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味的博客

批评就是自由

 
 
 

日志

 
 

闻松博士的“体制邪念”  

2016-11-27 11:43:01|  分类: 艺术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闻松博士的“体制邪念”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画家赵能智因为闻松博士这段时间的文痞行为而为其所作的漫画

闻松博士的“体制邪念”

吴味

【按】在我写了《文痞闻松的“莫须有主义”——对其<政治诗人俞心樵>等的批驳》发于我的公账号“问题主义”后,闻松居然又向我单位领导投诉(9号领导跟我说),又无理要求领导制止我对他的所谓“人身攻击”,要求领导要我删除文章和不要再写。我单位领导一再解释,我的文章属于文化艺术批评,不属于我单位管理的职权范围,无权管,也无能力管。结果闻松还说要向我们上级主管部门投诉。闻松上次向我单位投诉,我写了此文《闻松博士的体制邪念》进行了批评,现在他还没完没了,世上还有这么无知、无耻的博士么?

吴味//2016年11月27日于深圳

 

在我针对“闻朱俞事件”旨在重建艺术批评底线的严肃理性批评文章《“流氓批评”与批评底线——从“闻朱俞事件”说起》发于我的微信公账号《问题主义》后,事件主角之一闻松博士不仅骂骂咧咧,还无理地立即在他建的两个微信群中把我踢掉了。我为此写了严肃理性讨论微信群等自媒体的公共空间性质的文章《微信群主闻松和朱其是黑帮帮主吗?》(朱其同样随便踢人)在《问题主义》发表。闻松博士不仅不反思其问题,还继续更厉害的骂骂咧咧。这期间,我又针对网友崔广夏批评朱其的文章《朱其的伪狂狷》存在的问题,写了严肃理性分析“闻朱俞事件”中朱其和闻松所体现出的儒道恶劣文化成分的文章《朱、闻的“腐儒痞道”——兼谈当代艺术的“狂狷”错位》在《问题主义》发表。闻松博士这次不仅直接对我侮辱谩骂,而且还做出更加出格的行动:


闻松首先是向网管投诉我的文章有“人身攻击”,要求网管删除我的文章,封掉我的公账号。但网管根据他的投诉审核了我的文章,却没有发现我的文章有任何“人身攻击”等违规内容,所以并没有做出闻松希望的处理。

闻松博士的“体制邪念”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本来,由于拙文本就非常规范,明显没有“人身攻击”等违法违规内容,那还想利用网管体制(尤其是我们这种明显存在许多问题的网管体制)来封别人的口,已为学人所不齿,投诉这事应该到此为止了。但闻松仍然不肯罢休,又说要起诉我,这引起微友的一阵嘲笑,连网管都认为拙文没有问题而不处理,法院怎么会立案呢(当然不是说网管认为没有问题就等于法院也认为没有问题,微友实际上是说法院立案的可能性极小)?但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闻松转而居然威胁说要向我单位和主管部门投诉,他在微信说:


“你若不删除(文章)并停止对我的人身攻击,我会向你单位及上级主管部门投诉你。”

闻松博士的“体制邪念”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我感到简直不可理喻,但还是极为理性、平和、尊重地给他写了一封私信:

闻松兄弟好!//我之所以还批评你,那是把你还当学人看待,希望你走向学术规范;同时也是为扭转学术生态的恶化尽微薄之力。笔墨官司还是应该笔墨打,做人要有底线。我文章没有任何针对你的造谣、侮辱、漫骂等违法内容,如果有,你可以批评,也可以向治安和司法部门投诉(或起诉)。再说,你已经投诉网管了,网管也发信息给我了,但网管审核没有发现问题,所以并没有做出你希望的删除我的文章和封我的公众号的处理。这难道不值得你反思吗?你那样辱骂我,我都没有反骂你一句,只是通过写文章来理性剖析艺术批评的恶劣现象及其文化根源,难道这也违法吗?那你还要怎样呢?//笔墨官司如果依靠体制(尤其是中国这种显然还不够健康的体制)来保护,那不是现代学人的独立自由品格。你不是一直推崇独立自由的现代精神吗?//我不希望你——一个中国美院的博士走向背离现代文明的万丈深渊!//希望你好自为之!祝福你!//吴味/2016年10月21日(“//”为分段)


我的理性、平和、尊重没有赢得闻松的理解,他要一意孤行。以下是我们的私信对话:


闻松:我和你交情已绝。你若不删除并停止对我的名为探讨实为人身攻击的言论及帖子。我只有向你单位领导及主管部门投诉你。你们***、***等主任很快就会找你。


闻松:对你和王南溟这种学术流氓,没有探讨的可能。


吴味:我决不会删除我的正常学术争鸣的文章!绝不会向无理要求低头!努力坚持真理与正义是学人的本分!学术争鸣与交情无关!你要走向深渊,我也没有办法!我仁至义尽!你好自为之!


闻松:行,不改流氓本色!有你的。


吴味:其实,你作为个博士,学术争鸣不过别人,就搞这套为学人所不齿的行为,你不觉得可怜吗?你如果这样毫无底线,执意乱来,我会将你所有的无耻和违法的文本向你学校和治安、司法部门举报的。将不再回你,你爱咋的咋的!


闻松博士的想法简直不可理喻,我的文章完全是私人行为,而且文章讨论文化艺术的内容不属于我单位的工作职能范围,闻松的投诉完全不在我单位的职权范围内(尽管我单位属于国家事业单位),要投诉,也应该向文化艺术行政管理部门或治安、司法部门投诉或起诉,怎么能向我单位投诉呢?


但闻松果然还是向我单位领导投诉我了,说我搞“人身攻击”,并要领导要求我删除文章。结果可想而知,就像我上面说的,单位领导于21日下午经过认真了解我的批评文章后认为:我的批评文章属私人行为,文章内容又完全与单位的工作职能无关,单位既无权、也无能力判断我文章是否“人身攻击”(文化艺术批评文章的言论自由界限首先需要文化艺术行政管理部门把握);而且,我的文章网管也认为没有“人身攻击”(闻松已经投诉过),所以单位不能要求我删除文章。


我很奇怪,作为博士的闻松何以违反这么简单的行政、法律常识,做出这种荒谬的投诉呢?虽然闻松的投诉——即使是荒谬的投诉——也是他的权利,但闻松不可能不知道,向我单位投诉,在中国当下语境中,可能使我碰巧在制度不健全时遭受打击,或者影响我在单位的形象,进而影响我的职场前途。那面对我的明显不存在“人身攻击”的文章,而且已经向网管投诉过,却还要进一步向我单位做出如此违背常识的投诉,其想利用体制来整人的邪念不是昭然若揭吗?本来,想借助网管民间体制(其实并非纯粹民间)干预明显正常的学术争鸣已经为学人所不齿了,还要宁可违反常识也想借公权体制干预正常学术争鸣(包括整人),这心思也太邪了吧!可笑的是,闻松一直在批判我们的不健全体制,而且我记得闻松此前还强烈反对微友向其所在单位投诉的主张,那闻松现在何至于此呢?更可笑的是,闻松的人身攻击微信(咒骂、侮辱、暴露隐私等)随处可见,攻击俞心樵的文章也有许多内容明显缺乏的证据和逻辑,却还要倒打一耙去投诉,真是恶人先告状。


其实闻松的这种邪念我们一点也不陌生,它在我们的一系列政治运动(尤其是文革)中比比皆是,我们确实应该高度警惕。不过,闻松的邪念打错了算盘,我工作的这个系统的管理人员对工作职权范围还是能够把握的,时代也有很多进步,闻松的错位而又无理的投诉别说投诉到我单位,就是投诉到上级主管部门、乃至国家级主管部门,闻松的邪念也不会得逞。如果闻松坚持认为拙文有“人身攻击”,欢迎闻松向文化艺术行政管理部门或治安、司法部门投诉或起诉。


而闻松那些有大量侮辱、咒骂等“人身攻击”的许多违法文本才是既可以向国家文化行政、治安、司法部门投诉或起诉,也是可以向其单位投诉的,因为其单位是国家文化艺术教育部门(高校),其文本虽然是私人行为,但文本的文化艺术内容属于其单位的工作职能范围,毕竟其“人身攻击”文本直接影响教书育人,并影响单位职业声誉,其单位学术委员会伦理委员会在职权范围内可以从学术和伦理上判断其文本性质,所以,其单位有权、有能力对闻松的“人身攻击”做出一定程度的处理。所以我保留向闻松学校和国家文化行政、治安、司法部门投诉或起诉的权利。


最后,我之所以要写这篇文章,是因为闻松博士已经向我单位领导投诉,我只好对外界有个交代。在此劝闻松及“闻朱俞事件”的其他众多“流氓批评”者“把坏心思磨粉碎,到新天地作环游。”(聂绀弩诗《推磨》句)这新天地就是严肃、理性、文明的艺术批评世界。

2016年10月24日夜于深圳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