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味的博客

批评就是自由

 
 
 

日志

 
 

“独立展”的混沌问题意识——以金锋和原弓作品为例  

2013-06-27 18:36:57|  分类: 艺术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独立展”的混沌问题意识——以金锋和原弓作品为例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金锋《哭孔子》

“独立展”的混沌问题意识

——以金锋和原弓作品为例

吴味

 

针对“选择艺术家的标准是什么”的提问,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的最大平行展“未曾呈现的声音——中国独立艺术展”(以下简称“独立展”)的总策展人王林回答:

“选择艺术家,我强调三点:第一是问题意识。是否具有中国社会、文化、历史,中国人精神意识的针对性,这是我做多年艺术批评一直比较强调的。第二是真实性。对中国社会、文化、历史真实的揭示性,真实不是表象,它需要通过艺术家对于问题的反省与批判才能揭示出来,真实性是当代艺术非常重要的核心价值。第三,艺术思维的智慧性。我比较看重艺术家运用各种文化资源进行创作时所表现出来的思维智慧,智慧是人与人之间可交流、可分享的。”(徐亮、王林《细说未曾呈现的声音”——与王林谈威尼斯双年展平行展》,《艺术国际网》王林的博客2013514日文章)

王林回答的第一点是想说当代艺术(家)选择标准的“问题意识”,但似乎说得比较间接;倒是第二点比较明确说了“问题意识”——即通过“问题的反省与批判”揭示中国社会、文化、历史中的中国人精神意识的真实(或者简单说是中国人生命存在的真实),所以我把第一和第二点合在一起看作是谈当代艺术(家)选择标准的“问题意识”,揭示了问题,即有了问题针对性,也就是揭示了存在的真实。但王林强调的“问题意识”具体到作品到底是什么?“问题的反省与批判”中的“反省与批判”在作品中到底应该怎样?应该体现出怎样的作品方法论特征(性质)和作品观念(意义)的超越性?我看了王林在其艺术国际网博客发表的有关平行展的所有文章,遗憾王林没有深入的言说。那么我可以根据“独立展”选择的动静闹得比较大的艺术家作品进行分析。

“独立展”的混沌问题意识——以金锋和原弓作品为例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一、金锋的行为装置作品《哭孔子》

金锋将20061110日创作展出的《孔子哭了》雕塑与互动行为艺术作品中的一尊被观众弄得面目模糊的“孔子哭像”雕塑搬到了“独立展”展厅,雕塑背后的墙上张贴有“孔子哭像”雕塑在当时观众互动中变成面目模糊的过程图片;地面写有金锋撰写《哭唱词》(英文)——“夫子哭了/夫子早就哭了/夫子是历史上的一件衣服/帝王的权力可将你裁剪/想穿就穿/想扔即扔/夫子的思想可以随意被篡改/呵,夫子是历史上的一个大笑话///谁愚蠢,谁无知了/要知道误读是可以人为的/这要看当权者的用意是什么/你的快乐大家无视/你的理想已经没有了基础/你的仁爱失却了家园/你的礼治模糊得没有了踪影///礼崩乐坏了/克己还哪能复礼呵/夫子啊,夫子/你是率真的人/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你曾经憎恶的东西/今天都在/人们假装友好/但这是虚假与伪善/假如你今天活着/你肯定会用你的手杖/击打这些人的小腿肚子//你鼓瑟而歌/这快乐由衷而来/啊,三月不知肉味/夫子啊/这才是理想的生活/而现在/礼崩乐坏了///夫子哭了/政治统领社会/学术统领政治/学术源于公众/不受政府钳制/这些你全都错了/权力哪会像你这样书生意气/要知道/现在已经是一个十三亿人口的国家/需要的是共产党的领导///夫子哭了/子贡问政时/夫子你说道/一个好政府/应该有充足的粮食/足够的军备/和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子贡又问/如果不得已去掉一项/先去哪个呵/夫子你说道/军备/子贡又问呵/如果不得已还要去掉一个呢/夫子你再答/那就舍去粮食吧/因为自古以来/人都有一死/但是/如果民众对政府不信任/国家就不能成立/夫子你说得多好呵/你还告诫后人/国家有道/贫穷与卑贱是一种羞耻/但国家无道/富有与做官都是令人耻辱的事情呵///夫子你哭了/你曾经说/不以出身而以德行和才能选择从政者/你认为统治者不应为自己敛财和攫权/要设法给民众带来福利与幸福/你多么睿智呵/你的话穿越了两千年/它还在穿越///夫子哭了/道啊,道啊/君子之道/小人之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呵/君子谋道不谋食/君子忧道不忧贫/朝闻道夕可死矣/大道呵/你梦想有一种大道/能成为所有个人与国家的生活方式/它讲究的是/德行/真诚/正义慈爱/和喜好/夫子哭了/你好像看到了今天的教育/你给学生的教育是/文献/行动/忠诚/和信义/你发教育不是强制/你平易近人呵/你让学生拥有了君子之名/而君子不分贵贱/你让他们肩负了一种使命/宁可自我牺牲/也要冲击强权/以民众的名义和利益/掌管国家///夫子哭了/你的思想被传教士带到了欧洲/你反倒成为了18世纪启蒙运动的守护神///夫子哭了/呵,哭了夫子/在整个中国大地上/学绝道丧/奄奄一息/天,地,雨水/这三者都不是人力可改变呵/天人相应/物我合一/如今一切都彻底破坏了/空气,河流,土壤/不再复收///夫子哭了/夫子流下了/所有中国人的泪”;再请来了两位男女专业哭丧人士(媒体误传是沪剧演员),女穿戴素衣白帽,男穿素衣,在开幕式结束后,两位哭丧人士面对面目模糊的孔子雕塑哭唱,从展厅一直哭唱到屋外,再乘船一路哭唱到对岸的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哭唱了两圈后,又一路哭唱着重新回到展厅孔子雕塑前,哭唱行为结束。

可以肯定地说金锋创作这个作品是有“问题意识”的,金锋也是我的“问题主义”理论关注比较多的艺术家,他一直就是在与问题的“纠葛”中进行艺术创作的。但金锋这次的“问题意识”并没有导致作品产生有效的观念。本来,金锋是想针对孔子的真正的儒家理想崩坏后的当下中国恶劣的现实问题(尤其是政治问题),引发人们从儒家理想的角度深刻反思中国社会、政治、文化问题,这从金锋作品的《哭唱词》可以明显看出来。这也是作品的观念预设。但金锋作品的语言设计存在很大问题,导致观念预设无法实现。

“独立展”的混沌问题意识——以金锋和原弓作品为例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1、作品名曰“哭孔子”,从《哭唱词》看也是“孔子哭”,作品实际上是借孔子而哀叹恶劣的中国现实问题,那么哭的对象“孔子”就应该是面目清晰的“孔子哭泣”雕像或一般孔子雕像。但作品首先哭的对象是《孔子哭了》作品的主要部分——面目模糊的孔子雕像,那么作品在形式上就不是“哭孔子”,而是“哭《孔子哭了》”,此时面目模糊的孔子雕像由于是以前观众互动的结果,已经无法指向“孔子哭”了,它的歧义太多,但无法与本次的观念预设建立明确而直接的联系;其次,如果完全是作为新作品的语言,那么面目模糊的孔子雕像及其模糊过程图片就显得莫名其妙。这些导致了作品严肃的观念反思从开始就在语言形式上给人恶搞的感觉。金锋是想利用以前的作品进行延伸创作,这当然没问题,但问题针对性变了,语言就应该随之进行有效转换,这样牵强附会是不会有好效果的。

2、作品的《哭唱词》只用英文写满地面,这首先预设了西方人阅读,但西方人对中国问题语境毕竟不熟悉,中文哭唱又听不懂,所以很难一下子理解作品的意旨;而中国人(包括记者)大多数不习惯英文,而习惯性的走马观花又导致了不可能耐心听中文哭唱,所以根本不可能仔细了解《哭唱词》内容。以至于《哭唱词》的强烈现实针对性(尽管比较笼统)完全没有被人感受到,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发现任何人提到《哭唱词》,观者只是看到了表面的“哭”,媒体的批评也都是一些不求甚解的骂词。但从《哭唱词》看,作品是有一定的中国当下文化批判性的。

“独立展”的混沌问题意识——以金锋和原弓作品为例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3、作品中应该有中国当下恶劣的社会、政治、文化问题语境中的具体事物符号与《哭唱词》和具体哭唱行为相对应,以唤起观者对某些问题的体验和反思。本来金锋是想要作品直接关联威尼斯孔子学院,但可能限于条件却让哭唱者去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周围哭唱,但中国馆虽然可能也存在问题,但它的问题首先人们很难一下子与孔子联系起来,其次,即使问题与孔子能够联系起来,但也无法与《哭唱词》的宏大、庞杂的问题针对性对应起来,以至于作品中的“哭中国馆”显得莫名其妙(作品与展览现场的物品胡乱联系,还美其名曰“解构”,也是今天世界当代艺术创作的恶习)。如果是直接关联威尼斯孔子学院(实际上当时在去中国馆的路上正好有一群威尼斯孔子学院的女学生穿着中国旗袍做行为艺术),那它可能呈现出对中国到西方广泛建立孔子学院行为的批判性,但这种批判性又与作品的以儒家理想反思中国问题的观念相矛盾,毕竟孔子学院就是在传播孔子的所谓真正的儒学。

“独立展”的混沌问题意识——以金锋和原弓作品为例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丽莎《龙来了,平静地参加宴会》(威尼斯孔子学院学生)

4、作品将孔子的所谓真正的儒学理想的崩坏与中国社会的问题对应起来,有恢复儒学理想和儒学现实秩序的味道。但孔子儒学理想何以崩坏?能否拯救中国?作品没有显示出独特的超越性认识,那么“哭孔子”就缺乏当代文化的超越性观念,而显得自以为是,乃至莫名其妙。

5、作品实际上是一种宏大的孔子儒学文化反思,且将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与儒家文化进行表面的、宏大的、笼统的、模糊的、想象性的关联,通过作品我看不出金锋发现了什么具体的、特定的有关孔子文化的问题(如某种具体的孔子文化的不良影响、或国家意识形态对孔子文化的某种具体扭曲等等),看不出作品深入什么当下特定孔子文化问题语境,这和金锋以前的作品《孔子哭了》的有关孔子标准像的具体问题针对性是完全不一样的。今天,那种整体性的否定或肯定的思维是无效的,也是荒谬的,它的宏大、表面、笼统、模糊乃至混乱的“问题意识”实际上是早期前卫艺术和后现代艺术的特征。这种“问题意识”在今天不仅仅没有力量,还常常导致观念认识的混乱。

金锋这种混沌乃至混乱的思维一直存在,我曾经写文章批评金锋的问题是一种“后现代主义尾巴”(吴味《骂艺术——金锋的后现代主义尾巴》,《艺术国际网》吴味的博客2006年文章),看来,这条尾巴金锋还没有进化掉。

所以,金锋的作品遭到各种媒体的批评,是有一定道理的;但那种表面化、情绪化、道德化的指责——无聊、庸俗、炒作、不可思议、疯了、恶搞圣人、向古人下毒手、丢人、毫无廉耻、哗众取宠、简单粗暴……却是一种不求甚解的、似是而非的“草狗乱叫”(王南溟语)。

二、原弓的行为作品《空袭全世界》

原弓用四架遥控航拍飞行器装上超声波水雾发生器,在“独立展”开幕式后,让助手一天几次遥控三架飞行器在威尼斯圣马可广场、威尼斯双年展主题馆广场等地的上空盘旋,并喷出水雾,显得要爆炸的样子;与此同时原弓自己在上海东方明珠塔广场遥控一架飞行器进行了一次同样的操作。原弓说,空袭是他即将展开的一个系列艺术作品,未来,世界各地的地标建筑都有可能成为他空袭的目标。

“独立展”的混沌问题意识——以金锋和原弓作品为例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原弓《空袭全世界》

应该说,原弓的《空袭全世界》对“雾”的运用及其体现出来的艺术思维方式,要比他在第54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实施的让展厅充满檀香雾气的作品《空香》,和他在第13借卡赛尔文献展期间实施的让身上冒雾气的作品《漫步》,以及他在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个展上实施的散发雾气的《形而上下》和《形而左右》等作品,要好得多。那些作品的“雾”不过是一些毫无问题针对性的中国传统文化(如气韵等)的借尸还魂,都是一些凌空蹈虚的东方情调的东西。而《空袭全世界》中的“雾”开始脱掉了中国传统文化的虚幻外衣,而具体化、实指化了,这使原弓的创作有了深入中国文化具体问题情境的可能。

然而,原弓的《空袭全世界》的问题与金锋的《哭孔子》类似,那种“问题意识”的宏大性、表面性、笼统性、模糊性、混乱性等与金锋一模一样。原弓说:

“独立展”的混沌问题意识——以金锋和原弓作品为例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空袭计划是我对世界和中国的真实感受。在这个艺术项目中,一方面我认为,今天人类自喻为文明的创造者,但人类却无法根除野蛮,比如流氓国家朝鲜对世界的威胁,比如东亚地区的领土争端,中东的恐怖袭击,世界是暴力的,世界是动荡的!在中国,社会经济增长,呈现社会的虚假繁荣,政治专制与贪污、文化倒退与沦丧,法律形同虚设,整个社会形成了以人际关系为中心的强大的利益链,崩溃的社会交易的是中国人的良心!”“我的艺术项目《空袭全世界》既是对当下世界与中国状态的事实体现,也是作为艺术家以象征性的手法为世界祈福:希望世界没有战争与恐怖,只有艺术!”(蔡卓《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原弓“空袭圣马可”助手被拘》,雅昌艺术网“华东站”栏目)

“独立展”的混沌问题意识——以金锋和原弓作品为例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策展人李振华认为,原弓的《空袭全世界》是对全球艺术版图中欧洲中心主义最为直接的挑战和回应,相比威尼斯双年展经由官方审批的展览和艺术作品,原弓的空袭计划完全从被动选择走向了主动进攻的层面,是超越西方价值评判体系的独立艺术作品。(同上)

这都是一些典型的宏大混沌想象性言说。用一种毫无特定问题语境关联的“模拟空袭”,能够引发人们反思什么人类野蛮、领土争端、恐怖、暴力、动荡……和艺术欧洲中心主义的具体问题呢?你搞搞“模拟空袭”就是反思这类野蛮、暴力吗?反思这么简单?在一个宗教场所(圣马可教堂就在旁边)进行“空袭”能够有这样的反思吗?反思要建立特定的问题语境关系才能产生。再说,如果是笼统的人类野蛮、领土争端、恐怖、暴力、动荡、专制、贪污、文化倒退、道德沦丧……和艺术欧洲中心主义,谁不知道?这样的宏大叙事有什么智慧可言?艺术家的智慧应该体现在对具体问题的超越性的独特发现上,而不是对笼统状态的混沌言说。不然,原弓的“雾”尽管不再是东方情调的,但仍然是空洞无聊的。

“独立展”的混沌问题意识——以金锋和原弓作品为例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原弓《空香》 

这不是说不能用“雾”,而是要在特定问题的揭示中必要时使用“雾”。而对特定问题的揭示那是要做艰苦的社会学专题式研究的,而不是像许多艺术家习惯性的混沌“感觉”、“想象”那样能够获得的。原弓还要“空袭”世界各地的地标建筑,是不是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的混沌呢?

批评家杜曦云说:“无论《空袭》是不是艺术,或是不是好艺术,它是一次在公共空间实际发生的扰民行为,检验了不同城市的治安理念和文化意识,原弓还认为,而且在‘911’之后的国家恐怖语境中,在威尼斯和上海的‘空袭’,警方截然不同的反应和后果,已经是实证。”(杜曦云《输出不了价值,就输出状态》,《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同名网贴)

原弓本人似乎也很得意于此。但这又怎么样呢?艺术不是要去发现社会管理系统的问题(检验社会管理问题的社会行为多了去了),而是要去发现人的存在意义(价值)的迷失问题。

“独立展”的混沌问题意识——以金锋和原弓作品为例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原弓《漫步》

原弓认为至今中国当代艺术无法输出新的价值观,只能输出真实的状态:“今天威尼斯来了如此多的中国展览,这仅仅是中国人的焦虑状态,他们希望与世界对话,但却没有能力输出价值观,与对世界艺术的学术作出贡献。说实在的,中国大部分来到威尼斯的展览,起码的现代性状态都没有,是很可悲的。”“我的创作有多少学术价值,不敢想,也不去想,只想有放松的状态面对艺术,面对实验,还将一如既往!是故事、是荒唐、是谎言、还是游戏?别人怎么看都可以。挑衅、失控,确实是我(真实)状态的一部分。……”(同上)

“独立展”的混沌问题意识——以金锋和原弓作品为例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原弓《形而上下》

这话本身没什么问题。但原弓要明白的是,对当代艺术创作那种混沌的“问题意识”早已有了理论与实践的超越——特定(具体)问题针对性,原弓们还需要输出那种混沌的“问题意识”状态吗?“中国当代艺术无法输出新的价值观”如果是针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整体性言说,那它在今天多元、开放、相互包容、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当代文化时代是极其荒谬的。中国当代艺术在价值上的局部超越不仅是可能的,而且是实际存在的,就是对中国独特的政治、文化专制主义问题的批判本身就是有世界意义的,这需要艺术家和批评家有超越性的观念眼光才能看得清楚。作为艺术家的原弓不了解也罢了,但作为批评家的杜曦云居然还写了一篇《输出不了价值,就输出状态》的文章,来为原弓的荒谬话语瞎起哄,这就更加荒谬了。

我已详细分析了“独立展”的两位艺术家作品的混沌乃至混乱的“问题意识”——这样的“问题意识”的作品还有很多(针对当下创作部分而言),这让我感到“独立展”有关参展艺术家及其作品的选择标准——“问题意识”是有问题的(选择艺术家作品是选择标准的反映),我看不到展览在当代艺术“问题意识”上的理论思考的超越,那种庞杂的艺术家及其作品格局本身就是混沌的表现。“独立展”所体现的“问题意识”不过是一些宏大的、表面的、笼统的、模糊的“混沌问题意识”(这也是今天的当代艺术家的普遍现象),它缺乏科学分析与综合的系统论思维维度——那种“混沌”常常被没有科学思维的中国人误认为是“系统论”。这种“混沌问题意识”在当代文化语境中不可能做出特定观念(价值)超越性的作品,作为当代艺术的观念和方法论,它早已经没有多少力量和意义了,它早该而且已经被超越了,它超越的结果就是——综合社会科学研究下的特定(具体)问题针对性。

 

20136月中下旬于深圳

 

  评论这张
 
阅读(5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