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味的博客

批评就是自由

 
 
 

日志

 
 

“废除死刑”首先是一个观念问题  

2015-02-12 15:03:21|  分类: 社会文化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废除死刑”首先是一个观念问题

——从“复旦投毒杀人案”说起

吴味

 

2013年3月31日,复旦大学2010级硕士研究生林森浩投剧毒化学物质N-亚硝基二甲胺于饮水机,毒死了同寝室同学黄洋。该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4年2月18日一审判处林森浩死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14年12月8日二审维持一审死刑判决。判决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其中一个反响是,再次在网上掀起了在中国能不能废除死刑的讨论。


我是主张废除死刑的,这源于我对生命终极意义的思考,就林森浩投毒故意杀人案来说,如果故意杀人事实成立,又没有从轻量刑的条件,那么从中国法律的角度判处死刑是没有问题的。此案在二审之前,复旦大学177名学生联合签名的《关于不要判林森浩同学“死刑”请求信》寄往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随之一起的还有另外一份《声明书》。为什么明明是一个法律审判问题,却还要写“请求信”呢?显然这涉及了中国废除死刑的法律实践问题。


大量网友都在强调这样一种观点:即在中国如果废除死刑,那死刑犯罪会大量上升。但这种观点没有实证支持,相反有大量犯罪社会学研究表明,在废除死刑的国家,原死刑的犯罪并未上升,甚至有许多下降。这说明上述观点只是一种基于我们的一种习惯性犯罪观念逻辑推演,而不是基于犯罪社会学实证研究的结论。


还有一个观点网友特别强调,就是“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从终极意义上说,生命都是同等珍贵的,用剥夺一个人的生命去惩罚这个人的一时的极大罪恶,本身就是残酷的有悖于终极道德的无奈之举,因为用一个生命的死亡并不能真正补偿另一个生命的死亡,死亡本身是无法补偿的。“杀人偿命”首先在生命逻辑上就讲不通。而死刑对于犯罪对象的亲人只是得到一时的心理安慰,随着时间的远去,当心中的仇恨逐渐平复,当心中的终极道德的善逐渐升起,心理安慰就会变成对两个消逝生命的心理哀伤。“杀人偿命”是一种合法的“冤冤相报”的仇恨伦理观念,它只会增加仇恨,从而增加罪恶,只有基于“爱”的宽恕才能降低、化解仇恨,从而减少罪恶。所以,死刑首先是一个观念认识问题,杀人偿命只是一种古老的犯罪惩罚观念,它在法学伦理学上并非天经地义,要不然“废除死刑”就永远不可能。但世界上已经有许多国家废除了死刑,而这些国家恰恰都是发达文明国家。


中国到现在之所以还崇尚“杀人偿命”的死刑观念,与我们的传统文化一直缺乏生命终极价值关怀有关,也与我们几千年来崇尚仇恨杀戮的统治模式有关,它强化了传统文化的对终极价值的漠视,以至于我们的文化到现在依然对生命没有终极敬畏感,“杀人”与“偿命”都显得如此轻松。是该反思了。


所以,死刑与否它首先是一个观念认识问题,具体是否废除死刑则又是涉及一个国家的文化、社会、政治、法律等现实具体情况的既包含观念、有包含方法策略的问题,但首先要在观念上有认识的超越,并在司法上逐渐有一些一定程度的超越实践,反过来又可促进人们的废除死刑的观念的建立,这样才能逐渐废除死刑。


具体到林森浩案,死刑犯罪源于同学之间的鸡毛蒜皮小事,一念之差即铸成死刑大罪,要说林森浩是一个大恶之人似乎说不过去,即使不判死刑,社会潜在危害未必增加,即使担心有人会“效仿”林森浩草菅人命,但这种担心首先本身就是视别人为恶人的恶念,从生命尊严的角度,这种恶念只能更多地催生“恶”的“恨”,而不是“善”的“爱”;何况,即使“效仿”了也不是没有其它的处罚手段。所以,废除死刑要多从“善”的“爱”的角度着想,有尊严的生命才会尊重生命,才不会践踏生命。

 

2014年12月8日于深圳

 

(本文从本人在网易相关文章后的留贴网贴整理而成)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