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味的博客

批评就是自由

 
 
 

日志

 
 

“虚无”不是“混沌”——关于“虚无”的微信争论  

2016-02-14 11:01:25|  分类: 艺术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虚无”不是“混沌”——关于“虚无”的微信争论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虚无”不是“混沌”——关于“虚无”的微信争论


微信群:三约社区。

时间:2016年元月9日。

 

茅小浪:在与葛红兵、李子荣、李世永、莫仕权等充分协商后,决定在三江建一民间书院(即三约书院)。

茅小浪:所谓三约,一约非现实之虚无,二约虚无之水墨、书写、文本实验等,三约虚无之虚无。

吴  味:成立书院好!但书院不能面对“虚无”,而应该以虚无之眼面对文化现实的问题。

茅小浪:先把我们自己的虚无搞好,谁人敢说自己的虚无在哪里?

吴  味:没有绝对的虚无。强调虚无是一种治学方法。

吴  味:所谓“虚无”只能是面对问题回到价值的根本或根源之处再思考问题

茅小浪:在异地重新观看这个世界,看出什么,谁都说不准。我们只预备去看。看造化。

茅小浪:我们的书院没有什么“根本”的东西,各自适宜、自由就可以了。你说的属院体系列,我们不在意。我们不搞砖块累积的学问。

吴  味:在中国没有“异地”,都是儒道禅的地方。如果有,只能针对不同的文化参照系而言,西方文化参照系极为重要。

杨弋枢:做理论需要提出很多问题,艺术不一定要问题。物我两忘,逍遥之境,化为仙,不会没可能。

茅小浪:目前,原始就是异地,虽有相对性,也可以相对之相对。

“虚无”不是“混沌”——关于“虚无”的微信争论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茅小浪

吴  味:“造化”本身无所谓造化,造化是人认识的造化,人的认识没有超越,造化不会有超越。

吴  味:艺术的创造本身就是学术,没有问题意识,即使成仙,也不可能有真正的艺术创造。

吴  味:在今天,已经没有所谓“原始”。原始是回不去的,除非你茹毛饮血。

杨弋枢:每个人生命阶段不一样,面对的问题也不一样,这并没有什么需要共识的。我自己做理论,认识到理论的有限性,所以自觉需要反思一些话语及话语建构。

吴  味每个人面临的问题是不一样,但只有文化前沿的问题才有学术意义。

吴  味任何学术都是有针对性的,新学术必须有新的针对性。“逍遥”的自娱自乐不会有新的学术。“逍遥”本身就处在传统文化旧范式中。

杨弋枢:在一些概念上转圈没啥意义,艺术家呈现自己的直觉体验,那就够了,看不看得懂,有没有发现问题,那的确是看的人的眼力问题。

杨弋枢:逍遥怎么就自娱自乐了?庄子的文本少有人超越。

吴  味没有纯粹的直觉,直觉的背后是观念或说理性在规定,即直觉是理性下的直觉,有什么样的理性就会有什么样的直觉。直觉总是直觉到符合理性的直觉。理性没有超越,直觉就没有超越。这就是为什么一个文盲永远也无法“直觉”(创造)出新文化的原因。

吴味庄子的逍遥在今天就是自娱自乐。它与体现主体意志力的“自由”没有关系。

杨弋枢:你都简化了,直觉就是没有观念了?只不过观念又转换成行动和思想的直觉。

吴味:观念隐藏着,你没有“直觉”到。“观念又转换成行动和思想的直觉”恰恰说明“直觉”体现的是“观念”。

茅小浪:,你是问题家,我是发生问题的人,我被你所归纳、限定,或不屑。我们至少是相对的。我愿意成为非问题倾向却有问题的人,我正在想办法解决自己的问题,你知道我要解决我的哪些问题吗?

茅小浪:但有一点我很清楚,不能让所有人都像你那样成为问题家。那样好吗?

“虚无”不是“混沌”——关于“虚无”的微信争论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吴味真正的艺术家、批评家都是问题家。我这里谈的“问题家”是针对艺术与学术的一般观念与方法论而言,不是指我的“问题主义”,“问题主义”是针对当代艺术的观念与方法论的特定概念。

茅小浪:你说的只是框架问题(我称之为砖块),不是学术。

吴味:我谈得是艺术与学术的观念与方法论。这是关于学术的学术。

吴味:回到价值的根本之处是指反思价值何以成为价值,根源在哪里,从而对价值做出超越性的认识,新学术的诞生都是如此。

茅小浪:在中国这种特殊的语境下,回到起点就看到本质,不需要绕太大的圈子。

吴味但回到起点不是回到逍遥自在、回到混沌,而是沿着学术的脉络返回到当初看价值是如何建构的,它的合理性、合法性、局限性在哪里,从而做出认识的超越。这才是真正的回到“虚无”。很多人把“虚无”理解成“混沌”了,而混沌的所谓“虚无”是无法做出认识的超越的,因为混沌未分的状态无所谓认识,认识从混沌已分开始,在混沌中其实永远看不到本质。

吴味我们一些人的“虚无”想法实际上是受了老庄“混沌”思想的影响,这种“混沌”思想在今天毫无学术意义,只会让中国人在混混沌沌、稀里糊涂的文化沼泽更加难以自拔。

“虚无”不是“混沌”——关于“虚无”的微信争论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茅小浪:哈哈,你终归是对的。你多麽的清晰啊,别人又是多么的混沌啊,清晰和混沌都是你嘴巴里说出,这就是你的学术。你的问题之谈,何时能变得自然一点。

杨弋枢:不吴味老师就给混沌的艺术家上个课呗?!

吴味我谈的“混沌”是一个学术概念,不是批评修辞。混沌是针对老庄哲学而言。

李心释:吴味兄也太糟蹋庄子了,不好好读庄子,纯粹胡言乱语!问题之说乃科学理性独大之后的泡沫,美国实用主义的跟屁虫,不值一文!

李心释:庄子看到的问题比你老兄要深远一光年,你的清晰正是他所鄙视的无知。

李心释:是的。学术、艺术各有自为性,学术问题研究不可僭越本份妄图来指导艺术,它最多是增进艺术家的自我理解。

“虚无”不是“混沌”——关于“虚无”的微信争论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李心释

吴味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高楼午睡足,门外日迟迟。”吴味从混沌睡梦中醒来也!(午睡起床)

吴味老庄哲学的“混沌”的反义词不是“清晰”,混沌是鸿蒙未开状态,它无所谓模糊与清晰。模糊与清晰是混沌已开之后的事。

吴味问题之说确实是科学理性,但它不是泡沫,也不是实用主义的跟屁虫,而是人的理性的觉醒。中国人在混沌中做了几千年奴隶都没有发现问题,好不容易从近代开始才有了一点科学理性,才开始发现问题——包括为什么一直是奴隶的问题,李兄居然说“不值一文”,难道李兄还嫌中国人混沌地做了几千年奴隶还不够么?!

李心释:哈哈,吴兄此言差矣,在这里的人谁是你说的混沌未开,先秦诸子更非你想象的混沌。你说的是几千年愚民统治文化,这对于追求虚无自由的艺术家来说,早已不是问题。我觉得在这与你对话的人,都比你更透彻问题所在,已无必要再聊你的主张了。

吴味:一个人是不是“混沌未开”,要看他的思维方式,没有语言的逻各斯理性就是混沌未开,你想“开”都开不了,更糟糕的是根本无法想到要“开”。其实“混沌未开”是中国人的普遍状态,要不然几千年愚民统治也没有那么容易。

茅小浪:吴味兄顽固地认为自己觉醒了,他甚至一觉醒来第一感觉就是他醒了别人没有醒,于是他很兴奋,心想我无论如何要让你们觉醒,这种使命感始终伴随着他,他被自己感动了,并且就这样一直感动下去,以至于试图要把他自身的这种光芒照亮所有人。吴味的这种特殊的精神,在一个特定的角度看来,仍是不多见的。我们不妨把他当做一个特定的艺术家(类型)看待,也许就释然了。他是可以存在的。我正是在这一点上,对他保持了应有的尊敬。

吴味:我只是以我的“问题主义”的理性之眼发现了一些问题而已,由于这种问题根源于我们的传统文化,所以对这种问题的揭示实际上是一种文化的自我批判。这种指向文化思维方式的文化自我批判或许就是更本质的启蒙与自我启蒙。而启蒙是一个永恒的过程,不存在“完全觉醒”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 &class="f-myLikeIcons likebtn pnt prigh" id="$_; Like">隙榷 <; &class="f-myLikeIcons recommendbtn pnt prigh" id="$_; Recommend">推荐 <; &iv>"display:none" id="$_; ShowRecommend" class="plef rdct phide"> <; &class="plef ul fc03"><; &id="$_; RecommendC$_st">0<; &class="plef iquock icn0 icn0-722 nbw-tgl1 nas-icn0fix"> <; &class="plef iquock icn0 icn0-621 nbw-tgl0 nas-icn0fix"> <; &class="fc07"> <; &class="f-myLikeIcons requotbtn pnt prigh" id="$_; Cite">转载
 

历史上的今嚏

最近读者

热度

<; ><"floa_:righ;heigh:2FONTheie-heigh:2FONTpaddeig:10ON 16px 10ON 0;size: #d7854e;cursor:pointerT">关闭
玩LOFTER种菱费冲印20张照弃超跟浪有奖!tnbsp;tnbsp;tnbsp;tnbsp;tnbsp;

评论

this.p={ m:2, b:2, loftPermalink:'', id:'fks_087068086084083071085080095075072087087069093080095064092080', buotTsina:'quot; 度来“击斯”瞮ot拱混quot; “廷信争论', buotAbstract:'<;divasinaw\"quot; 度来“击斯”瞮ot拱混quot; “廷信争论 - bo - bo的博客\" alt=\"quot; 度来“击斯”瞮ot拱混quot; “廷信争论 - bo - bo的博客\" iv>\"mtylin: 0ON 10ON 0ON 0ONT-width: 500ONT-heigh: auto;\" to;&\"http://;di0.ph.1tp:net/wXQrcptU-8fJ5uSyIGyWaQ==/6631232692448217747:924\" \> 

<; ><\"style="4ONT-SIZE: 20px; FONT-FAMILY: 黑体; FONT-W\" \>quot; 度来“击斯”<; ><\"style="4ONT-SIZE: 20px; FONT-FAMILY: 黑体; FONT-W\" \>quot拱混quot; “廷信争论\n

\n

<; ><\"style="0ONT\" \>廷信群:三约社区。\n

<; ><\"style="0ONT\" \>时间: &g年元月9日。\n', buotTag:'实验,击斯,脱,主义', buotUrl:'buot/statom/166969386 &g11411125488', isPublished:1, istop:false, type:0, modifyTime:0, publishTime:1455418885488, permalink:'buot/statom/166969386 &g11411125488', commentC$_st:0, mainCommentC$_st:0, recommendC$_st:0, bsrk:-100, publisherId:0, recomBuotHome:false, currentRecomBuot:false, attach="$_sFileIds:[], vote:{}, gr$_pInfo:{}, friendstatus:'none', folhowstatus:'unFolhow', pubSucc:'', visitorProvinca:'', visitorCity:'', visitorNewUser:false, postAddInfo:{}, mset:'000', mcon:'', srk:-100, remindgoodnigh蚥uot:false, isBlackVisitor:false, isShowYodaoAd:false, hostIntro:'', hmcon:'1', selfRecomBuotC$_st:'2', lofter_seigna:'<;divonload="var n;div= new Image(); n;di.to;&\'http://buot.163.com/newpage/images/analyse.png?lofter_seigna&t=\'+new Date().getTime()" border"0" so;&"http://imglf.nosdn.1t7:net/;di/TlZCWHdFWFpidkQ1dGtJK1N5cFRBNzBLUFFPYnJEVi9LWk1KTzJlMTU2Yz0:924"/>' } {list a as x} {if !!x}

{/if} {/list}
{if !!a} <;divclass="bdwa bdc0 pnt" onerror="this.to;&uocation.f60" so;&"${fn1(a.userName)}"/> ${fn(a.nickname,8)|escape}<; &class="iquock blg-7 sstesctf mingxing" tsina="明星博主"> 
畏泅批评家
${a.selfIntro|escape}{if gyeat260}${suplement}{/if}
  {list a as x} {if !!x}
  • ${fn(x.tsina,26)|escape}
  • {/if} {/list} <#--推荐日志-->

    推荐过这篇日志在这雍

    {if !!b&&b.length>0}

    他们还推荐他焙

    {/if}
    <#--引用记录--> <; &class="plef fc07">转载记录焙 <#--博主推荐--> {list a as x} {if !!x}
  • ${x.tsina|default:""|escape}
  • {/if} {/list}
    <#--随机阅读--> {list a as x} {if !!x}
  • ${x.tsina|default:""|escape}
  • {/if} {/list}
    <#--首页推荐--> {list a as x} {if !!x}
  • ${x.buotTile|default:""|escape}
  • {/if} {/list}
    <#--历史上的今嚏-->
      {list a as x} {if x_index>4}{byeak}{/if} {if !!x}
    • ${fn1(x.tsina,60)|escape}<; &class="fc07">${fn2(x.publishTime,'yyyy-MM-dd HH:mm:ss')}
    • {/if} {/list}
    <#--被推荐日志--> {list a as x} {if !!x}
  • ${fn(x.tsina,26)|escape}
  • {/if} {/list}
    <#--上一篇,下一篇--> {if !!(buotDetail.preBuotPermalink)} <; &class="ilf iquock icn0 icn0-6 ">  {/if} {if !!(buotDetail.nextBuotPermalink)} <; &class="irg iquock icn0 icn0-619">  {/if} <#-- 热度 --> {list a as x} {if !!x} {/if} {/list} <#-- 网易新闻广告 -->
    网易新闻
    <#--右边模块结构-->

    被推荐日志

      最新日志

        该作者的其他文章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 &class="ztag iquock icn0 icn0-57"> 
                <#--博主发起的投票--> {list a as x} {if !!x}
              • ${x.nickName|escape}tnbsp;tnbsp;投票给 {var first_optionv= true;} {list x.voteDetailList as voteToOption} {if voteToOption==1} {if first_option==false},{/if}tnbsp;tnbsp;“${b[voteToOption_index]}”tnbsp;tnbsp; {/if} {/list} {if (x.role!="-1") },qu鸵是${c[x.role]}”tnbsp;tnbsp;{/if} tnbsp;tnbsp;tnbsp;tnbsp;<; &class="fc07">tnbsp;tnbsp;tnbsp;tnbsp;${fn1(x.voteTime)} {if x.userName==''}{/if} {/if} {/list}
              •  
                 
                 
                 
                 
                 
                 
                tnbsp;
                 
                 
                tnbsp;
                tnbsp;
                tnbsp;
                tnbsp;

                页脚

                我所诱弃书 <; &class="p fc10">- 博客风格 <; &class="p fc10">- 手机博客 <; &class="p fc10">- 下载LOFTER APP <; &class="p fc10">-<; &class="fc08" id="$_foot_subscribe"><; &class="iquock m2a icn0 icn0-919"> 订阅此博客

                网易公司版权这种tnbsp;tcopy;1997- &7

                帮助 <; &class="fr iquock ; ce icn1 icn1-4">tnbsp; ${u} {list wl as x}
                ${x.g}
                {list x.l as y} ${y.n} {/list} {/list}
                {if defeied('wl')} {list wl as x}${x.n}{/list} {/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