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味的博客

批评就是自由

 
 
 

日志

 
 

对毛时代与朝鲜的睁眼瞎——批驳高峻博导  

2016-02-21 11:14: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毛时代与朝鲜的睁眼瞎——批驳高峻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对毛时代与朝鲜的睁眼瞎——批驳高峻博导

吴味 

福建师范大学社会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高峻在《16年春节上海女逃离事件的人文反思》一文中写道:

“新中国成立67年了,在前30年毛**主席高度重视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将它视为立国之本、执政之基,领导亿万贫苦农民翻身解放后又带领他们走上了集体化的、共同富裕的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康庄大道。毛**多次提出要缩小城乡差别、工农差别、体力劳动与脑力劳动的差别。近30年中采取了许多有力的措施,如工业支持农业,城市支持乡村,在人民公社举办工业,大兴农田水利事业,掀起农业学大寨运动,建立农村卫生保障制度。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担起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生力军重任。还开展"四清"运动惩治人民公社中的贪官。不断派干部下乡,到"五七"干校参加农业生产劳动,接受锻炼,培养艰苦奋斗、艰苦朴素、与广大农民群众休戚与共的思想作风、工作作风、生活作风。大中小学校的学生也要下乡学农,参加农业生产劳动,建立起与劳动农民的密切联系、劳动情谊。毛**终把占中国最广大地域、最多人口的农村富强和农民幸福看作为国家强大、社会主义事业永续的根本,对劳动农民有着深沉炽热的阶级感情。缘此,陈永贵、吴桂贤等农民、工人在中国历史上破天荒地当上了国务院副总理。毛**时代三大差别逐步缩小,劳动农民的社会经济地位高,城市鲜有蔑视农民的社会心理存在。历史证明,毛**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伟大战略是完全正确的。”(《艺术国际网》高峻的博客2016年2月15日文)

对毛时代与朝鲜的睁眼瞎——批驳高峻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改革开放后,由于未能坚持城乡统筹、协调发展的既定战略,尤其是对农村集体经济制度失去了政治自信、道路自信,轻率地解散了人民公社,致使亿万农民重回分散经营的老路,实质是扔掉了农村和农民。而把国家发展和经济建设的重心放在了城市,以为中国的现代化就是学习效法西方,中国的现代化就是城市化、城市工业化、城市高楼化、城市金融化、城市信息化。……”(同上)

对毛时代与朝鲜的睁眼瞎——批驳高峻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没想到,作为教授博导的高峻居然还在为毛时代唱赞歌,为改革开放泼冷水,仿佛毛时代的农村是政通人和、繁荣富强、百姓当家做主、城乡平等和谐的人间乐园,而改革开放过后的农村反而极大倒退了

然而,事实上,高峻所谓的“毛**时代三大差别逐步缩小,劳动农民的社会经济地位高,城市鲜有蔑视农民的社会心理存在。”完全是一种假象!由于那时普遍贫穷,当然城乡经济收入差别是小一些,且发展到文革国家经济崩溃的边缘,这种差别就更小,但这种差别小是在极低经济水平下的差别小。而在政治、文化、医疗、教育、环境等社会生活方面,城乡差别几乎在根本上从来就没有缩小过,甚至差别比民国更为巨大,也比改革开放后更为巨大。比如,在政治上,选举权的城乡居民比例一直是8:1(城市权利是农村的8倍,即1个城市居民相当于8个农村居民),到1995年还是4:1,2010年才变为1:1;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实质上是人祸),也主要是保城市而饿死农村人;而一个城乡户口差别,就让农民到现在还翻不了身。整个毛时代农民完全成了绑缚在农村土地上的仅仅是为城市生产粮食的奴隶,他们在政治、经济、文化、医疗、教育、环境等方面与城市相比几乎毫无可比性,而且几十年几乎毫无变化。而在经济上,由于农村同样整天搞阶级斗争,又不断搞共产风浮夸风大跃进、大办钢铁、割资本主义尾巴等等,如何能够发展经济?而农民自己种的并不充裕的粮食还要要首先满足城市,以至于全国农村直到文革结束后、包产到户之前,还普遍无法温饱(其它方面更不用说)。我家哥哥姐姐有七个、加上父母有九个是强壮劳动力,却在我上大学的1979年和80年代初还依然无法温饱。这样的农村有什么地位可言?还谈什么“城市鲜有蔑视农民的社会心理存在”?那是一种整体性的制度性农民歧视,到现在还无法根本消除。那种在极低经济水平下的城乡经济收入差别小对农村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尽管差别小,但农村连自己温饱都无法保障的情况下,还要满足城市较好地温饱,仅此一点,在生存线上下对于生命来说就是天壤之别。这还谈什么缩小城乡差别?

对毛时代与朝鲜的睁眼瞎——批驳高峻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而现在至少绝大多数农村是能够温饱,甚至能够较好地温饱,更有现代物质文化生活的很大程度上的城乡趋同性。这完全首先是因为破除了荒谬的“人民公社”农村集体经济制度而解放了农民积极性、提高了农村生产力的结果;其次是在更高层次发展上更得益于由城市带动的工业化、金融化、信息化等等对农村的辐射。虽然,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城乡经济收入差距总的趋势是在加大(但2010年开始缩小),但农村绝对经济收入水平却是在快速增长,只是比城市增长速度要小。这怎么也不能说是“对农村集体经济制度失去了政治自信、道路自信,轻率地解散了人民公社,致使亿万农民重回分散经营的老路……”仿佛农村改革开放反而更糟了,而只能说收入分配制度还存在严重问题,而这种严重问题正是前三十年问题的继续——尽管改革开放同样在改革收入分配制度,但其改革的程度和速度跟不上城乡经济发展的速度,而跟不上的根本原因正是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存在根本问题,而不是因为破除了“人民公社”这种腐朽的、只会导致“共同贫穷”、而绝不会导致“共同富裕”的农村经济制度。这已经是当代历史学的常识了。

对毛时代与朝鲜的睁眼瞎——批驳高峻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至于“学大寨”、大中小学校学生下乡学农、“赤脚医生”农村卫生保障制度、“上山下乡”、"五七干校"“陈永贵、吴桂贤等农民、工人直接当上国家领导人”等等,更是中国政治的荒谬和灾难,却居然被高峻认作是毛的丰功伟绩。

对毛时代与朝鲜的睁眼瞎——批驳高峻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高峻——这个社会历史学院的教授和博导的认识仿佛是对中国社会历史和现实的睁眼瞎!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简直匪夷所思。

更令人无法理喻的是,高峻在另一篇博文《观察朝鲜的新视角》中居然还为朝鲜这个几乎是人间地狱的无赖国家唱赞歌:

“笔者近一两年对朝鲜国防、民生各方面事业快速发展的成因理出了新的认识。朝鲜长期实行公有制基础上的计划经济,人民劳动创造的GDP由政府统筹安排,均用于发展国防、改善民生。国家管控严厉,全国官员鲜有腐败行为,贪腐官员发现了就处决。没有贫富两极分化现象,没有人能将国家财富转移到国外,社会公平。国民没有吃喝嫖赌方面的无效花费,资金均用在正道上。所以社会风正气顺,民众劳动创造积极性高,经济效益可观。虽长期受美日制裁,但坚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仍成就不凡,令人称奇!逼着有识之士不得不转换观察的视角。”(参见《艺术国际网》高峻的博客2016年2月14日文章)

“朝鲜陆地面积12万平方公里,同福建省一样,但人口只有2300万,福建省是3800万人。福建省自然条件远优于朝鲜,但福建省在科学技术成就方面乏善可陈,能与朝鲜相比吗?朝鲜自主研发成功两弹一星,海军有70艘潜艇,40年前就通了地铁,福建省直至今天仍未通地铁!朝鲜第一代、第二代领导人金日成、金正日是长期超负荷工作,累死在工作岗位上的。福建省近30多年来正省级、副省级贪官被查出的就有七位。”(同上)

对毛时代与朝鲜的睁眼瞎——批驳高峻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按高峻的说法,朝鲜当今世界的人间天堂了。但是,只要是稍微关注一下哪怕是联合国公布、乃至我国官方公布的有关朝鲜的资料,就会知道,朝鲜到现在都无法摆脱饥荒,还谈什么“经济效益可观”?实行严格等级供给制,还谈什么“没有贫富两极分化”和“社会公平”?完全闭关锁国,还谈什么“没有人能将国家财富转移到国外”(不过已有报道金氏家族国外财富惊人)?极端共同贫穷,还谈什么“国民没有吃喝嫖赌方面的无效花费”(但在专制制度下官员的吃喝嫖赌又如何能够避免,又如何能够轻易揭露出来)?一个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官要民死民不得不死的世袭制极端专制王朝,民主指数在全世界连年倒数第一、人权状况连年遭联合国控告,还谈什么“社会公平正义”、“社会风正气顺”?不顾人民死活而疯狂实行“先军政治”,“两弹一星”“海军70艘潜艇”又有什么值得称道?完全依靠中国、韩国、美国、欧洲等国家(地区)无偿援助国家才勉强避免崩溃,还谈什么“坚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仍成就不凡,令人称奇!”;40年前完全依靠中国援建了地铁,如何用来比较“福建省直至今天仍未通地铁”(再说一个国家如何与一个国家的省比较某个基础设施建设)?全国人民普遍面黄肌瘦、乃至时不时饿殍遍野,见金家爷孙三代大腹便便,还谈什么“金日成、金正日长期超负荷工作,累死在工作岗位上”?而其工作岗位又是国家的还是他金家的?整个国家的财富完全被金家及其官僚系统明目张胆地掠夺以致民不聊生,又如何比较“福建省近30多年来正省级、副省级贪官被查出的就有七位”?……

对毛时代与朝鲜的睁眼瞎——批驳高峻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我真不知道,一个历史学教授和博导怎么会对朝鲜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等状况有着如此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的所谓“新的认识”。

应该说,即使一个思维正常、稍有知识和阅历、略通逻辑的普通人(不用说专家),都可以对毛时代和朝鲜的社会政治历史状况,仅从逻辑上就可以作出基本符合事实的认识和是非判断。而作为社会历史学院教授和博导的高峻其认识竟是如此错乱不堪,我不知道这个教授和博导整天都研究些什么?高峻在体制内混饭吃,思维囿于主流意识形态(其在另外一篇文章《捍卫南海主权,做好自卫战争准备》中更是一种恐怖的只问敌我、不论是非的冷战思维。参见《艺术国际网》高峻的博客2015年10月27日文章),毫无历史与现实问题的洞察力,学人应有的科学逻辑理性和人文价值理性荡然无存。而这绝不是个别现象,因为体制内的教授、博导的生产和评估系统及其运作机制在全国是一样的;再联想多少年来中国大学学人荒谬话语和学术腐败事件层出不穷,让人不禁感慨:今天中国大学学术的堕落到了怎样的境界!

2016年2月17日于深圳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