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味的博客

批评就是自由

 
 
 

日志

 
 

“坐台批评家”的瞒和骗——回刘骁纯、彭德、孙振华和俞可  

2015-04-02 18:01:55|  分类: 艺术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坐台批评家”的瞒和骗

——回刘骁纯、彭德、孙振华和俞可

吴味

 

拙文《“坐台批评”体制的恶果——评段君与韩啸纠纷》于2015年3月4号在《艺术国际网》我的博客发表后,广州日报记者江粤军就“坐台批评”有关问题采访了批评家刘骁纯、彭德、孙振华和俞可(见江粤军《机制不够健全,有偿艺术批评难免》《广州日报》2015年3月22日文章),几位批评家的说法在我看来完全是“坐台批评家”是私心自辩。


一、“坐台批评”涉及独立批评保障之本


刘骁纯(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批评家认为艺术批评是否独立根本在于自律而不是机制(体制),他说:“在我看来,艺术批评和其他任何文化事业一样,无论古今中外,核心问题都是人自身的问题,简言之,优秀的批评家依赖的是自身的定力,否则永远难以立起来。”“当然,向艺术家要润笔费,软化批评是必定的,但也不至于必然走向反面。从古至今,真正能够坚持住的文化人,靠的都是自身的内在力量。批评家也一样,有的很软,有的很硬。任何时候肯定都会有批评家不受金钱的影响,做出自己独立而有价值的判断。”“逻辑关系我们必须理顺——批评家的定力才是批评自律之本。”


刘骁纯的观点针对个别批评家的个别“坐台批评”是成立的,但我的文章讨论的是“坐台批评体制”对批评家群体的批评以及个别批评家的长期批评的影响。我在拙文中分析了“坐台批评”难以成为“独立批评”的根本原因在于“坐台批评家”处在私人利益关系中,并从私人利益关系对局限性人性的影响的角度,论证了“‘坐台’的“独立批评”不可能具有普遍性,而只具有个别性和特殊性,长期‘坐台’的批评家其‘坐台批评’只能主要是‘依附批评’——依附于私人利益关系的批评。”认为“用‘坐台’的个别的、特殊的‘独立批评’来为‘坐台批评’的价值辩护是无效的。”(具体分析论证不再赘述)所以,刘骁纯用个别批评家依靠自身“定力”在个别“坐台”中可能达到的独立批评来为“坐台批评”辩护,同样是无效的。


刘骁纯认为“批评家的定力才是批评自律之本”,笼统说也不错。但“批评家的定力”并非天生或天生掉下来的独立存在物,而是各种社会因素影响的结果,各种社会因素通过影响个体批评家(精神、心理、乃至身体)使批评家形成心理精神“定力”而最终影响独立批评,所以“批评家的定力”不是独立批评的一种独立影响因素。这就像道德,道德同样不是天生的或天上掉下来的,而是各种社会因素影响的结果。而在独立批评的各种社会影响因素中,批评体制是一极为重要、甚至是主要影响因素,好的批评体制(涉及艺术批评的各个方面)可以催生、促进和保护批评家的“定力”及其发挥,从而促进独立批评事业;而坏的批评体制(如“坐台批评体制”等)不仅不能催生、促进、保护、还会损害批评家的“定力”及其发挥,从而损害独立批评事业。这就像西方社会经常说的“好的制度把坏人变成好人,坏的制度把好人变成坏人”一样(拙文也强调了)。这也就是为什么一个国家的进步主要靠各种体制(不仅仅是政治体制)变革的原因。所以,保障社会独立批评事业的根本不是批评家自律(定力),而主要是批评体制等社会因素。


另外,在“批评家的定力”下的批评自律本身也应该体现在自觉地尽量做到利益回避——尽量远离处在私人利益关系中的“坐台”等,而不是明知“坐台”会“软化批评”(刘骁纯自己也承认),却还要乐此不疲地“坐台”,以为自己的“定力”让自己长期既可以好好地“坐台”获取利益,又可以好好地保持批评的独立。但“私人利益”与“独立批评”是矛盾的,这源于趋利避害的人性本能的局限性,拙文还用司法中私人利益关系回避制度来说明所以,在社会现实中二者常常不可得兼。本来拙文已经分析了:这倒不是说‘坐台批评家’绝对没有独立立场,而是说‘坐台批评家’即使有独立立场,但一旦坚持独立立场而进行了‘独立批评’(总会针对问题),则必然与私人利益关系相冲突,‘坐台界’就知道了你是坐不好台的,你的‘坐台’就无法继续和持久。”刘骁纯是没认真看还是置若罔闻?


刘骁纯说唐代文豪韩愈当时为人写墓志铭等收钱“都可以购买庄园了”,却照样“文起八代之衰”而流芳千古。这是典型的缺乏分析的笼统混沌思维。首先,我们谈的是独立批评,韩愈收钱写的墓志铭又有多少独立批评呢?且墓志铭本来就不太适合批评嘛;其次,韩愈“文起八代之衰”的文章难道主要是他收钱而写的同样充塞溢美之词的墓志铭吗?显然不是,主要还是他在无私人利益关系时写作的文章嘛。刘骁纯何至于连这都不明白?


可笑的是刘骁纯还要强调影响批评独立性的“逻辑顺序”,按照他的“逻辑顺序”,是不是我们也可以这样类推:官员的道德“定力”是为官自律之本,那么,现在中国的普遍性官员腐/败就主要是道德原因、而不是制度原因,所以中国的反/腐就主要依靠道德自律、而不是制度建设,那我们的社会成天呐喊“制/度反腐”岂不是多此一举?而且我们的传统文化不是说“人之初性本善”吗?怎么我们的腐败比“人之初性本恶”的西方要严重得多呢?几千年来我们的官员的道德“定力”怎么就是好不起来(现在是越来越差)而腐败成性呢?刘骁纯完全搞反了影响社会独立批评事业好坏的主要因素的“逻辑顺序”。


显然刘骁纯的“逻辑顺序”是想通过强调“批评家的定力”而淡化“坐台批评”体制的危害,从而使“坐台批评”体制合法化、乃至美化,而维护“坐台”利益。


二、“坐台批评”是一种特定讽刺修辞


彭德(西安美术学院教授、批评家说:“‘坐台批评’是挖苦美术批评家有偿出席艺术家研讨会的行为,这种讽刺很笼统。各个领域的学者参加学术会或做讲座,都是坐在台上发言,也都是有偿的。为什么他们的‘坐台’收费理所当然,批评家就该挨批呢?有的批评家拿了钱,在台上无原则地吹捧,那属于道德问题,这种情况可以直接揭露和抨击。”


拙文对“坐台批评”做了严格的界定(此处不赘),彭德还把所有的有偿批评都当做“坐台批评”。彭德要搞清楚,“坐台批评”一词是对特定艺术批评现象及其背后的批评体制的讽刺修辞,这种讽刺修辞是一种批评,说是“挖苦”也可以(挖苦就算讽刺嘛),它具有明确的具体针对性,一点也不笼统,是彭德混为一谈或有意搅混水。不是其它领域的学者“坐台批评”理所当然,而是同样应该遭受批评。事实上我也见过其它领域的批评家对他们的这类现象的批评,只不过没有用“坐台批评”一词而已。“无原则地吹捧”的“坐台批评”虽然属于道德问题,但上文已经分析,道德问题的根源在社会问题(包括制度),彭德应该明白。


彭德说:“美术批评家保持批评的独立,有两个前提:一是要有艺术基金会……;二是国家和民营媒体大幅度提高批评家的稿酬。否则,批评家没钱自由购买相关书籍,没钱到国内外参加重要的美术活动,那么他的视野就变得狭隘,思想很容易滞后,以致无法展开批评。”


彭德的两个前提是对的,但后部分的说法完全没道理,今天信息时代,网上书籍应有尽有;了解美术活动也未必非要到现场不可,现在通过尤其是网络媒体全方位传播的信息,甚至比到现场更能够了解艺术活动,因为现场遮蔽艺术活动的“真实”的世俗因素太多。即使是艺术作品的批评,更多是一种作品观念创造性的分析与价值判断,可以不需要到现场;就是作品具体技术问题,通过对有关传播信息的综合分析也能够了解清楚,而在现场也未必一定能搞清楚(看一下作品就能搞清楚吗);而理论建构性批评更不一定非要到现场不可。而且,现在要明白今天所说的作品“现场”是一个扩大的概念,各种作品信息传播交流的场域都是作品的“现场”,因为作为观念的当代艺术作品已经是扩大的概念,作品是整个社会语境中的相关事物,而语境就包括了传播,所以,对作品的理解重在对对整个作品语境的把握,而不仅仅是看艺术家直接创作的那部分作品的狭义现场。所以,现在观察艺术活动有太多的方式,去不去活动狭义现场(包括作品的狭义现场)完全无所谓。显然,彭德是在为“坐台”瞎找理由。


彭德认为现在体制内学者待遇太差,批评家不得不依靠“坐台费”来维持生存。我很理解,就算批评家穷,没钱买书看和不到到美术活动现场开拓视野又做不好批评,所以只好坐台,但不能因此掩盖“坐台批评”的严重问题。明明是人穷志短,迫不得已,却还要为“坐台批评”开脱,岂不滑稽?!看来还人穷气短!


彭德说:“美术批评既包括狭义的指责,也包括广义的赞美。”认为对“坐台批评”的批评就是只许指责,不许赞美。首先,彭德对批评是一种庸俗化理解,批评就是实事求是地进行分析和价值判断;其次,批评“坐台批评”不是批评它只赞美、不指责,而是批评它处在私人利益关系中很难做到实事求是,结果常常是有意无意地遮蔽问题,从而误导学术。彭德不要把什么东西都不加分析地混为一谈。


三、“坐台批评”阻碍批评传统的建立


孙振华(深圳雕塑院院长、批评家将“坐台批评”界定为商业批评,是不严谨的。“坐台批评”不仅仅是商业批评,因为邀请“坐台”涉及的艺术利益不仅仅是商业经济利益。孙振华对商业批评的界定也不严谨,商业批评也不仅仅是艺术机构、画廊做一些和艺术市场有关的活动而邀请批评家进行艺术批评,单独私人也会邀请。孙振华将独立批评界定为“学术刊物或报纸媒体,不以商业为目的,采用付稿酬的形式让批评家写文章评论艺术现象或艺术家的创作”,同样不严谨,现在很多独立批评是拙文所说的在网络、微信上发表的无任何报酬的“自行批评”。


孙振华说:“不能说独立批评相对于商业批评就有一种天生的道德优势”(这句话可以转换为“不能说‘非坐台批评’相对于‘坐台批评’就有一种天生的道德优势。笔者注)……至于民间独立艺术基金的支持,说到底也仍然是钱的问题,拿了基金的钱,就能保证批评家一定是客观、公正、准确的吗?”


这话表面看似乎有道理,但当考虑到私人利益关系在“非坐台批评”与“坐台批评”之间的不同影响以及针对整个社会批评事业、而不是个别人的个别批评行为的时候,这句话就毫无道理了。虽然“非坐台批评”(包括民间独立艺术基金支持的批评等)并非都能够保证“独立批评”,就像孙振华所说的“也可能被收买”,但拙文已经分析:但比较起来,从人性避免私人利益关系的不良影响的制度角度看,‘非坐台批评’(尤其是其中的‘自行批评’)远远比‘坐台批评’更有利于‘独立批评’,则是显然的。”


孙振华说:坐台批评’是一种很恶俗的说法”、“‘坐台批评’这样的说法,更是一种对批评家群体的污辱。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批评家通过批评来养活自己,有何不可?认为从事文化、从事批评就该跟钱不挂钩,其实是很陈腐的观点。”


没有人认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批评家不能通过批评来养活自己,没有人认为文化和批评不能跟钱挂钩,即使不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恐怕也没有人认为。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不能因为要钱“养活自己”,就看不到或不顾、甚至掩盖“坐台批评”对独立批评的恶劣影响,将“坐台批评”正常化、甚至美化,这就是见利忘义了。而“坐台批评”是对处在私人利益关系中的艺术批评的准确修辞,它指涉了这类批评受私人利益关系的影响的问题,它不是“侮辱”,而是“批评”;它不是“恶俗”,而是对“恶俗批评”的批评。


孙振华说:“与其从外在寻找原因,不如反观我们的批评传统自身。……我们的批评传统是缺失的。”


我们的批评传统确是缺失的,但“坐台批评”阻碍我们新建立批评传统,扼杀我们有限的新批评力量,所以我们更应该警惕和反对。何况我们缺乏批评传统难道与我们的传统文化体制不注意避免私人利益关系影响的情况没有关系吗?所以,岂能因为“坐台”之私而混淆是非,而使我们的批评传统的建立更加艰难、乃至彻底无望呢?这不是有历史文化良知的态度。


四、“坐台批评”是一种伪自由批评


俞可(四川美术学院教授、批评家认为“批评声音少,并非就失效”,原因是“中国当代艺术用了二三十年时间就走过了西方艺术上百年的历程,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善整个艺术生态,面临很多困境。批评家更多地去发现好的一面,其实也有道理。”以及因为当代艺术不像古典艺术有一个相对固定的标准而不容易进行批评。


真是奇谈怪论!如果说批评有意义而能够促进艺术发展的话,正在于批评的要旨是实事求是,实事求是地揭示艺术的价值及存在的问题才有利于艺术发展。这虽然不是说每次批评都要说不好的一面,而是要尽量说清楚好与不好,且即使只是说好也应该实事求是。“坐台批评”的问题在于,由于处在私人利益关系中,很难说不好(揭示问题),即使说好,也很难实事求是,这样,“坐台批评”就很容易导致误导。就整个批评生态来说,“更多地去说好的一面”,那还是实事求是吗?


俞可的说法隐含着一个荒谬的观点,以为揭示艺术问题就不利于艺术发展,是“负能量”。这就像我们的主流宣传要“正能量”,而把批评当做“负能量”,结果我们的社会就习惯于报喜不报忧,再被专/制意识形态一绑架,就只有说好的自由、而没有说不好的自由,而这其实是伪自由,而不是真正的自由。“坐台批评家”实际上丧失了批评的真正自由。


另外,既然说当代艺术不像古典艺术有一个相对固定的标准而不易批评,但没有标准又如何赞美呢?显然“坐台批评家”就只有“坐台”标准而没有艺术标准的,只能是怎么坐好台就怎么说。所以,“坐台”标准下的艺术批评常常就是我在《蒙昧“手术”与“雾霾批评”》一文中所说的“雾霾批评”(见《艺术国际网》吴味的博客2015年3月21日文章)。


五、结语


以上分析可知,“坐台批评”影响独立批评的问题并不复杂,但“坐台批评家”为了“坐台”就是要把问题复杂化,东扯西拉,颠倒是非,混淆黑白,还说得振振有辞,有板有眼,将明明属于中国社会转型期艺术体制怪胎的“坐台批评”正常化、合法化、乃至美妙化。既要“坐台”,又要立牌坊,自欺而又欺人。这让我想起鲁迅先生《论睁了眼看》中的一段话:


“中国人的不敢正视各方面,用瞒和骗,造出奇妙逃路来,而自以为正路。在这路上,就证明着国民性的怯懦,懒惰,而又巧滑。一天一天的满足着,即一天一天的堕落着,但却又觉得日见其光荣。……中国人因为不敢正视人生,只好瞒和骗,由此也生出瞒和骗的文艺来,由这文艺更令中国人更深地陷入瞒和骗的大泽中,甚而至于已经自己不觉得。”


这段话对于“坐台批评家”,何其恰当和精辟!

 

2015年3下旬于深圳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