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味的博客

批评就是自由

 
 
 

日志

 
 

怎样才是“当代”?——简回高氏兄弟  

2016-01-23 14:43:09|  分类: 艺术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怎样才是“当代”?——简回高氏兄弟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怎样才是“当代”?——简回高氏兄弟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高氏兄弟《双城》

怎样才是“当代”?——简回高氏兄弟

吴味

 

针对我的批评文章《岂能乱叫“当代”?——点评高氏兄弟的<双城>》(见《艺术国际网》吴味的博客和微信2015年11月2日文章),高氏兄弟写了微信文章《感谢吴味先生的批评》回应我。我回高氏兄弟的微信说:“我很欣慰高氏兄弟能以平和心态对待批评!不像有些人,你一批评,他就一跳三丈高,跟你横来:道德攻击、侮辱谩骂、乃至约架打架……仿佛这艺术界是他的家天下!唯他独尊。”确实,在中国独立批评的生态是恶劣的。

高氏兄弟能够说明双城》“并不怎么重要”,而且重申自己的艺术创作一直在、还会继续坚持当代艺术的批判立场,不会受艺术市场所左右(“挺任性”),这些都是值得肯定的,也是拙文的希望所在。不过有以下问题需要讨论。

1、高氏兄弟说:“该展策展人语和我们自己所写的絮语,竟没有找到一处当代艺术四个字连在一起的词组。”觉得拙文是“无的放矢”,提醒我“应当更加严谨一点”。

         怎样才是“当代”?——简回高氏兄弟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高氏兄弟枪决基督  

关于这个问题,实际上高氏兄弟没有理解。是不是在把《双城》当做当代艺术,不一定非得用“当代艺术”一词不可,我其实关联的是策展人的策展文章《致敬<双城——迷失的风景>》,该文是用“观念艺术”来解读《双城》,而且是把《双城》置于高氏兄弟的整个艺术创作的脉络中(这脉络显然是指高氏兄弟的当代艺术),用的是一套当代艺术的语词(只不过叙述得比较杂乱和玄乎,并无学理),那么,“观念艺术”在策展人的具体文章语境和当下中国的当代艺术语境中实际上就是指“当代艺术”,而且我在拙文涉及该问题的最开始处是用“当代(观念)艺术”一词,括号中的“观念”一词就是在提示针对性,也是怕读者误解,没想高氏兄弟还是没看出来。而高氏兄弟对策展人的解读并无异议,说明是认可的。我之所以不提策展人,是因为策展人曾经不能以平和心态对待我的严肃批评,这次不想再惹麻烦。所以,我这个“问题主义者”岂会“无的放矢”?

2、高氏兄弟说:“我们更不会不太在意什么是当代艺术,什么不是当代艺术。似乎以往也没有谁明确定义过当代艺术的界限到底在哪里。若真有明确有此规定,我们也绝不准备遵守。”(从本段语意看,文中“更不会不太在意”应该是“更不会太在意”,应该是高氏兄弟的笔误吧。)

高氏兄弟的这种观点其实非常普遍,表面看,好像很有道理,但深入分析,就问题多多。实际上,对于有学术追求的严肃艺术家来说,什么是和什么不是当代艺术,则是应该很“在意”的,因为这直接关系到艺术家创作的艺术史超越性。尽管没有谁明确定义过当代艺术的界限到底在哪里——这里应该是指统一界限,但不等于说当代艺术是不明所以而没有任何界定的。

        怎样才是“当代”?——简回高氏兄弟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高氏兄弟枪决基督 

首先,当代艺术是对既往艺术范式(包括传统艺术、现代艺术、后现代艺术)的超越则是肯定的,所以既往艺术范式不能称作当代艺术。

其次,超越了既往艺术范式以后,具体应该怎样才是当代艺术,虽然没有绝对统一的标准,但并不是没有界定的,这种界定首先是当代艺术的“观念”要求,它区别于传统的“再现”,现代的“表现”。但“观念”在共性的前提下又有许多差异,对这种差异也是有界定的,这种差异的界定实际上是不同的当代艺术理论对超越了既往艺术范式的不同的当代艺术的“观念”实践的界定,这种不同的界定形成了当代艺术的多元格局。比如高铭潞的“极多主义”、邱志杰的“后感性”、王南溟的“批评性艺术”,西方还有“总体艺术”、新具象等等(尽管我并不认可其中许多理论界定的意义,这里只是讲一种原理),而我对当代艺术的界定是问题主义。当代艺术怎么会没有“界限”。

         怎样才是“当代”?——简回高氏兄弟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高氏兄弟枪决基督 

再次,不遵守当代艺术多元格局中的已有“界限”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创新本来就不能遵守已有界限,但你要认为自己的作品是一种新的“当代艺术”,必须是真正创造了新的当代艺术的“观念”方式,而且你对你创造的这种新的“观念”方式要阐述清楚它的“新”究竟何在,还要经得起学术批评的质疑,不能把旧范式的艺术玄说一通,就叫做“当代艺术”(观念艺术)。其实创造当代艺术的新的观念方式是很难的,新的观念方式要体现在思维方式的根本转型上,哪有那么容易?就高氏兄弟的《双城》系列作品来说,这种现代形式主义作品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叫做“当代艺术”的(高氏兄弟可以对照自己的当代艺术作品,如《枪决基督》等)。仅仅说别人看不懂是没有用的。

最后,批评的意义其实不仅仅是、甚至有时候不主要是针对批评对象的,因为批评是针对一种普遍性或可能成为普遍性的现象。批评一旦指出某种问题,它就会成为艺术以及批评自身的实践的参照,它使回避、漠视、混淆这种问题将变得更加困难,从而有利于艺术以及批评的发展。批评的意义就是如此。

2015年11月24日于深圳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