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味的博客

批评就是自由

 
 
 

日志

 
 

艺术和抽象的“混沌本质主义”——回王东  

2012-05-05 11:41:18|  分类: 艺术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艺术和抽象的混沌本质主义”——回王东

吴味

 

 

针对拙文《猴即人式抽象艺术的比附性思维》,王东在《也谈抽象艺术”——回应璟川文<忍无可忍!叫停叫兽座谈会>》一文中同时批评了璟川和我的抽象艺术认识是一种抽象本质主义“独断”:

 

更何况,自己批评对方独断,但自己却没有逃离独断:从璟川文的遣词造句中,隐藏着:抽象就只能是西方的、欧美的艺术,超出西方的范围谈抽象都是谬论。这种问题在吴味《猴即人式抽象艺术的比附性思维》中也存在——(吴味说)“比如高名潞的‘极多主义抽象’、王南溟的‘后抽象’和我的‘问题主义抽象’,实际上不是抽象艺术本体论的拓展,而是抽象艺术本体论的转型,即这种以抽象艺术为资源而创造的某些新艺术已经不再是抽象艺术,而是一种新的艺术形式。”——其潜在的看法就是:抽象艺术就是那个,其他的都不是抽象艺术,有一种本质主义的独断。

 

我以为王东对我们的批评是一种对艺术本质主义(抽象本质主义)的错误认识。

 

我们可以从艺术发展的角度认识艺术本质主义,当对艺术发展的认识受到既定艺术的本质(概念、内涵)的禁锢,认为任何突破既定艺术本质的“新本质的艺术”不是“艺术”——实际上是“既定艺术”,艺术的发展不能改变艺术的本质——实际上是既定艺术的本质,所以要予以反对,那么这种对艺术发展的认识就是艺术本质主义。这里我们应该注意的是,“新本质的艺术”确实不再是“艺术”——既定艺术,而是对既定艺术的本质突破后产生的新的事物,只是由于这种新的事物对于人的生命(精神)的进一步完善具有意义,又与既定艺术有着上下文关系——对既定艺术的本质突破产生上下文关系,人们才将这种新的事物重新定义为“艺术”,名字中常常也包含既定艺术的名字,但绝不会与既定艺术的名字相同,其实这种新的事物不包含既定艺术的名字也是完全可以的,因为它与既定艺术是不同质的事物,新的事物的命名包含既定艺术的名字只是为了对其与既定艺术的上下文关系的提示,以便人们更好地认识这种新事物的来源、产生机理和意义等。 

所以,艺术本质主义实际上在限制艺术的发展,艺术只能在“既定艺术”的本质范围内循环往复,这种循环往复最多也只有风格上的创新(但其实风格上的创新也存在本质上的量变,这种量变也是需要分析清楚的)。艺术本质主义对艺术的发展的限制在具体艺术实践中常常就是反对以“既定艺术”为资源、通过对“既定艺术”本质的否定而创造新的艺术类型(新事物)。

 

那么反过来说,以“既定艺术”为资源、通过对“既定艺术”本质的否定而创造新的艺术类型,以超越“既定艺术”,恰恰不是艺术本质主义,而是艺术反本质主义,或者说是艺术发展主义、艺术转型主义、艺术超越主义。对于“既定艺术”来说,通过本质的否定而产生新的艺术类型,才是既定艺术的真正的发展,艺术史也是这样通过不断的本质否定而发展的。另外,将新的艺术类型和与其有上下文关系的“既定艺术”进行严格的区分,让人们看清楚新的艺术类型虽然与“既定艺术”有着上下文关系,但它们又有本质的不同,看清楚新的艺术类型到底新在何处,这种行为是艺术反本质主义的需要,它也不是艺术本质主义。不是硬要把新的艺术类型说成是“既定艺术”、与“既定艺术”混为一谈才是艺术反本质主义;恰恰相反,它是一种混沌不分的“艺术混沌本质主义”,它永远混沌地想象和恪守着既定艺术的混沌不清的本质。艺术反本质主义不是说不要做新旧艺术的本质区分,恰恰相反,如果不做新旧艺术的本质区分,艺术反本质主义则无法让人看清其“反本质”之所在,艺术反本质主义实际上也就无法成立。所以,把将新的艺术类型与“既定艺术”做严格概念(本质内涵)区分的行为当做艺术本质主义,那实际上是缺乏分析思维和概念思维的表现,它可能正是我们的传统顽固性的混沌思维的流毒。

 

以此来看我对抽象艺术发展的认识,我说“高名潞的‘极多主义抽象’、王南溟的‘后抽象’和我的‘问题主义抽象’,实际上不是抽象艺术本体论的拓展,而是抽象艺术本体论的转型,即这种以抽象艺术为资源而创造的某些新艺术已经不再是抽象艺术,而是一种新的艺术形式。”实际上我说的是,高名潞的极多主义抽象、王南溟的后抽象和我的问题主义抽象是以“既定抽象艺术”为资源,通过否定“既定抽象艺术”的本质,而创造的与“既定抽象艺术”有上下文关系的某些新艺术类型,这些新艺术类型虽然不再是“既定抽象艺术”(确实不再是“既定抽象艺术”。请参阅拙著《问题主义(第一卷)——当代艺术本体论》的第二篇“当代抽象艺术本体论”,“边缘之边”私家书201112月出版),但却真正发展了“既定抽象艺术”,我对这些新艺术类型与“既定抽象艺术”的严格区分是为了让人们看清这些新艺术类型与“既定抽象艺术”有着本质不同,看清新艺术类型如何突破了“既定抽象艺术”的本质主义禁锢,从而发展了“既定抽象艺术”——即让抽象艺术实现了“本体论的转型”。

 

我的这种抽象艺术认识强调的是“既定抽象艺术”的本质突破及其新艺术的创造,恰恰是一种抽象反本质主义,怎么会是“抽象本质主义独断”呢?如果硬是要将这些新艺术类型说成是“既定抽象艺术”,与“既定抽象艺术”没有本质区别,与“既定抽象艺术”混为一谈,那根据以上分析,岂不成了“艺术混沌本质主义”——“抽象混沌本质主义”了吗?同样,将西方现代艺术的抽象艺术与我们传统艺术的非具象艺术(意象艺术)混为一谈,也是一种“抽象混沌本质主义”,这种“抽象混沌本质主义”不是发展了抽象艺术,恰恰相反,它是葬送了抽象艺术——将抽象艺术拉进了自己所在的中国传统非具象艺术的坟墓。

 

201253星期四于深圳

  评论这张
 
阅读(7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