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味的博客

批评就是自由

 
 
 

日志

 
 

“废除劳教游行”——诉求政治自由的艺术  

2012-09-29 08:52:14|  分类: 艺术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废除劳教游行”——诉求政治自由的艺术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废除劳教游行”——诉求政治自由的艺术

吴味

 

2012年9月26日,当代艺术家追魂和邝老五高举写着“废除劳教,释放艺术家”的白色横幅,在北京宋庄及“宋庄艺术节”的现场,勇敢地实施了游行行为,结果两位艺术家在27日凌晨4点左右被当地公安机关拘留。这个游行的语境或者说背景是:

1、频繁出现的北京乃至全国的当代艺术家的被拘留、被劳教以及当代艺术活动的被查封;2、频繁发生的中国举报、上/访、抗拆、网言公民的被精神病、被拘留、被劳教、被判刑;3、中国社会维权游行的官方不容许和钓鱼岛问题的民族主义游行的官方容许; 4、宋庄艺术节及整个中国当代艺术界商业化作品(行货)、自觉不自觉迎合国家意识形态的作品泛滥成灾,以及宋庄及整个中国边缘当代艺术家的自由精神的痿化和麻木不仁;5、宋庄及整个中国边缘当代艺术批评家的精神痿化及麻木不仁;6、中国体制内艺术家的奴化和助纣为虐;7、刚刚结束的2012第六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依旧的组织江湖性、学术滞后性、精神病弱性; 9、中国官员腐败事件、中国社会暴力事件频发;10、中国公民寄望政治体制深化改革的中共十八大即将召开;……

“废除劳教游行”——诉求政治自由的艺术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可以说,追魂和邝老五的“废除劳教游行”就是用具体的行动对上述语境问题的直接或间接的指涉、反思和追问,而首先直接针对的就是何以频繁出现当代艺术家被劳教以及当代艺术活动被查封的问题。很明显,“废除劳教游行”行为既是一种“政治的政治”,也是一种“文化的政治”,而且这两者都指向了对人的终极性意义——自由的诉求。在我的“问题主义艺术”理论中,这种通过具体问题诉求人的终极性意义的“政治的政治”和“文化的政治”就是当代艺术——作为“问题主义”的当代艺术(行为艺术或事件艺术或偶发艺术等)。

也许又有人要说,“废除劳教游行”行为只是一种“政治的政治”,不是“文化的政治”,它不是当代艺术,许多批评家也说过:“当代艺术是一种文化政治”。对这种貌似深刻新颖、实则浅陋陈旧的当代艺术谬论,我在2010年8月10日写的文章《“文化的政治”与“政治的政治”——以<时代>周刊发表“割鼻女”照片为例》中,就已经做过详细的批驳:

“这两种政治都基于文化反思,实际上它们并没有明确的界限,也无法相互分离独立。‘文化的政治’行为因为有明确的政治现实的文化反思倾向性,不可能没有明确的现实政治立场,所以总隐含着‘政治的政治’;反之,‘政治的政治’行为因为其明确的现实政治立场来源于现实政治的文化反思,不可能没有明确的文化批判倾向性,所以也总是隐含着‘文化的政治’。它们可以说是一个事物的两面,是一个事物在不同领域的表现形式,而我们需要的只是‘有意义’的‘文化的政治’和/或‘政治的政治’。这里的意义指向的是‘生命的意义’。……”(《艺术国际网》吴味的博客2010年8月同名文章)

“废除劳教游行”——诉求政治自由的艺术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所以,根本不存在什么绝对不包含“政治的政治”的“文化的政治”艺术行为,“废除劳教游行”行为怎么会只是一种“政治的政治”而不是“文化的政治”呢?而且在上述语境中,它的“文化的政治”诉求显得更为主要,因为,它那两个人的游行又有多少现实的“政治的政治”力量呢?它实际上是艺术家不顾人生安危再一次用宪法容许、而官方不容许的游行方式,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特定的背景中,将那个“恶法”——从解放后即开始的“劳动教养”制度——的严重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违宪问题激发出来(社会各界、尤其是法律界的众多讨论已使“劳动教养”制度的违宪性质昭然若揭)。可以说两位艺术家仿佛是为了自由而用自己的头颅去撞响中国历史的警钟——恶法不除,自由安在?而上述语境中的其它问题,两位艺术家的“废除劳教游行”行为在语境问题关系中也都有不同程度的激发或提示(在此不详细分析)。

也许又有人说,这种艺术的形式及其观念都没有新意,因为大家好像都知道。我要说的是,首先,作品针对的众多问题、尤其是政治问题,并非“大家都知道”;其次,作品的形式——主要语言符号“游行”行为与语境中众多问题所涉事物的关系,复杂、丰富而又新颖,这样的形式当然会触及新的问题或问题的新方面新层次,这个行为就提示了公民游行自由、言论(艺术)自由与劳教制度之间关系的紧张程度,政治自由问题需要从各个方面、各个层次去激发;再次,大家好像都知道的政治问题(如劳教问题),就是没有人有勇气为了政治自由去追问,即没有知行合一的“政治自由的勇气”,而“政治自由的勇气”是当代艺术不可或缺的精神本质构成。我们都在说当代艺术的知识分子性,而知识分子性首要的就是知行合一的“政治自由的勇气”,我们(包括艺术)之所以总是没有自由,就在于我们的历史(包括艺术)虽然不断地在说着知行合一,但始终没有知行合一的“政治自由的勇气”;我们的当代艺术总是以为艺术的自由就是做一些不需要勇气的无边想象的事,但自古以来、尤其在当下中国的语境中,那种无边想象的自由比起人的政治自由来说总显得那样轻飘飘,尽管它同样需要。

所以,“废除劳教游行”就是一种诉求政治自由作为“问题主义”的当代艺术;而且,不仅它是当代艺术,其它的诉求政治自由的游行也是当代艺术;不仅这种游行是当代艺术,其它诉求政治自由的行为——哪怕是生活行为,都是当代艺术。它们之间的唯一区别只是自由意义的大小及其影响文化关注的程度不同而已。对此拙文《维权游行就是艺术》在2010年3月就做过详细论述(《艺术国际网》吴味的博客2010年3月同名文章)。

面对“废除劳教游行”这样的“诉求自由的艺术”及其艺术家言论(艺术)自由的被公权力践踏,我们首先应该做的工作就是言论抗议(我们不必仅仅以这是艺术行为——“文化的政治”行为而抗议言论自由的被践踏,难道政治行为——这本来同时就是所谓“政治的政治”行为,其言论自由就可以被践踏吗?),令人遗憾的是,我们的当代艺术批评家(比如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的批评家)总沉默不语,是缺乏认识还是麻木不仁?他们整天高喊“艺术就是自由”、“美就是自由”等等口号,但面对自由的艺术和艺术自由的被践踏,他们总是无动于衷。在这方面,艺术家比批评家做得好得多,至少不断有艺术家为了艺术和政治自由而“献身”(包括声援被打击的艺术家),而批评家做了什么?

 

2012年9月28日星期五于深圳

 

  评论这张
 
阅读(12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