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味的博客

批评就是自由

 
 
 

日志

 
 

垃圾诗歌的“观念崇高”美学  

2012-06-26 11:41:42|  分类: 艺术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垃圾诗歌的“观念崇高”美学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垃圾诗歌的“观念崇高”美学

——冯楚“环保与生态诗歌”演讲点评

吴味

      

      非常感谢冯楚先生的精彩演讲,我对当代诗歌较少涉猎,谈不上评论,只谈几点体会。

 

1、“环保与生态诗歌”应该理解为文化生态主义诗歌,强调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的新的和谐关系。“和谐”不是我们古代道家哲学的“天人合一”,“天人合一”是人的主体尚未建立时的人与天(自然、社会、人)的混沌未分,这种“混沌未分”的人是自然的人,而不是自为的人,更不是自由的人,他是无法追问人的内在困境和命运的,所以恰恰无法保证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的“和谐”。比如,中国自古以来,“天人合一”思想并未能保证我们对自然、社会、人的尊重,杀人如麻,没有任何心理障碍,到文革还是如此;吃野生动物成了一种身份乃至文化追求,我们现在还在莫名其妙地大力提倡的中医文化不就是这种野蛮行为的文化根据吗?环境污染、生态破坏更是登峰造极,比没有“天人合一”思想的欧洲自现代以来状况都要严重得多。这一切荒唐现象简直是对我们的传统“天人合一”思想的巨大嘲讽。

 

2、真正的“和谐”要建立在以现代科学为基础的当代文化生态主义上,没有现代科学为基础,所谓文化生态主义必然是空洞的、盲目的、自以为是的。当代文化的哲学表现是对人的存在问题或人性的终极性反思,人的存在问题或人性的反思只能在人的主体充分建立起来以后才能进行,人的主体充分建立是现代以来的事,它的特征就是人与天(自然、社会、人)的分化,这种分化也导致了现代社会主体性建立以及人与天的分裂的悖论,所以当代社会的人的主体又在试图重建一种人与天的新型关系,比如哈贝马斯的强调主体间性的“交往理论”。这种人与天的新型关系不是古代的 “天人合一”原始玄学混沌论,而是一种在高度分化(分析)基础上的高度综合的现代科学系统论,包括主体反思也应该是一种科学反思,而不是没有科学依据的玄学想象。

 

当代诗歌常常表现为主体自觉的人对人的困境、人的命运、人的价值、人的意义的终极性反思,当代诗歌之所以总显得非常深刻的原因就在这里。这种反思不可避免地涉及人与天之间的关系,所以“生态诗歌”的文化生态主义更多地是指一种对人与天之间的关系在终极层面的反思,其目的是旨在重建一种新型的人与天的关系,而不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保护环境、保护生态的诗歌“社会实用主义”。

 

3、冯楚的演讲主题原本是“垃圾诗歌的当代文化意义”,出于官方宣传的原因改为现在的主题,虽然可以理解,但实际上会造成一种“社会实用主义”的误导,而且主题题目毫无观念冲击力。“垃圾诗歌”已经是中国当代诗歌的一个重要流派,它本与中国社会实用层面的环保与生态没有关系。典裘沽酒的《张志新,我后悔没有把我的处男身献给你》、《我要在拜祭梅艳芳的时候奸尸》、《鲁迅》、《谁牛逼我就操谁》……与环境保护、生态保护有什么关系? “垃圾诗歌”的“垃圾精神”是“崇低、解构、另类”(曾经为“崇低、解构、贱民、另类”,后去掉“贱民”可能也是为了避免误导),它是为了解构中国社会自古以来的“伪崇高”下的伪“真善美”(这种“伪崇高”下的伪“真善美”造成了中国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之间的极度紧张关系),以揭示人的假丑恶的“垃圾”真实,在一种“扫垃圾式”的“求真”与“对抗”(批判)中重建真正的“崇高”精神,或者说重建了当代诗歌的“崇高”美学。

 

这种“崇高”美学,由于是针对具体“伪崇高”问题的特定观念反思,所以可称为“观念崇高”美学,它避免了现代诗歌(文学)表现主义极端化所导致的意义虚无主义倾向(现代崇高更多“表现性”特征,而当代崇高更多“观念性”特征),其语言的所谓“垃圾性”本身就是为了具体问题解构的需要,它不仅解构了“伪崇高”下的伪“真善美”,还解构了传统诗歌语言本身的“雅”美学,重建了一种当代诗歌的语言美学——“垃圾美学”。难道“垃圾语言”不美吗?这种美不是语言形式及其精神所对应的主客体关系的原始简单的“和谐”,而是既对立又统一的更高层次的“和谐”,所以“垃圾美学”极大地扩展了诗歌语言的丰富性,应该是一种更高级的美的美学。 那种以为“垃圾语言”庸俗、恶心、丑陋的人,实际上是受着传统诗歌语言“雅”美学的禁锢,而无法超越到更高层次的“崇高”美学、看不懂一种更高级的美的结果。

 

当代诗歌的“观念崇高”美学直接诉求的正是基于新旧观念在具体问题上的对立、冲突、否定中的对人的存在困境、命运、价值和意义的关注,它指向的重建一种人与天的新型关系——对立统一的生态关系,表现为主体与客体(衍生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必然与自由、内容与形式、理性与感性及形式美等各种关系)既对立又统一的精神,这是当代“观念美学”精神的核心。所以“垃圾诗歌”的“崇低精神”实际上还是一种诉求人的自由与尊严的“崇高”——“观念崇高”精神,冯楚演讲中所说的“人不能因为垃圾而垃圾地生活”就是这种“崇高”诉求。“垃圾诗歌”无论精神还是语言,本质上一点也不垃圾。

 

“垃圾诗歌”显然深受波德莱尔的《恶之花》的影响。这里不展开谈了。

 

4、冯楚的诗歌评论不断挖掘当代诗歌(尤其是垃圾诗歌)的“崇高”精神,也充满了对“伪崇高”诗歌的对立、冲突和否定;他对当代诗歌(尤其是垃圾诗歌)的美学分析和对当代诗歌的在求真基础上的批判性的解读,是着眼于人——中国人——的命运忧患下的当代文化生态主义的重建,总的来说符合当代诗歌、乃至当代文学、当代艺术的“观念崇高”美学大趋势。祝愿冯楚能够在诗歌美学史的上下文关系中,系统地建构一种具有超越性的有着独特美学结构的当代诗歌美学理论,而它的突破口或者说建构的凭借也许正是“垃圾诗歌”。

 

5、冯楚以一首七言诗《诗人节》开始他的演讲:

 

诗人节里说诗人,宝安城头听雨声。

昨夜梦对屈子问,今晨喜鸟报新闻。

龙舟已过始作赋,神九上天告白云。

何处诗酒杏花落,长歌曼舞尽天真!

 

我以和诗《七律·和冯楚<诗人节>》结束我的点评:

 

神州何处觅骚人?怀抱奇愁听雨声。

时燕嗜泥皆为穴,杜鹃啼血久无痕。

龙舟不载招魂客,神九飞扬献礼情。

记取漫修求与索,屈门走狗鲁家门。

谢谢大家!

 

2012624下午于深圳宝安艺术馆贵宾厅

  评论这张
 
阅读(6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