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味的博客

批评就是自由

 
 
 

日志

 
 

艺术是精神的“流亡”——在“把思想悬挂起来”艺术活动上的发言  

2014-10-15 21:32:23|  分类: 艺术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艺术是精神的“流亡”——在“把思想悬挂起来”艺术活动上的发言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把思想悬挂起来·当代艺术采风创作活动”座谈会广西柳州三江县程阳风雨桥上)


艺术是精神的“流亡”

——在广西“把思想悬挂起来·当代艺术采风创作活动”上的发言

吴味

 

各位文化艺术同仁:


下午好!几天来,我感受了广西桂林大圩古镇、柳州三江县高基、程阳的山水风物确实山川俊丽,人文荟萃,如诗如画!真不愧“广西山水甲天下”的美誉!上个世纪90年代早期我曾在一幅《漓江风雨》山水画上题过两句诗:“梦到漓江秋影淡,一番风雨送归程。”“归”——归家、归故园,那时我把漓江、把广西的山水当作我的精神家园了,像许多中国画家的想法一样,仿佛寄情山水就是画家的永恒归属,在中国画家的内心似乎总有一股回归家园——而且是山水家园——的冲动。所以那时我很想来看一看广西的山水及其人文


但我却一直没有来广西看山水。随着我上个世纪90年代中后期转向现代艺术、新世纪初转向当代艺术的探索,我逐渐认识到,原来艺术(尤其是当代艺术)是家园的“不孝之子”,它总是在发现家园文化的问题,形成与家园既定文化秩序的对立冲突,处在一种精神的“流亡”状态,并不断重复着“家园——流亡——新家园——新流亡”的悲剧性循环。这种“悲剧性循环”的唯一动力是艺术对“自由”的向往和追求,而艺术也就在不断的“流亡”中不断实现对自由的承诺——即成为自由的“流亡艺术”。这里的“自由”是作为“人”的生命的终极价值,表现为人类现实社会的普世价值。所以,我后来一直无心来、也不敢来广西看山水,我是怕广西山水美丽温柔的怀抱化了我的精神“流亡”的冲动,让我在自然无为、天人合一的传统文化家园中,失去了对新自由的感受力和追求的意志,而成为一个守护家园既定文化秩序的“孝子贤孙”,还美其名曰:“继承弘扬传统文化”。所以,我一直对山水的“归化”人文力量保存着警惕。

艺术是精神的“流亡”——在“把思想悬挂起来”艺术活动上的发言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独立策展人、批评家施小安发言


然而今天,我终于还是来广西看山水了,与许多艺术家和文化人士一道来参加茅小浪先生策划的“把思想悬挂起来·当代艺术采风创作活动”。此刻,我想起了在抗日战争时期“流亡”广西桂林一带的文化艺术人士徐悲鸿、巴金、郭沫若等先生,因为“流亡”——更多是身体的“流亡”,他们看到的广西的“山水是“剩水残山无态度”,广西的山水激发他们的是抗战的决心、民族的责任和艺术创造的激情,在战争的社会动荡及其决定的个体“流亡”中,他们首先是侵略与民族压迫的反抗者,其次也是传统文化家园既定腐朽秩序的自觉不自觉的反抗者,所以他们的艺术一定程度上是自由的“流亡艺术”,当然,这些“流亡艺术”诉求的“自由”许多是社会学意义上的,而不是文化学意义上的。而今天我们的艺术家该如何面对广西的山水呢?这涉及了当代艺术的根本观念。


什么是当代艺术?也许不同的人、不同的理论有不同的理解(定义),而我的理解就是我一直推崇的“问题主义”,就是主张当代艺术要针对特定的社会问题,去理性地、具体地追问人的生命进一步自由、或者说进一步完善的可能性。这样的“问题主义”符合了艺术的自由本质原则,也符合了艺术的“流亡”特征,因为在对家园文化秩序问题的“自由”追问中,背离家园的“流亡”是艺术的必然结果。

艺术是精神的“流亡”——在“把思想悬挂起来”艺术活动上的发言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南京艺术家靳宝霖发言


所以,面对广西的山水,我们的当代艺术家或许不应该再像那些被传统文化观念禁锢的艺术家(包括传统中国画画家、伪现代艺术家、伪当代艺术家)那样只看到山水所谓“”——山清水秀、小桥流水、枯藤老树、古村老屋、奇风异俗、奇闻异事……于是寄情山水,自我陶醉,自觉不自觉地去贩卖山水风光、民俗风情。这种艺术实际上是把“山水”当作猎奇的对象这种猎奇只会“越来越使少数民族掉进民族风情的文化陷阱,陶醉于那种原始的、神秘的、巫术式的民族风情而不能自拔,拒绝接受现代文化的洗礼,无法觉醒成为具有现代文化主体性的民族。”(吴味《吴味作品<稻草人的风情>》,《艺术国际网》吴味的博客2010年4月3文章)而应该透过山水所谓“去发现当地社会存在的问题,当地人生活的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喜怒哀乐、乃至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卫生、法律、历史、宗教、习俗、旅游、生态……等等等等,它们的问题何在?这些问题对当地人的生活影响何在?对当地人的生命自由与尊严的影响何在?对我们认识当地文化及其现代转型的意义何在?等等。这些问题或许应该是我们此次“采风”的焦点之所在。这些问题既是当代艺术的契机,也是当代艺术的目的。当你开始思考这些问题,也许就是当代艺术创作的开始,同时,也是当代艺术家面对当地文化家园时精神“流亡”的开始。这种“流亡艺术”带给当地的应该是文化的新思想、新观念,是对当地文化传统的反思和重新阐释,是对当地历史的重新书写(局部),是对当地山水日月、历史文物、风土人情、生态环境等其意义的重新发现,是对当地人的自由与尊严的尊重……总之,是对当地人的生命存在的深刻认识和生命空间的拓展,是立足于当地文化传统和现实生活的当地现代新文化建构这样的艺术才真正有利于当地人的“新生”。


然而,对于艺术精神的“流亡”来说,当背井离乡,孤独寂寞,甚至饥寒交迫,还要遭受冷眼旁观、乃至众声叫骂的时候,艺术(家)——尤其是当代艺术(家),你是否还愿意“流亡”?还敢于“流亡”?


是的,“把思想悬挂起来”,艺术不就是要把思想“悬挂”起来给人看、给人思考的借鉴么?然而,你把什么思想“悬挂”起来呢?今天的中国艺术界许多无聊的、空洞的、庸俗的、颠倒的、错乱的、落后的、腐朽的、乃至邪恶的思想泛滥成灾,而有意义、有价值的思想——比如为了自由的“流亡”思想——凤毛麟角!这就是今天中国艺术的状况,它反映了艺术界的文化思想、历史良知、社会责任、艺术知识等方面存在的诸多问题,令人不胜悲哀


所以,把有意义的思想,把针对特定问题的有意义的思想,像灯火一样悬挂起来,那才是艺术才是当代艺术,否则就是对艺术、对当代艺术的反动。而要问什么是“意义”?我的回答是——而且只能是:自由。


谢谢大家!


2014年10月6日初稿于鹏城

2014年10月10-13活动期间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