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味的博客

批评就是自由

 
 
 

日志

 
 

帅好的“二元对立专制思维”  

2015-02-07 11:18:25|  分类: 艺术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帅好的“二元对立专制思维”

吴味

 

我在拙文《“专横想象”的美术史叙事——帅好的<饥饿年代的中国画家>》《艺术国际网》吴味的博客2013年11月30日文章。以下简称“拙文”)中,描述了第三届论坛“艺术史论奖”获得者帅好在论坛上唯我独尊、居高临下地指责、压制赵千帆博士的“骄横”行为:


“在同济大学人文学院赵千帆博士作《顺守与逆取:阿多诺与盖尔之争的一个引申》(《艺术国际网》“523艺术中心的博客”到时应该会发表)报告后的讨论环节,针对赵千帆引申出的‘体制对于当代艺术有着滋养与损害’的双重作用的观点,帅好不仅批评赵千帆引用的哲学知识陈旧,而且严厉指责赵千帆是为恶的中国专/制/体/制辩护,当赵千帆想解释,帅好却怒不可遏地说:‘你不要说啦,再说我走啦,我就是这样的人!’结果不等赵千帆开口,便愤然而去,好一派真理在握而不容争辩的架势。直把‘自我感觉良好’发展到‘骄狂’、乃至‘骄横’的程度!”(倒是赵千帆博士面对帅好的“骄横”,始终显得理性、平和、尊重,确是现代学人应有的品格。这是后话。)


何以帅好竟是如此独断专横?其背后反映了怎样的思维方式和人格特征,值得认真分析。


赵千帆的报告主要介绍的是阿多诺与盖尔针对体制(制度)与人的发展(自由)的关系在哲学层面上的一次争论。盖尔强调的是体制对人的有利的一面,阿多诺强调的是体制对人的不利的一面,所以,赵千帆引申出“体制对于当代艺术有着滋养与损害”的双重作用的观点,并在最后一张PPT中提示了他的观点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启示。


本来任何哲学思想对一个事物的评价并无绝对的对错之分,都只是站在不同的角度或立场对事物的不同观察,观察结果对解决问题的某些方面都可能有一定的、也是不同的借鉴意义。赵千帆的观点显然是有针对性的,它针对的是对中国当代艺术界对当代艺术与体制关系的混乱认识或缺乏深刻认识以至于我们的当代艺术过分反体制或过分依赖体制以及它们背后的本质上的功利主义立场的状况,这种状况对于熟悉当代艺术发展状况的人是显而易见的。在我的“问题主义”理论思考中,当代艺术是超越体制的,超越了体制,当然就无所谓体制,当体制某些方面有利于当代艺术发展的时候,当代艺术就会利用体制,但这种利用是属于独立主体在独立于体制的前提下对体制的利用,它永远不会从属于体制;反之就会拒绝体制。这与早期前卫艺术(杜尚时期的前卫艺术)中的以反体制为本体论的反体制艺术是有根本不同的,因为今天的当代艺术本体论已经从“形式主义”本体论发展成“观念主义”或“意义主义”本体论,而反体制艺术的绝对意义上的“反体制”还是带有现代主义艺术的“形式就是内容”的形式主义本体论残留,对意义的诉求还比较笼统而朦胧,或者说其作品的观念还是一种泛观念,而不是针对某种特定问题的特定观念。所以今天的当代艺术的很多“反体制”行为对于“观念主义”来说是没有意义的,甚至是一种背离特定观念创造的非理性行为。赵千帆的观点对进一步认识当代艺术与体制关系是有一定借鉴意义的,尽管赵千帆并没有具体展开深入的分析,只是提示了以下,显然其文章不是一篇专门针对本届当代艺术思想论坛的论文(当然,作为并非在当代艺术前沿从事批评写作的他,也不可能从艺术本体论拓展的角度展开论述。)


但帅好不予理会,他只看到了赵千帆的观点中有“体制对于当代艺术也有滋养”的部分,觉得与他自己对中国体制的观点相冲突,结果就攻其一点,不及其余。但显然帅好的认识是片面的,因为体制本身就是人与人发生关系的社会规范化的结果,人利用社会体制规范服务于自身,却又被体制所限制所以体制的利与弊是同时存在的,其权重处在动态变化中,它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没有什么绝对有利或不利的体制;而且,体制不一定就是国家政治体制,就像赵千帆现场解释的:“海安523当代艺术思想论坛本身就是一个体制,它对当代艺术的发展就是双刃剑。”(大意)显然,赵千帆的观点是对的,难道“海安523当代艺术思想论坛”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完全只有害处吗?那帅好还来参加什么论坛,还来领取论坛给他颁发的什么“艺术史论奖”呢?即使是中国政治体制,它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也不是一无是处,因为中国政治体制从来就不是铁板一块,在它的内部尽管主导性的是专制压抑的因素,但也同样并存着自由因素,比如现在中国许多有良知的杰出公共知识分子(法学家、宪政学家、社会学家等等)他们都在体制内,他们就是中国政治体制的一部分,他们的有着历史文化良知的所作所为本身就在参与中国政治体制建构,你不能说这些自由因素不属于中国政治体制,政治体制的专制与自由本来就是一个相对的动态博弈关系,没有绝对的自由和绝对的专制之说,而这些自由因素显然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是有利的。而且,利弊因素在不同的社会历史条件作用下,是可以相互转化的,体制处在永恒的变化过程中,这是事物发展的辩证法。


所以,作为当代艺术工作者,我们需要的是对当代艺术体制利弊的深入分析和把握,才能辩证地利用体制利弊因素,更好地发展当代艺术。可惜赵千帆没有对某些影响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重要体制的具体利弊进行分析,文章显得比较凌空蹈虚,其意义打了很大折扣。但即使如此,赵千帆文章的借鉴意义还是有的,更不能说他是在为恶中国专制体制辩护。


可见,帅好对事物的认识完全不能做到哲学的辩证,甚至进入不了赵千帆的文章提示的西方哲学历史语境,我不知道,他自以为是的哲学修养到底在哪里?帅好的行为实际上暴露了他的非白即黑二元对立思维,这从他研究中国1949年以后的美术史的文章,如《国不畏民死,画里逢盛世——饥饿年代的中国画家》(《艺术国际网》帅好的博客2013年3月15日文章)、《政治运动中的美术——以谢志高、程十发、李可染、刘曦林为例》(《艺术国际网》江海的博客2013年3月11日转发文章)等,也可以明显看出来,我在拙文已有分析。而这种二元对立思维本身就在对立中隐含了专制的可能性,在社会实践中就很容易成为专制强权的某种思维基础,可称之为“二元对立专制思维”。所以,帅好在论坛这种学术场合也要唯我独尊、居高临下地不容批评对象辩解,张扬出的是一种专制的压抑感(它的文章也一样,我在拙文中已有严肃批评)。这在根本上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一个人缺乏涵养和风度的问题,而是学术思维和人格在当代文化语境中的深刻缺陷。


想想这种“二元对立专制思维”在近当代世界范围的强权社会何其流行,它导致的对自由的剥夺和对生命的伤害何其恐怖,我们难道不应该加倍警惕吗?而在哲学上对导致人性异化或者说是人性异化的表征的二元对立专制思维的批判,早已是一种显学,而我们的学者还在盛行,悲夫!

 

2015年2月6-7于深圳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