的多种努力。据谭宇称拙著极为艰难地获得了出版社的免费出版立项(我只需要交封面及排版设计费五千元),但具体付梓却因各种理由被一拖再拖,就在我越来越担心拙著是否能真正出版的时候,果然今年7月突然接到谭宇电话,说拙著出版被领导叫停了,给我的理由是:有“风险”还要亏本。这让谭宇显得极为尴尬和无奈!也让我深感悲哀!我悲哀的主要不是出版社的变卦,其实出版社的变卦隐约在我的预料中,我一直在纳闷呢:我那些连网站都嫌所谓“敏感”的文章出版社是如何通过审查的?我那不赚钱的书出版社是如何愿意出版的?我悲哀的是出版社为什么不早一点变卦而耽误了我近两年时间?有这么不负责任的吗?

 

郁闷了一阵后,我将拙著出版的希望寄托在所谓的“非法”出版上。国外出版社没有机会接触;港澳台出版社(尤其是香港出版社)虽容易自费出书,但很贵,又不管发行,我自己又没有发行能力,似乎也不合适。无奈之际,偶然间在《艺术国际网》发现了北京当代艺术圈有一个自号“老边”、人称“赵哥”的赵庆,他居然创办了一个“边缘之边当代艺术基金”(目前主要是他自己出资),该基金除资助了北京许多当代艺术“边缘之边”活动,建立了“边缘之边当代艺术网”等外,还有一个资助当代艺术界的“边缘之边私家书”系列出版计划。其出版宗旨是:“寻找物质时代的精神贵族,21世纪中国人独立精神纪录,支持中国原创,呈现真实力量,保护独立思想,绽放生命精彩——《何路文选》、《程美信当代艺术批评文集》、《老边观察(第一季)》和《宋庄的那些事》,这些书也确实基本体现了“边缘之边”的出版宗旨。这让我感慨,在中国,在北京,在宋庄,在当代艺术界,居然有一片个人营造的“边缘之边”的别样风景!这种“边缘之边”所追求的不正是独立、自由、超越的文化精神吗?我深感“边缘之边”正与我的当代艺术批评的精神诉求相契合,确是拙著出版之所需,我本在“边缘之边”与“风车”作战久矣!于是想有机会与老边一叙。

 

今年十月我出差北京,托朋友艺术家林兵相约,我与林兵、还有艺术家陈学刚得以与老边聚聊,得知他多有关注和肯定我的批评写作,所以很愿意将拙著《问题主义》四卷纳入“边缘之边私家书”系列,以资助出版,并计划于今年十二月份出版《问题主义(第一卷)——当代艺术本体论》

 

“边缘之边私家书”虽然没有正式书号,但今天的中国书号不早已异化成了学术自由的卖身契吗?而且,自古所谓“禁书”不都是通过民间“私家书”而流传的吗?《红楼梦》最初还是通过手抄本“私家书”流传呢。所以,不自由便有“私家书”。“私家书”正张扬着我们自古以来的独立、自由、超越的民间文化精神,也正是今天的中国独立、自由、超越的文化的最后领地。

 

也所以,真正的独立、自由、超越的文化及其出版在民间,在“边缘之边”——当然不仅仅是老边的“边缘之边”。感谢谭海山!感谢谭宇!感谢林兵!感谢陈学刚(他还将帮我设计拙著封面)!感谢老边!感谢“边缘之边”!祝“边缘之边”成长壮大!

 

20111027星期四于深圳

  评论这张
 
阅读(6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