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味的博客

批评就是自由

 
 
 

日志

 
 

艺术应该“艺术家同行评议”吗?  

2014-07-12 18:46:38|  分类: 艺术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艺术应该“艺术家同行评议”吗?

——兼谈批评家的合法性

吴味

 

最近,有网友(应该是艺术家国际学术评价“同行评议”原则,来质疑艺术批评家的合法性,如网友“夫子曰”说:


国际学术评价普世原则是:‘同行评议’,从无‘裁判员’与‘运动员’一说,批评家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常识错误。”(在《艺术国际网》徐德民的博客2014年7月1日文章《关于批评和批评家》下的留言。下同。


网友三妹说:


“‘批评家’的存在破坏了‘同行评议’这一国际学术评价原则,也是对画家的侵权——这涉及到美术界的基本学术秩序:美术界的学术评价应该由艺术家主导还是由不画画的人文学者主导?”“‘同行评议’这一原则一旦破坏,后果不堪设想——试想:全国美展的作品筛选美术高考阅卷钢琴大赛声乐大赛的评委交给非相关专业的人文学者型‘批评家’,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同行评议’是国际学术评价的公认原则——谁都可以评论爱因斯坦,但物理权威机构不会搭理——学术评价不是街谈巷议。”“‘不会画画懂画画’是非画家介入画界(评议)的常用理由,只要打开这个口子,后患无穷:不会唱歌懂唱歌,不会跳舞懂跳舞,不会弹琴懂弹琴,不会科研懂科研,不会治病懂治病,专业资质秩序荡然无存——不会操B懂操B能当爹吗?”


网友老子说:


“挑战‘同行评议’学术评价原则实乃利令智昏,不可为而为之,说白了,无非是一些浑身上下找不出几枚艺术细胞的人文混混想在这个圈子垄断话语权,谋取其最大利益,画家放弃同行评议原则是放弃自己最重要的权益,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文史哲学者可以给画家当裁判,自然也可以给舞蹈家、歌唱家、钢琴家、艺术体操、花样滑冰当裁判,科学哲、史学者也可以以同样的理由参加科研、工程项目评审,甚至当院士,这个国家会变成疯人院——谁敢开这个口子呀,哈哈!”

……


这些网友的意思(包括内含的意思)是说,根据“同行评议”的这一国际学术评价原则,对艺术的评议(批评)应该由从事艺术创作的艺术家同行来主导,而不应该由不从事艺术创作的“人文学者型”艺术批评家(以下简称批评家)来主导,因为创作艺术的艺术家远远比不创作艺术的其他任何人(包括批评家)更懂艺术,就像常说的隔行如隔山嘛,甚至艺术批评家“无非是一些浑身上下找不出几枚艺术细胞的人文混混”,所以批评家的艺术批评不具有合法性。这不是说批评家没有艺术批评的自由,而是说批评家相比较而言太缺乏艺术批评的能力,所以在整体上,批评家没有艺术批评的资质,没有合法性。


有这样想法的艺术家实际上很多。这些网友的质疑好像是很有力量的,因为他们依据的是“同行评议” 这一所谓的国际学术评价原则。然而,艺术也应该同行评议”——“艺术家同行评议”主导吗?同行评议”真的能够颠覆批评家的合法性吗?我的回答:否。


先看看什么是“同行评议”。广义的“同行评议”是指:“某一或若干领域的一些专家共同对涉及上述领域的一项知识产品进行评价的活动。所谓知识产品,指的是人们在进行知识活动中所获得的精神产品(如论文、论著、新工艺)和物质产品(如新产品、新材料)。”(郭碧坚、韩宇,“同行评议——方法、理论、功能、指标”,《科学学研究》,94年3期,P63网上可查阅。)狭义的“同行评议”是指学术杂志针对投稿的论文而邀请论文相关专业的专家或学者,评议论文的学术和文字质量,以决定是否发表。


由此可知,“同行评议”是针对知识探索——即求知而言,而求知本质上是一种科学研究活动,科学研究是遵循同样科学原则的系统科学理性活动,某个领域的科学研究者原则上都需要对该领域的科学研究的内容、方法、进展、意义等理论问题进行系统了解,不然科学研究是无法进行的,而这个领域的杰出科学研究者(专家)对这些问题的了解最为全面和深刻,所以,具体科学研究的评议当然应该“同行评议”——“科研同行评议”科研同行的专家才有可能对某个学科的某个具体科学研究的目的、意义、方法的科学性、数据的可靠性、结果的创新性和可信性等关键问题进行准确的把握,非科研同行的专家是很难把握的(所谓专家是针对自己从事的某个学科专业行当而言,离开专业,就不是专家。)这里的科学研究不仅仅包括自然科学,还包括社会科学和思维科学(逻辑学等)。艺术批评属于社会科学研究,对艺术批评成果的评判同样需要“同行评议”——即批评家同行评议。事实上,到目前为止,“同行评议”也只是用于包括社会科学在内的科学研究的评议。


这里需要注意,科学研究的“科研同行评议”它评议的是某个科学研究的具体方面——具体研究的目的、意义(针对具体学科而言)、方法的科学性、数据的可靠性、结果的创新性和可信性等,但对于这项研究在科学哲学、科学方法论、科学史学、科学社会学、科学文化学等方面的意义的评议,该项科学研究的科研同行专家是没有能力承担的,它仍然需要科研同行专家之外的科学人文专家(科学哲学家、思维学家、史学家、社会学家、文化学家等)来承担。而这些科学人文专家就相当于科学领域的批评家。


而艺术家的艺术创作不是求知,而是求美自由,艺术创作就是通过创造某种形式的形象让人获得身体与精神自由的感受,从而激发人去想往、追求生活的自由。而求美不是一种系统化的科学理性活动,而是一种带有直觉灵感的身体——心理——精神自由体验活动,这种体验活动虽然不能说完全没有科学理性,但这种科学理性是非系统性的(当代艺术在针对具体问题的思考这一点上有系统性的要求)。艺术的目的及其思维特征决定了艺术家创作某个具体作品往往直觉地从艺术整个系统的某一个点切入进行创作,并主要关注作品的具体创作目的、内容、技法()等,而对作品具体创作层面的艺术界进展也不一定很理性地了解(不会像科研一样要系统地查阅历史文献),更不需要、事实上也极少系统理性地关注作品在艺术哲学、方法论、语言学、社会学、文化学、史学等方面的超越和意义,而后两方面(尤其是最后一方面)恰恰是真正的艺术批评之所在,它是一种系统化的社会科学研究活动


这决定了艺术家从整体上说不可能做好真正意义上的艺术批评尽管古代艺术批评常常由艺术家群体自己勉为其难地担当,但其不是系统化的,而是碎片、凌乱、随机的,也是比较感觉化的,所以总是无法形成真正的学科。发展到现代,科学思维的发展使艺术批评家逐渐从艺术家群体中独立分化出来,而成为专业艺术批评家,并发展出艺术批评学科。所以直到18世纪欧洲才诞生艺术批评学科现代意义上的艺术批评家第一位被认为是法国的狄德罗),此后,专业批评家责无旁贷地承担了现代艺术批评重任,因为专业批评家才会全面、系统、深入地去研究上述真正的艺术批评之所在。这是现代分工导致的艺术批评的巨大进步。对于批评家来说,艺术家的艺术批评只能是业余的,而且事实上,现代艺术史以来,重要的艺术批评成果和艺术批评学科的建构几乎都是批评家做出的。


这就是说,就普遍意义而言,今天的艺术批评不能以“同行评议”——艺术家同行评议”为主导而应该主要由批评家评议,除非艺术家既是艺术家又是批评家,但艺术家同时又是批评家没有普遍性。不过,如果说批评家是将艺术家群体的比较业余的艺术批评予以专业化(艺术家总是会有一点业余批评的),那么批评家也可以说是艺术家的同行——在艺术批评这一方面的同行专家,艺术批评也可以说同样适合“同行评议”。


虽然艺术批评不适合艺术家同行评议,但为什么网友提到的美术高考阅卷、钢琴比赛、声乐比赛、舞蹈比赛、艺术体操、花样滑冰等的评委常常是艺术家而不是批评家呢?这是因为这些比赛(考试)完全考察的艺术内容、技法语言艺术具体创作层面的指标(尤其是技术指标),而这些指标恰恰是艺术家所长,而上述艺术批评主要关注的方面在上述艺术比赛中根本谈不上,所以这些比赛评委常常选择艺术家(但也未必是全部),在这方面倒是应该由“艺术家同行评议”来主导。当然,全国美展的作品筛选在美展强调艺术学术开拓时,也是有批评家当评委的。


质疑批评家没有艺术批评合法性的艺术家有一个顽固性的观念:即认为不创作艺术的批评家远远没有创作艺术的艺术家“懂”(认识)艺术。这是他们立论的根本前提。但遗憾的是,这一根本前提在根本就是牛头不对马嘴的艺术家和批评家对艺术的认识优势是有根本不同的(见上述),这怎么能够混为一谈呢?算是艺术家侧重的艺术具体创作层面的东西,批评家也是可以 “懂”和深刻地“懂”的,如艺术技法语言及其心理基础,在根本上是一种物质运动的痕迹,而物质运动的规律都是可以被人“懂”和深刻地“懂”的,不需要认识者自己经历同样的行为,有类似的行为就可以帮助认识此类心理活动。对艺术家创作艺术的其它方面的认识也是同样的道理。当然经历同样的行为,更有利于认识,比如都经历具体艺术创作行为,对艺术技法语言及其心理的理解可能要容易深刻一些,这也就是上述艺术比赛的评委为何要请艺术家的原因。但批评家认识艺术技法的角度不一样,他更侧重规律和创新的理性把握,可能比重感性的艺术家在这方面更懂艺术技法(艺术家常常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何况批评家的批评重点不在艺术家侧重的艺术具体创作层面。所以,笼统地说“不创作艺术的批评家远远没有创作艺术的艺术家懂(认识)艺术”的观点是极为荒谬的。


这次艺术家质疑艺术批评家的合法性,让我想起了2011年艺术家方力均与批评家彭德有关艺术批评(评论)价值的一场对话争论,在那场争论中,方力均认为艺术批评对于艺术的作用很小、甚至可以忽略不计,艺术(家)可以不需要批评,就像动物的存在不需要动物学家一样,根本否定了艺术批评的价值,实际上也是否定了批评家的价值(其观点的荒谬不具体分析。详见《艺术国际网》彭德的博客2011年5月5日文章《彭德与方力钧的论辩录》和当时其它争鸣文章)而这次艺术家干脆否定了批评家的合法性,仿佛为方力钧的质疑提供了注脚:批评家之所以没有价值,是因为他没有能力资质。而两者都隐含着言外之意艺术家要有自己艺术的话语权,怎么能听批评家的可见前后其实一脉相承。这让我感慨都是权力惹的祸!但迷恋话语权的艺术家思维如此混沌,艺术又如何能够艺术家同行评议”呢?不过,方力钧将艺术(家)与批评(家)的关系比喻成动物与动物学家的关系,我以为艺术家的思维在这一点上总算歪打正着!艺术家如此混沌不堪不正像混沌的动物一样吗?而批评家所要做的正是开辟艺术家的混沌,不然,艺术家真无异于动物

 

2014年7月10日夜于鹏城

  评论这张
 
阅读(3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