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味的博客

批评就是自由

 
 
 

日志

 
 

禅学的“原始非理性主义”及其“超越”幻觉  

2015-06-22 11:25:31|  分类: 艺术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禅学的“原始非理性主义”及其“超越”幻觉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修禅

禅学的“原始非理性主义”及其“超越”幻觉

吴味

 

拙文《禅学——中国文化的“狗皮膏药”》分析、批判了禅的反逻辑、反概念界定的原始混沌的玄学,有认为禅是因为看到语言逻辑理性的局限性才反逻辑、反概念界定。但其实禅的反逻辑、反概念界定与语言逻辑理性的局限性没有关系,它的问题根本在于其原始混沌思维本身的逻辑——即思维还没有发育到逻辑层次。所有的语言表达都反映思维方式,思维方式有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过程,逻辑思维方式就是克服原始无逻辑的混沌思维方式而发展起来的。实际上中国传统文化一直没有建立起语言逻辑理性——即逻各斯理性,从根本思维方式上说,一直都处在前逻辑理性的混沌阶段。逻辑思维方式在认识超越性上是有局限性,但禅学这种低级的原始无逻辑的混沌思维方式是无法克服高级的逻辑思维方式的局限性的,克服逻辑思维方式的局限性需要下文阐述的“努斯理性”。


又认为禅不是通过语言逻辑思维、而是通过直观思维把握世界。但直观认识(判断)同样隐含着逻辑思维,只不过这种逻辑思维过程非常自动、快速和不自觉,它实际上是人逻辑思维框架结构(需要长期逻辑思维经验的积累建构)对各种感觉经验综合分析自动快速运转的结果,它的过程的自动快速性给人一种没有逻辑思维过程的感觉,好像一眼望穿的“直观”,其实还是有逻辑思维过程的。而正因为直观认识中逻辑思维的自动快速性,所以直观认识针对复杂的事物常常出错。如果没有逻辑思维过程,所谓的“直观”实际上是本能。动物的本能活动只是与人的直观认识活动在形式上相似,实际上有本质区别,所以“(本质)直观”一词并不能用于动物,“直观”并不是“直接观看”的意思,本质不是直接观看出来的,它总是抽象逻辑思维的过程有关,它的最高境界是下文所讲的逻辑思维的“理性迷狂”

禅学的“原始非理性主义”及其“超越”幻觉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禅思维与其说是人的直观思维,还不如说是动物性的本能感觉。禅特别排斥逻辑、概念,排斥知识的积累,这样就无法形成逻辑思维结构框架,直观认识失去了基础前提,所以禅特别强调感觉、直觉,强调相由心生,实际上这不是对事物的本质直观认识,而是近似于动物性的本能感觉,它是原始本能感觉性的混沌思维的表现。


原始本能感觉性混沌思维面对社会复杂的事物,导致的认识就是原始神秘主义。原始神秘主义在人类思维的早期各个民族都是一样的,西方也有,但西方在希腊哲学逻各斯理性形成以后跨过了这个思维混沌阶段。很多中国人把禅之类的这种原始性“东方神秘主义误以为是西方哲学的非理性主义,却不明白西方哲学的非理性主义是建立在逻各斯理性主义基础之上的,它实际上是理性主义的一个环节,是理性主义认识走向到极致、走向极限后向最高的善(大全、完备、完善)的终极理念世界的超越性认识的跳跃,它让人仿佛窥见终极真理的灵光。这种跳跃在柏拉图那里就是一种“理性迷狂”的境界,这种“理性迷狂”虽然是非理性的,无法“直接”用形式逻辑严格、精确地一步一步推导出来,但却是理性认识逻辑发展到极致的自然而然的结果,所以它自然符合逻辑,用辩证思维可以综合分析,可以说它是理性认识的最高境界的表现形式,是理性认识的最高阶段,灵感就是这个环节的思维表现。这种非理性的理性就是“努斯理性”,也可以称作“目的理性”、“超越理性”、“辩证理性”、“灵魂理性”、“终极理性”,这种更高层次的“努斯理性”才能克服逻辑思维方式(逻各斯理性)的局限性。这个环节之前阶段的理性就是所谓的“逻各斯理性”,也可以称作“逻辑理性”、“规范理性”、“必然理性”、“过程理性”。没有“逻各斯理性”,就没有“努斯理性”。由此可见,西方哲学的非理性主义不是真的要反理性而退回到原始非理性,而是追求更高的理性,只不过一般的逻辑思维把握不了这种理性才认为是非理性(需要辩证思维才能把握)。这种非理性主义实际上是“理性超越主义”,尤其是西方现代非理性主义(如生命哲学、存在主义等)更是如此。所以胡塞尔说西方的一切非理性哲学其实都是理性的。而禅之类的东方神秘主义完全没有逻辑理性逻各斯理性认识的过程,它是原始混沌思维对事物的带有本能性的感觉、想象、猜测,它不是逻辑理性的非理性超越的“努斯理性”,只混沌未开的天人合一的原始非理性。这种东方神秘主义的“原始非理性主义”和西方非理性主义(尤其是西方现代非理性主义)有本质区别。西方哲学史中,单纯的或纯粹的理性主义者很多,但完全不讲理性、不讲逻辑的像我们的禅学大师那样的原始非理性主义者绝对没有,所以,西方非理性主义本质上并不排斥逻辑、概念,它总是力求概念明确、逻辑严谨,而我们的禅学恰恰相反。

禅学的“原始非理性主义”及其“超越”幻觉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柏拉图对非理性的“迷狂”还做了许多区分,有“爱情的迷狂(生殖力的迷狂)”、“宗教(神)的迷狂”、“预言的迷狂”、“诗的迷狂”等,柏拉图认为,这些非理性的“迷狂”,除了“诗的迷狂”比较高级一点以外,其它的都是比较低级的,因为他们缺乏真正的理性(逻辑),只有近乎本能的原始“非理性”(所以柏拉图要追求“精神恋爱”,而鄙视低级的非理性世俗恋爱);即使是“诗的迷狂”柏拉图也并不很看好,因为柏拉图认为诗同样缺乏理性,那些好诗不过是诗人在诗神附体情况下不自觉地、无法自控地写出来的,缺乏理性认识的过程(当然柏拉图对诗的认识有局限性,伟大的灵感的获得也是要有逻辑理性认识的过程铺垫的,它接近上述的“理性迷狂”)。柏拉图最推崇的是“理性迷狂”(也“哲学迷狂”),原因就在于“理性迷狂”的非理性是理性基础上的非理性,是非理性的理性超越,它是人的认识的最高境界。这种思维方式的超越过程对于根本上都属于人类认识世界的方式的科学和艺术来说都是一样的,以为艺术创作不需要逻辑思维那是我们的“原始非理性主义”的混沌思维错觉。


我们的禅之类的东方神秘主义实际上也是一种迷狂,但都是与“爱情的迷狂”、“宗教的迷狂”、“预言的迷狂”等类似的近乎本能性的迷狂,因为禅是反逻辑、反文字、无积累的,所以禅的迷狂是没有逻辑理性认识的基础和过程的,是靠自身的所谓“悟”,但这种“悟”由于缺乏逻辑理性认识的积累而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是不靠谱的,所以禅的所谓“悟”其实是近乎本能的感觉。所以,禅思维用于艺术(诗),那是艺术思维的倒退。不过我们的艺术一直没有走出禅之类的原始混沌思维,却浑然不知,还以为其思维多么高级、多么超越,以至到现在还如此推崇禅。

禅学的“原始非理性主义”及其“超越”幻觉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真正的艺术——尤其是走向观念的当代艺术,其最高境界应该追求的是西方那样的“理性迷狂”的非理性主义,因为这种非理性主义才能真正为艺术带来合目的的、合终极目的的超越——这正是我的“问题主义”当代艺术理论强调的艺术逻辑理性超越方式,也是我为什么提出“艺术是一种社会科学”当代艺术命题的原因(另一命题是“艺术是有意义的生活”。其实从终极意义上说,所有旨在揭示世界真理的认识活动,包括艺术,都应该是科学的);而不是我们的禅之类的“原始非理性主义”——它总是在天人合一的原始混沌的“无”的陷阱中做着自以为是的超越梦,却又总是与超越貌合神离,它不过是白日做梦异想天开的超越幻觉。而令人遗憾的是,我们的艺术似乎永远也走不出“原始非理性主义”禅学陷阱。

 

2015年6月22完成于深圳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