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味的博客

批评就是自由

 
 
 

日志

 
 

解构“权力风景”  

2013-03-02 16:13:40|  分类: 艺术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构“权力风景”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解构“权力风景”

——在黄显行为艺术《照镜子》讨论会上的发言

吴味

 

我更愿意从作品的语言及其结构来进行分析,因为一个行为艺术是否能产生意义,首先还是得先看它的语言做得好不好、到不到位,它的语言是怎样结构的、怎么生效的。我在现场观察了作者的整个行为过程,这个过程大家也都应该仔细看了。关于作品的针对性,它不是一个泛化的东西,它是与作品的本身设计的这种语言及其结构有关的,这就要考虑作品语言结构的指涉方向。就像我们说话,我说的那几句话是什么意思,那我的语言结构本身就决定了意思的大体的、总体的主要方向。那么在这个方向之外的东西,只是属于一个非特异性的延伸。但是这个非特意延伸的指涉不能代替主要方向的指涉。要不然作品就谈不上你艺术家的智慧了,因为任何行为都可以通过与作品特定语言无关的想象、甚至莫名其妙的想象,非特异性地延伸出很多东西。

 

解构“权力风景”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先分析这个作品,他首先是把树上的霓虹灯管慢慢解开,把它解开后再慢慢的缠在自己的身上,从头缠到脚。把树上的闪光的那部分摘掉了而变在了自己的身上。让别人看到这一个对比。然后三十多分钟过后,再把自己身上的东西又返回到树上去。他整个行为过程的语言及其结构首先指向的是什么呢?就像作者刚提到的一个关键词,叫“权力风景”。但“权力风景”只是我们理解作品的一个切入点。他首先是把我们的权力(我们的政府也代表一定的社会权力)所做的形象工程给拆解了,拆解了又做什么呢?拆解之后缠在人的身上,让人发光。本来我们是一个不发光的人,而发光又表明什么呢?它让人看到政府的工作实际上是一个表面现象,一个表面发光的东西。政府利用它的意识形态和它的权力与手段让社会看到一种人们光鲜的生活,但这种生活是一种表面光的假象。

 

解构“权力风景”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这个假象要怎样揭示出来呢?先谈你为什么拿这个镜子,这个镜子就是让你去看那棵树,把那棵树的霓虹灯条拆掉后原来那棵树并不漂亮,它就是这么一棵普通树而已,但是当灯一缠上去的时候,它就闪闪发光了。这个时候一个形象工程就出来了。你用镜子是想让人注意树的本来面目,你用镜子对着树这个动作我当时也观察了,对着树的原因就是让你去对比的,原来你树是这样的。

它就是让人们看到一种关系,其实这种关系就在作者的语言结构中。这种语言就把这种“权力风景”背后的社会问题给揭示出来了,揭示出了权力的某种阴谋和诡计,这种阴谋和诡计恰恰是我们大众所忽略和看不到的。可艺术家却能通过语言的创造让人看到了这种现象背后我们的权利和生存之间关系所面临的深刻问题。这才是作品的一个主要的指涉方向。

 

解构“权力风景”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那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你这个作品是否可以不用这个镜子,因为当你把这个树上的霓虹灯管拆下来缠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我觉得这个行为的语言不要这面镜子会更好,为什么呢?因为你本身这样做就成了树的一面镜子,你的这个行为也成了权力诡计的一面镜子。在行为的现场,你通过行为过程把自己变得闪闪发光,本身就让人看到树不发光,树发光是权力制造的人们生活表面光的假象。其实不用镜子,作品已经通过你的行为方式把权力与人的关系背后的东西——即那种诡计与问题已经给照出来了。所以,我觉得这个行为作品是可以不需要这面镜子的。

在做当代艺术的时候,语境中的任何物品都可能成为你的语言,所以你行为中的任何动作都会对你的观念要么产生增强作用,要么产生消解作用。你都要注意行为语言的完整性、结构的合理性和指涉的准确性。

 

解构“权力风景”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我还要分析,在作品的最后——即作者拿着镜子站立结束而准备将作者身上的霓虹灯条再还原到树上的时候,林正碌跟我说他的作品到此可以结束了,但我还是要认真观察你的整个过程,就是你三十多分钟过后,我想看你还做什么。作品当时是慢慢地再把身上的霓虹灯条又缠回树上,这其实是一个还原过程。这个时候你再看人,人有闪闪发光吗?人没有发光,而树又发光了。这个过程就构成了一个重复性,让人们再一次看到人与“权力风景”的关系——人生活的表面光现象是通过“权力风景”表现出来的。这个还原过程是有意义的。

我当时为什么要你把它恢复好原状呢?一个原因是不仅仅是出于我们的艺术行为道德,我们做东西不能损害公共财产;第二是让人们看到权力的另一个侧面的运作机制。

 

解构“权力风景”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我再来分析,刚刚谈的是作品的一个主要方向的指涉,但是作者一开始谈到对镜子的很多联想,比如他说照镜子看到自己的脸以及农民房屋门上的镜子是为了照妖等等。其实这些东西严格意义上来说只属于整个作品的主要语言结构下的一个非特异性的延伸,多了之后反而会消解你的主要指涉。它对于你这个作品的主要指涉来说,不必要再去说什么了,它没有多少意义。

 

解构“权力风景”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所以我为什么一直强调做当代艺术作品要像社会科学的课题研究一样,从开始针对问题的思考到寻找符号,创造符号语言及其结构,再到具体现场的实施,到实施过后的文章……它整个实施过程就像一个课题。这种课题研究最后构成一个作品图像的文本与讨论文字的文本,这两种文本要经过社会的进一步扩散,进行互动。可能你在网上发表的过程中,某些公共部门就看到了你的作品,由于你的批判性促使了官方对他以及国家权力下的形象工程的反思,接下来可能会做出某些政策的调整。这就是政策由于艺术的介入而发生改变的一个社会互动。

 

解构“权力风景”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我觉得四川的艺术家,你们从社会语境中去发现了人的存在的问题,然后通过对问题的反思,去做出某种作品,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向。你的这个作品是一个很典型的“问题主义”作品。作为一个边缘地区的艺术家群落里的艺术家,在当代艺术氛围不浓的情况下,能去关注社会的人的生存状况,关注权力笼罩下的人的生存状况,是很不容易的。和北京当代艺术界的某些艺术家的政治性创作方向一样,你的作品同样具有政治性,但与自己的生活密切相关,很值得关注。

(录音文字由艺术家黄显整理,已经吴味修改)

 

201223于重庆黄角坪

 解构“权力风景”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解构“权力风景”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解构“权力风景”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解构“权力风景”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解构“权力风景”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解构“权力风景”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解构“权力风景”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解构“权力风景”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解构“权力风景”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