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味的博客

批评就是自由

 
 
 

日志

 
 

苍天大地茫然者——纪念表兄但且  

2012-04-03 12:21:43|  分类: 社会文化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苍天大地茫然者——纪念表兄但且

吴味

 

暑往寒来,

怅万物、幻变凋零。

惊回首,

年华易逝,

遗恨深沉!

时过境迁人意远,

春雨秋风论古今。

适日落西山回照影,

夕阳明。

 

几十年,草木春;

愁与乐,屈和伸。

依稀一场梦,

唯托知音:

苍天大地茫然者,

寄语后来勿步尘。

看长江、浪逐波涛尽,

岂消魂?!

 

这首《满江红·人生》(平调)是我的姑表兄但且的遗作。我读大学时便知表兄有诗才,也好酒。每次我去看望他时,他常常乘着酒兴激情澎拜地向我吟诵和解读他的诗词,我有时也会记录下来,表兄的诗词行为成了我的古典诗词启蒙之一。我大学毕业后,表兄也常常在给我的信中写诗。这首词大略写于1988-1999年,其时我正在同济医科大学(现为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读硕士。一天我去武昌青山看望表兄,见其屋墙上贴着表兄用两张大白纸写的这首词,字迹龙飞凤舞,词作读来有阅尽沧桑、穿越古今、苍茫独立、慷慨悲歌之感,当时即被这首词的境界所震撼。此后直到今天每每读来依然深受感动。联想古人有一首诗传世可以不朽者,今表哥有此诗(词),不朽乎?!

 

除了此词,我抄录下来的表兄的诗还有一些,都是感慨人生坎坷、壮志难酬,抒发爱恨情愁、人生感悟之作:

 

七律·步苏东坡

(写于文革时期)

曾经生路几无门,户籍无端转到村。

济世悬壶成泡影,多情为爱积伤痕。

从工深造皆无望,代教闲居哪有温?

人世沧桑难预料,尚余一醉好消魂!

 

七律·步鲁迅

(写于文革时期)

连遭厄运脱何时?长夜难眠露眼丝。

民主岂愁安天下?自由怎虑树红旗?

专权难辨正邪客,开放无妨颂贬诗。

漂泊尘埃频失意,求生暂愿食和衣。

 

七绝·寄表弟二首

(1986年3月)

古今世事病愁多,我把平生当石磨。

落叶归根人所望,冀随风雨伴田禾。

醉生梦死古今多,常为情愁苦折磨。

余心诉与知音者,愿住溪棚守嫩禾。

 

七绝·寄表弟二首

(1986年4月)

青春失意病残年,酒醉愁肠不怨天。

 唯托后生聊慰己,人间何日不啼鹃?!

名胜西山几度游,余生竟是意沉浮。

无心观览自然物,唯有知音且解愁。

   注:唯托是表侄小名。

 

七绝·自遣

(1987年1月)

酒为伤神烟为愁,余生自笑雪霜头。

天涯何处栖身适?唯举杯杯滚浪涛。

 

七绝·清明遥祭二首

(1988年清明)

故园旧址依稀梦,正值清明忆昔时。

几十年来心扫墓,告慰亡灵可有知?

清明祭扫尽哀思,安恙两间怎得知?

未孝生前慈母逝,阴曹只待报恩时。

 

七绝·回文诗

寒暑易年人易老,易年人易老秋横。

横秋老易人年易,老易人年易暑寒。

 

   有感于表兄的人生际遇和诗词才华,我曾于1998年4月写过一首《七律·咏表兄但且》:

 

一杯一饮一诗篇,犹似当年醉八仙。

惯向时流抛白眼,岂同余子共华年。

但嗟泽畔行吟苦,且信梅花只自妍。

落笔狂歌携酒去,西风一阵失云烟。

 

1993年十月我回武汉办理调往深圳的手续,期间又去青山看望表兄,岂料表兄家门紧锁。邻居告诉我,我表兄已于九月份因脑溢血去世,年仅五十九岁。去世之前已与表嫂离婚,留下一个刚刚小学毕业的孤儿被送到武汉绿荫儿童福利院。我当时大吃一惊!悲痛落泪!回想表兄胸怀大志,有诗人怀抱,慈悲心肠,行医二十多年最终只当了个小厂医,坎坷贫困潦倒一生,还英年早逝,真是苍天不公啊!旋即乘车前往绿荫儿童福利院看望表侄。一进福利院,正值午饭时,在一房间门外我看见我那苦命的表侄正双手捧着一碗饭递给一个男工作人员。此情此景,又看着表侄全然不见了我表兄健在时的天真、活泼、灵气、任性……我一阵心酸,想着真是没爹妈的孩子像根草!我至今也没有理解,为何表嫂作为妈妈不收养自己的孩子,据说是因为没有工作,家又在农村,孩子本来一直没有户口,如被妈妈收养,孩子户口就要上到农村;而送福利院,孩子户口就可以上在武汉市,以后的读书就业等就有了保障。若真如此,这不是典型的丑恶户籍制度扭曲人性的案例吗?!好在我那苦命的表侄非常有出息,2004年高中毕业考取了著名的高等学府——华中科技大学,现在新加坡工作。表兄九泉之下应该感到安慰!

 

自表兄去世后,每年清明节到来之际,我总会想起表兄,也总想写点什么来纪念他,却始终未能下笔。然而,今年,又此际,我在冥冥中更强烈地感到作为诗人的表兄对我有所期许。我深想:诗人之悲莫过于诗作不能流传。于是,我将表兄的诗作发于我的博客(只可惜我记下的诗作太少),不知尚有知音否?我只能寄望于与表兄同此怀抱者。在清明节到来前夕,仅以此文纪念——一个迟到的纪念——我的表兄但且——一位平凡的医生,一位优秀的诗人,一位苍天大地茫然者!

 

2012年3月31日星期六于深圳

  评论这张
 
阅读(8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