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味的博客

批评就是自由

 
 
 

日志

 
 

“逝者为大”与学术批评——纪念黄专  

2016-05-02 11:51:07|  分类: 艺术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逝者为大”与学术批评——纪念黄专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黄专先生

“逝者为大”与学术批评——纪念黄专

吴味

 

2016年4月13日,广州美院教授、艺术史家、艺术策展人黄专先生58岁英年早逝,同行无不痛惜和哀伤。但从第二天开始艺术界即有人发微信批评黄专,如程美信写了《人死固然哀悲……》(微信无题目,即以第一句代为题目)、闻松写了《黄专现象与诔文式纪念模式的盛行》、朱其写了《把祭日当吹捧日是对逝者不敬》等等;一般微友的微信批评也有一些我也转发了一篇批评黄专先生的旧文《“坐台批评家”的前卫艺术睁眼瞎》,并加了按:“黄专教授不幸离世,作为学人同道我身怀哀悼之情!我以为以学术批评的方式清理黄专教授的学术,是对他更好的尊重和纪念!我将发一组批评黄专教授的文章。”(但由于太忙,其它文章尚未。)

“逝者为大”与学术批评——纪念黄专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针对对逝者黄专先生的批评,许多艺术界人士纷纷发言(包括微信和文章)谴责批评者,认为逝者尸骨未寒就批评缺乏修养、不尊重逝者生命有悖伦理道德缺乏人性温度等等,正如有批评家说“面对逝者,所有英雄都要让路”,怎么能这个时候批评呢?这些谴责者应该依据的是“逝者为大”的传统死亡伦理。但到底什么是“逝者为大”?我没有查到其出处,无法了解其原始本意。但从我们民族的丧葬风俗习惯看,所谓“逝者为大”其背后的伦理依据应该是对生命(肉体和精神)的尊重,这种对生命的尊重主要表现为一整套传统儒家居丧伦理,其核心是让逝者显得珍贵地、有尊严地“入土为安”。人死了,当然要让他显得珍贵地、有尊严地“入土为安”,让魂灵安宁,绝不能影响,否则就是对逝者不敬,对生命不尊重,所以“逝者为大”那么在居丧期间一切有损逝者人格尊严的行为(包括污蔑、辱骂、诋毁、造谣、诬陷和破坏丧事办理等行为),无论是否亲朋所为,就会被认为是对逝者不敬,违背伦理道德的、甚至是违法的。但这种“逝者为大”的死亡伦理显然不反对对逝者的人品道德和功业成就的实事求是的评价(包括批评),因为实事求是的评价本身就是对生命的尊重。我们的儒家强调“真诚”,所谓“诚者,天之道;诚之者,人之道也。”(《中庸》句)“真”是纯真、真心、赤子的意思,所以“真诚”就是纯真、赤诚。尽管我们传统的“真诚”由于没有理性自由意志的基础而常常导致一种伪善,但真诚本身还是有价值的。而实事求是的评价就是对逝者的一种真正的真诚吗?它让逝者回归恰如其分的位置,而不会因为非分所得而让灵魂愧对天(西方为上帝)而不安。所以我们在有“逝者为大”的同时,又有“盖棺论定”的死亡伦理,其核心就是实事求是的评价而这种实事求是的评价并不在乎是否在居丧期间。所以,历来即使即时的挽联中也有很多“盖棺论定”的实事求是的批评,如袁世凯去世,蔡锷挽联:“辛亥革命,你在北,我在南,野心勃勃,难容正人,惧我怕我,竟欲杀我。海内兴师,上为国,下为民,雄师炎炎,义无反顾,骂你笑你,今天吊你。”讽刺批评溢于言表。

“逝者为大”与学术批评——纪念黄专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而在现代伦理意义上,对逝者生命的尊重更是在自由意义上给实事求是的评价以道德合法性,因为实事求是的评价是有利于社会自由空间的拓展,而非实事求是的评价(无论是吹捧还是贬损)反而不利于社会自由;且实事求是的评价本身就是自由的体现。这就是为什么现代对名人逝者的“盖棺论定”的实事求是批评常常在丧葬期间就已经开始,这恰恰体现了自由现代死亡伦理。并不是对逝者生命(肉体和精神)本身的不尊重,而是对其精神生命的真诚评价,恰恰体现了尊重。如果“逝者为大”而不能即时批评,那反而是没有现代文明立场的


而对逝者黄专先生的批评文章,就我看,完全是严肃理性的学术评价,是否正确、准确另当别论,但并无有意贬损、诋毁黄专先生的人格尊严和学术价值那么,尽管批评发生在黄专先生逝世的丧事期间(第二天开始),但这不能说是“缺乏修养”、“不尊重逝者生命”、“有悖伦理道德”、“缺乏人性温度”等等,相反我认为这是符合我们的传统儒家和现代文化死亡伦理的正常行为(在这一点上传统与现代是一致的),并张扬了一种现代人格。而那些非实事求是的明显吹捧者,反而落入了我们传统的“人之已死,言也善”的伪道德俗套,他们极力表现的所谓“真诚”完全是我们传统常见的伪善,简直是一种不可救药的乡愿,这其实是对逝者黄专先生真正的不尊重。所以,那些谴责者实际上是没有搞清楚“逝者为大”和“盖棺论定”的具体内涵和相互关系,而走向了一种似是而非的死亡伦理的伪道德批评,他们不仅缺乏我们传统儒家尚且有的“千秋功罪,任人评说”的坦荡人格,更谈不上现代自由人格。

2016年4月29日夜于深圳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