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味的博客

批评就是自由

 
 
 

日志

 
 

当代艺术对书法及水墨的淡漠  

2012-08-10 10:24:22|  分类: 艺术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代艺术对书法及水墨的淡漠

——在“从传统书法出走·刘永顺作品展”研讨会上的发言

吴味

 

……(其他人发言)

 

有关书法如何走向现代主义,我在我文章《在写意与表现之间——刘永顺的现代书法》里简单地写了一下,今天我不谈这个。至于书法从传统出走,八十年代中国就开始了, 1985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第一次现代书法展,说明85年之前就有人在探索。我现在就在考虑为什么在今天当代艺术的先锋领域,书法和水墨谈得越来越少了,至少在当代艺术的先锋理论界,书法的问题和水墨的问题越来越式微了,谈得越来越少。以前我也是搞现代书法,九十年代,94年、95年我开始探讨现代书法,就是如何把书法走向抽象;完成这个阶段后2001年开始探索当代书法,我理解的当代书法是把书法如何走向观念,走向观念艺术。后来我创作了一个系列作品,可能许多人知道这个作品,就是《毛笔抚摩》,是观念摄影和行为艺术。《毛笔抚摩》其实就根本不用墨了,也不用书写了,实际上是毛笔在人身体上从头至尾“抚摩”一遍,我是把它当做当代书法——作为当代艺术的书法来讨论的,这个作品要解决的就是书法如何走向观念。

 

后来我考虑当代艺术领域为什么水墨和书法的问题越来越式微?我是这么考虑的,当代艺术作为一种观念领域,它涉足的空间太大了,人的所有问题都在探讨,而书法背后的文化问题对于人来说只是人的问题很小的一部分,当人们发现在当代书法对于人存在某种关系的时候或者对于人存在某种问题的时候,当代艺术才可能关注到书法,这个问题如果很不明显,当代艺术就不会再去讨论的。我跟年轻艺术家有时候也讨论这个问题,他们说他们现在对书法怎样、书法背后的文化怎样来影响他们生命的问题,完全没有感觉,他们不考虑这个问题,好像书法、水墨文化对他们不起作用。当然,这个可能是一种表面现象,因为文化是一种传统,如果传统问题没有真正的解决,虽然你生活在当下,但是实际上文化传统在背后还在起作用,只不过你没有意识到、没有感觉到而已。年轻艺术家对书法问题或者水墨问题一点都不感兴趣,这个问题我就考虑到它到底是真的传统问题已经在他们这一代解决了,还是根本就不自觉。这个问题我现在只能说在探讨,还没有完全搞明白,为什么他们一点都不感兴趣?

 

真正现在我们对书法问题、水墨问题比较感兴趣的还是年纪稍微偏大一点的人,正好这里也有很多年轻的上海美院的学生,等一下你们也可以发言,到底在你们的艺术思考中有没有可能关注到书法和水墨的问题,我个人是觉得现代的年轻艺术家关注越来越少,而且确实是当代艺术的先锋领域,探讨书法和水墨的问题越来越少。现在上海在搞新水墨大展,深圳有水墨双年展,我觉得正好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机会。现在每次深圳搞完水墨双年展过后好像深圳的艺术家也不会讨论的,一点都不讨论;第二届的时候我还写过一篇批评文章,后面我连看也没看,因为搞的东西确实也没有多大的意思。这次上海新水墨大展这两天我要去看的,看它到底做到了什么程度。我是想提醒搞艺术的人应该去思考当代艺术如何真正地在先锋领域关注书法和水墨背后的文化问题对于我们今天的中国人解放的意义。

 

……(其他人发言)

 

刚才我提的问题是想让大家思考书法和水墨在当下有没有可能性的问题,这个问题包括艺术家、策展人、批评家、艺术史家都有责任,刚才卯丁举了一个例子,刘永顺有一个作品叫《九天雨来》,那幅书法作品其实是一幅草书,只不过笔法比较狂放、结字比较模糊而已,甚至还有一些雨点的象形。卯丁他想的是书法在今天如何表达今天人的喜怒哀乐——即书法在当代的可能性,但对喜怒哀乐的表达,恰巧在当代艺术中不是通过美学来表达,而是通过观念来表达,这种情况下,可能书法如何走向当代?这不是解决一个本身的美学问题,如果是解决美学问题,那最多是现代主义书法,而不是当代书法——作为当代艺术的书法。这个时候结合生活的思考不是针对生活的喜怒哀乐本身,而是针对生活的喜怒哀乐面临的问题,这种问题最终涉及人的自由、人的意义,当书法去思考这样的问题的时候,书法就开始走向观念。比如说书法,今天艺术家、策展人和批评家,他们对这个不关注的原因,可能是没有发现书法背后的文化问题对今天人的解放到底构成了一种什么样的意义,这个时候,当然就没有话题出来,没有话题出来,当然就没有谁关注。

 

实际上我觉得肯定是有问题的,几千年的传统文化问题不可能那么快就解决。毕竟中国还是一个前现代社会,怎么可能书法和水墨背后那么深厚的传统对当下人的生存没有构成问题呢?肯定不会,去年开始中国提文化建国,现在我们整个官方的文化体制把它看成一种我们的传统文化要复兴,这个就是问题。这个是艺术家、策展人、批评家应该努力关注的,应该从我们国家这些主流体制的动向当中发现传统文化和当下中国人生存之间的内在紧张关系或荒诞关系,并把这种关系揭示出来,这个时候当代艺术有意义的话题可能就出来了。

 

沈语冰老师正好谈到了展览机制,当你发现这里面存在一种深刻问题的时候,展览机制肯定要创新的。当艺术家要创作出揭示问题的作品,策展人又找到了敏感的话题,而展览机制又有所创新的话,一种新的话题就会诞生,这个时候社会不得不关注你,我想书法、水墨与当代艺术的关系大概是这样。

 

2012525下午

 

  评论这张
 
阅读(7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