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味的博客

批评就是自由

 
 
 

日志

 
 

问题主义与“社会革命”——回魏华教授(六)  

2016-12-24 14:22:55|  分类: 艺术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问题主义与“社会革命”——回魏华教授(六)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问题主义与“社会革命”——回魏华教授(六)

吴味

针对我于201655日晚在广州美院建筑艺术学院的现场微信讲座“当代艺术的问题主义”,该院魏华教授微信提的第六个问题是:“问题主义的‘有意义的生活’实际上也是一个伪命题,针对现实的语境用艺术的方式挑战体制的现实无疑不是艺术家的问题,而是‘革命者’的问题。当然艺术家偶尔也能成为革命者,但面对社会的现实用艺术应对社会问题是多么软弱无力。艺术家能为的还是用艺术的方式释示问题,而不是用问题的方式去搞艺术,否则过于酸腐。”

 

问题主义的“艺术是有意义的生活”命题的一个关键词是“意义”,这个“意义”不是世俗生活的喜怒哀乐层面的,而是终极自由意义上的,它指向人的生命价值——即人为什么活着的形而上学层面,它是人的生活的本质,是人的生命目的本身,而不是人生活的手段。然而,“意义”并不是想有就有、想得到就能得到的,平时人们是生活在既定的意义系统中,生命所拥有的“意义”是既定的意义系统赋予的意义,这种“意义”的自由空间范围已经划定。但人追求进一步自由(意义)的欲望是无止境的,而这种追求首先看到的是限制人的进一步自由的问题,这种进一步自由的问题由于不是某个人、而是群体、乃至全人类的事,所以总是以社会学的形式呈现出来,艺术通过追问这种社会问题就会发现人的存在的真相,揭开这种真相就会看到人的进一步自由的可能性,艺术因此成为人的有意义的生活。

 

问题主义与“社会革命”——回魏华教授(六)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问题主义与“社会革命”——回魏华教授(六)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问题主义与“社会革命”——回魏华教授(六)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魏华《美人墓志》(陶瓷综合材料)


艺术追问社会问题并不是追问社会问题本身,而是追问其中隐含的人的存在问题(存在的真相)及其意义,根本上不是直接去解决社会问题,社会问题只是追问存在问题的一个凭借。所以,问题主义艺术不是直接去“挑战体制的现实”,而恰恰是去追问人的生活的进一步自由的可能性;问题主义艺术家不是直接的社会现实的“革命者”(变革者、改造者,如政治家),而是有关人的生命价值的社会观念的“革命者”。

 

那些被认定为问题主义艺术的社会事件同样如此,它们是因为社会事件中的某些行为揭示了人的存在问题及其对于人的进一步自由(意义)的可能性而被问题主义关注和讨论,尽管它同时又是实实在在的“挑战体制的现实”,但并非因为“挑战体制的现实”本身而被认定为问题主义艺术作品。所以,不是任何社会行为都是有意义或很有意义而值得做问题主义讨论的。当然,社会事件没有绝对的有无意义的问题,问题主义之所以关注它,往往是由于它牵涉到了人的新意义(是一定的范围内的新)的敏感点,那些意义比较明显、典型的社会事件才更容易被问题主义关注,作为问题主义艺术的程度更高、更典型,没有关注讨论的不等于一点意义没有,只是程度不同,不能绝对化。

问题主义与“社会革命”——回魏华教授(六)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也所以,对于问题主义来说,针对问题并不是要求艺术直接去“解决”社会问题,而是透过社会问题去追问人的存在问题及其意义,不存在“应对(解决)社会问题是多么软弱无力”的问题,因为它本来就不是直接解决社会问题。

 

尽管问题主义艺术不是直接去“挑战体制的现实”,不是直接去“解决”社会问题,但它在社会问题中所追问到的 “意义”让人们看到了人的生命进一步自由的可能性,而这将成为人们直接解决社会现实问题(“社会革命”或“社会变革”)的目的论依据和起点或契机,即人们之所以要进行“社会革命”,本质上是因为社会现实问题阻碍了人的进一步自由。而问题主义艺术透过社会问题追问“意义”的行为,由于其本身的自由性质,必然使其本身成为一种先锋的自由社会实践,这种自由社会实践也必然使其具备强烈的社会性或政治性(自由问题都是政治问题),但这种政治性不是直接的“社会革命”的政治性,而是所追问的终极性自由对社会改造的观念影响的政治性。

 

由于这种自由的观念影响不可能不具有明确的现实政治立场,必然隐含“政治的政治”。 就像我在《“文化的政治”与“政治的政治”——以<时代>周刊发表“割鼻女”照片为例》所说的:“‘文化的政治’因为有明确的政治现实的文化反思倾向性,不可能没有明确的现实政治立场,所以总隐含着‘政治的政治’;反之,‘政治的政治’因为其明确的现实政治立场来源于现实政治的文化反思,不可能没有明确的文化批判倾向性,所以也总是隐含着‘文化的政治’。”以至于“文化的政治”与“政治的政治”在问题主义艺术中合二为一。

 

因此,问题主义艺术的这种政治性就更内在、更深沉、更具有持续的社会性张力,尽管它只是新自由的观念种子或星星之火。

 

2016512日于深圳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