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味的博客

批评就是自由

 
 
 

日志

 
 

陈源初——丧心病狂的学术剽窃者  

2016-06-28 11:38:48|  分类: 艺术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源初——丧心病狂的学术剽窃者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陈源初

陈源初——丧心病狂的学术剽窃者

吴味

 

2016年6月22日我在《艺术国际网》的“聚义厅”(博客栏目)的重点提示部分发现了一篇与拙文《没有艺术,就没有艺术批评吗?》同名的文章(拙文于2015年7月22日发于该网吴味的博客:http://blog.artintern.net/article/920940),出于好奇就点开看。不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陈源初——丧心病狂的学术剽窃者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原来,文章是一个叫陈源初的艺术家2016年6月19日发于自己的博客的(该人网站认证为“艺术家,从事油画创作”。现据说是美籍华人),文章全名叫《艺术批评的价值//没有艺术,就没有艺术批评吗?》(http://blog.artintern.net/article/943851。“//”为其文章中的分行)。在浏览中我立即发现该文包含拙文的许多文字,开始以为是引用,但文中没有标注号,文后没有任何注释,文中上下文也看不出是引用。再仔细查看核对,我惊异地发现,他这篇7988字的文章居然照抄了4196字的拙文中的3935字[附件吴味《没有艺术,就没有艺术批评吗?》(红色字体为陈源初剽窃部分)],完全是大块大块、整段整段的复制粘贴,只不过去掉一些过渡词或实在不搭配的内容,前后秩序少量颠倒(把最后一段提前),许多段落不分,许多文意被打乱,节凑被抹平。可以说文章几乎完全被他剽窃并有意掩盖。

陈源初——丧心病狂的学术剽窃者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再看其文章其余部分,文体与剽窃拙文的部分完全不同(它是解释性文体,剽窃拙文的部分是论证式文体,两部分如何能搭在一起?),文字内容每每出现前言不搭后语,文意东扯西拉或跳跃不连贯,有明显的拼接痕迹。于是我利用百度对其文章其余部分进行搜索和核查。果然,其文章其余部分几乎全部剽窃于百度词条“艺术批评”中的内容,剽窃方式相同。这样,其文章几乎100%是剽窃。

这发现让我目瞪口呆!让我不得不联想,这篇文章敢如此剽窃,那其它文章又如何呢?于是我随即随意选择了陈源初的10篇博客文章,利用百度搜索仔细核查,结果发现10篇文章都是以相同剽窃方式几乎全文剽窃其中3篇又剽窃了我的3篇文章,见下面1-3)

陈源初——丧心病狂的学术剽窃者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正文蓝色部分为陈源初剽窃拙文部分。下同。

1、《当代学术机制的历史检验》(2938字。陈源初2016年5月10日博文)剽窃了2篇文章:

吴味《当代艺术的“个体确定性经验”——质疑汪建伟》(1856/5159字。分母为拙文原文字数,分子为剽窃字数数,下同。《雅昌艺术网》吴味的博客2010年6月7日发表)

肖建华当代美学的审美主义转向》(《光明日报》200947日发表)。

2、《文化艺术的社会问题》(1341字。陈源初201654日博文剽窃我的2篇文章:

吴味《当代艺术的话语方式——针对“具体问题”的“具体言说”》(999/3257字。雅昌艺术网吴味的博客2008年4月18日发表)。

吴味《当代艺术不是“情绪反应”——与程美信谈中国当代“暴力化艺术”》(330/8706字。《雅昌艺术网2007423专稿雅昌艺术网吴味的博客2008110月发表)。

同时也间接剽窃了我在《当代艺术不是“情绪反应”——与程美信谈中国当代“暴力化艺术”》一文中引用的程美信的文章《解论中国当代“暴力化”艺术:兼评王南溟先生的<怎样对待权利>的少量内容(《雅昌艺术网》程美信的博客2007年4月10日发表)。

陈源初——丧心病狂的学术剽窃者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3、《艺术需要文化而非暴力》(4276字。陈源初2016413日博文剽窃了3篇文章:

吴味《当代艺术不是“情绪反应”——与程美信谈中国当代“暴力化艺术”》(3281/8706字)。

吴味《当代艺术的话语方式——针对“具体问题”的“具体言说”》(995/3257字)

张志忠《当下学术生产的怪圈何在》(中华读书报2009年04月15发表)。

4、《新文人画与新水墨》陈源初2016年6月20日博文剽窃了2篇文章:

邢千里《论新文人画的界限与底线》(《雅昌艺术网》邢千里的博客201499发表

陈海辉的《上半年书画拍卖成交142.78亿,当代水墨渐入成熟期》(《大众证券报》2013年8月2日发表)。

陈源初——丧心病狂的学术剽窃者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5、《当代艺术本体的缺失》陈源初2016年6月20日博文剽窃了2篇文章:

张晓雯《符号的力量与困境——中国当代艺术本体性的缺失与精神重建》[《聊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第2期发表]文还被邢千里2013年831一模一样发表在《艺术国际网》邢千里的博客,尚不知道邢千里是否属于剽窃,他有没有更早发表在其它纸媒而被张晓雯剽窃?网络搜索不到。

《中国当代艺术语境下的艺术本体论问题》(2016年5月6日《摘抄网》可见。作者不详)。

6、《中国艺术本体论的学养》陈源初2016年6月20日博文剽窃了2篇文章:同上。

7、《艺术批评还有空间吗?》陈源初2016年6月15日博文剽窃了3篇文章:

马克“艺术批评”还有市场吗?》(《中华读书报》2012年5月10日发表

陈健强《中国当代艺术批评何去何从(《美术同盟网》2007年12月27日发表

薛永年《美术理论与文化自觉》(《光明日报2012330发表)。

陈源初——丧心病狂的学术剽窃者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8、《当代艺术创作与扭曲了的市场》陈源初2016年6月14日博文剽窃了2篇文章:

中国当代艺术的意义何在》(作者不详。2011年1月26日百度文库文章)

当代艺术创作与市场四人谈丁方周京新吴维超吴冠南》(《美术报2009217发表)。

9、《艺术本体论》陈源初2016年6月10日博文剽窃了2篇文章:

存在论》(百度词条

《在无限中寻找有限——浅谈艺术本体论的发展与终结》(作者不详。百度文库2012年4月20日记载)。

10、《当代探索性绘画》陈源初2016年3月24日博文剽窃了段炼的文章《美国当代艺术的文化取向》(《艺术当代》2011年1月21发表)。

陈源初——丧心病狂的学术剽窃者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陈源初——丧心病狂的学术剽窃者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另外,在搜索核查中我发现陈源初在很多不同的文章中反复剽窃同一篇文章,如上述第2、3及5、6点剽窃相同文章;上述锻炼的文章还被陈源初另外3篇文章[《当代艺术的观念和跨界时代特征》、《世界的当代艺术(一、四)》]剽窃;等等。

这结果更让我膛目结舌!于是我进一步查阅了他在《艺术国际网》的博客,发现他2011年3月21日建博,5年加3个月共有1511篇博文有18个月每月写博文30篇以上,5个月每月写60篇以上,2月分别写103和104篇),其中有大量涉及学术的文章,且并非豆腐块文章,内容涉及艺术的方方面面,仿佛全知全能。这样的艺术批评(评论)规模,正常写作绝无可能。结合以上我对他剽窃情况的发现,我们完全可以合逻辑地推测,陈源初的与学术沾边的博文应该基本上全是剽窃,而且每篇可能基本全文剽窃。

陈源初——丧心病狂的学术剽窃者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陈源初——丧心病狂的学术剽窃者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怪不得陈源初三天两头在他的艺术国际网、雅昌艺术网和新浪网博客中发表有关艺术所谓学术文章,有时一天发好几篇,而且文章表面总显得“很学术”(剽窃的学术文章毕竟包含学术成分),许多网站都重点提示、乃至头版头条发表或转载他的许多文章(网站不可能仔细审核文章),这间接鼓励了他;又由于没有人及时发现他的剽窃,于是乎他得寸进尺,肆无忌惮,直至丧心病狂,以至于让他几年间似乎成了中国当代艺术界学术造诣深广的著名艺术家,骗了多少批评家为他的所谓“当代油画坐台吹捧他的作品根本没有进入“当代”)。很显然他的剽窃是为了给他的艺术家身份制造“学术”形象。

而我在前两年前看了他一两篇文章后,即发现此人文章常常东扯西拉、前言不搭后语、文字错漏频繁、语言风格杂乱、论点论据混乱不清……感觉毫无学术训练和严肃性,更谈不上真正的学术造诣(私底下也与同仁交流过),所以,之后几乎再也没有看过他的文章。但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文章竟然是因为几乎全文剽窃拼凑才如此粗糙拙劣不堪剽窃不同文章的内容基本上是拉郎配在一起;更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的文章也遭他剽窃(还有没有其它拙文遭其剽窃?我无法一一核对艺术界同仁也可各自核查是否遭其剽窃),如果这次不是文章部分重名又被网站刚好提示了重名部分,我也不会看他文章,也就不会发现他丧心病狂的无耻剽窃。

我见过剽窃的,但没见过几乎全文剽窃的,更没见过如此丧心病狂的无耻剽窃的!陈源初,你作为美国肯辛顿大学建筑学学士纽约大学艺术学硕士,你的学位是怎么读到的,学位论文是也是剽窃的?你在美国等西方文化地区生活了那么多年,居然没有学到一点西方学人普遍性的独立自律严肃、严谨的学术操守,却把中国普遍性的学术剽窃腐败行为发挥得淋漓尽致,登峰造极你真不愧为艺术界的剽窃武功”的“绝代天骄”!

陈源初,你必须立即停止你的无耻剽窃侵权行为并在你主动发表剽窃文章的媒体(包括你的所有博客和投稿的媒体)上以文字形式严肃诚恳地向艺术界郑重道歉!尽快消除恶劣影响。

已收集了陈源初剽窃的证据,将保留起诉陈源初的权利。

注:文中陈源初剽窃的我的4篇文章也全部收录在2012年12月由晞望艺术馆出版的拙著《问题主义(四卷)》中)

2016年6月24-25于深圳


附件

吴味《没有艺术,就没有艺术批评吗?》

(红色字体为陈源初剽窃部分)


经常看到艺术家在网络、微信和生活中与人(包括我)争论艺术与艺术批评的关系(“艺术批评”以下简称“批评”),他们往往要反问一句:“没有艺术,哪有批评?”意思是说:没有艺术,就没有批评。他们始终认为:艺术是第一位的,批评是第二位的;所有批评家的艺术观念、艺术理论的创造是从属于艺术家的艺术(作品)创造的,批评家不过是对艺术家的艺术创造的阐释、总结和归纳;对于艺术的发展,批评并无超越于艺术(创作)的价值和意义;批评是从属、依附于艺术的。

对艺术与批评关系的这种认识在中国艺术家中非常普遍,就在2011年还发生了一起艺术家方力均与批评家彭德直接针对批评(评论)有无价值的对话争论。在那场争论中,方力均直接认为艺术是第一位的,批评是第二位的,批评对于艺术的作用很小、甚至可以忽略不计,艺术(家)可以不需要批评(家),就像动物的存在不需要动物学家一样。方力均根本否定批评(家)的价值的说法就是这种认识的典型表现(详见《艺术国际网》彭德的博客2011年5月5日文章《彭德与方力钧的论辩录》)。

对此,许多批评家从批评的内在依据、发生机制以及对于艺术的作用等方面给予了针对性反驳,一定程度地理清了艺术与批评的真实关系。在这方面我有多篇文章进行过不同程度的讨论,在最近一篇文章《艺术批评的终极依据——2012年“首届当代艺术思想论坛艺术批评奖”获奖感言》(以下简称《批评的终极依据》。《艺术国际网》吴味的博客2012年11月27日文章)中,我从批评的终极依据只能是自由的角度分析了艺术与批评的关系,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批评与艺术(创作)是两个既相互独立又相互依托、相互超越、相互借鉴的系统,以终极自由为依据的批评是以整个人文进步为基础的创造,超越艺术总是可能的。所以完全可以说,没有伟大的艺术,也可能有伟大的艺术批评。而这种情况,在后现代之后的艺术史进程(尤其是当代艺术进程)中,更体现为批评或者说艺术哲学为艺术定义、立法和指引,批评成为艺术赖以存在的仅次于终极依据的依据。”

但所有这些反驳都没有直接针对“没有艺术,就没有批评”这一观点本身,这就为这一观点在根本上留下了余地,持该观点的人(尤其是艺术家)可以这样认为:你再怎么反驳,再怎么强调批评的价值意义,但没有艺术,就没有批评,这是事实,因为总的来说,无论批评怎么创造、怎么超越,它总是针对艺术而言的,任何艺术理论都是针对某种艺术而言的,没有艺术,哪有批评呢?就像没有动物,哪有动物学研究呢?这逻辑似乎很强大,以至于那些寄托在它之上的有关批评无意义的一系列荒谬观点,被艺术家洋洋得意地反复强调,而批评家似乎一直也糊里糊涂地无可奈何。

到底应该如何理解“没有艺术,就没有批评”?它的问题何在?

首先,批评是批评者运用一定的方法对艺术进行的研究,艺术是批评的研究对象。这里,艺术是客体,批评者是主体,批评是批评主体对艺术客体在一定研究方法下的反映。没有艺术这种研究对象,当然就没有对艺术这种研究对象进行研究的批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没有艺术,就没有批评”是对的。这是从事物发生学的事物发生前提条件或学科构成而说的,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不仅可以说“没有艺术,就没有批评”,我们还可以说“没有批评主体,就没有批评”、“没有批评方法,就没有批评”等等。

其次,批评作为批评主体对艺术客体的意识反映,由于存在决定意识,所以,艺术是第一位的,批评是第二位的,艺术决定批评,批评从属于艺术。在这个意义上,也可以说“没有艺术,就没有批评”,这是从哲学的物质与精神、存在与意识的关系而言的,这时的艺术是扩大的概念,不仅仅是艺术家创作的艺术作品,还包括艺术史以及与艺术创造有关的各种人文、乃至科学。

然而,以上述第一点理解来说明批评从属和依附于艺术、没有超越于艺术的价值和意义,完全牛头不对马嘴。因为在这里,艺术只是批评发生的前提条件,它们之间是因果关系,不存在“从属”、“依附”的问题,“从属”、“依附”是针对两个主体事物而发生依靠关系而言。

而以上述第二点理解的意思来说明批评从属和依附于艺术、没有超越于艺术的价值和意义,同样存在严重问题。在这种情况下,那些人认为批评对于艺术无意义实际上是指批评与艺术创作的关系,他们的所谓的艺术实际上是指“艺术创作”,是缩小的概念。这种情况下,虽然根据存在决定意识也可以说艺术决定批评,但这只能是针对批评与已然艺术的关系而言的,比如,对于艺术作品评论、艺术史研究、艺术理论总结等情况,这种说法没问题,但对于先锋批评来说,它常常是探索艺术的可能性,是对未然艺术的前瞻性的、超越性的理论性探索。此时艺术还不存在,还没有被艺术家创作出来,只是一种可能性,艺术如何决定批评呢?又怎么能说“没有艺术,就没有批评”呢?这个时候实际上并不存在“(先锋)艺术与先锋批评”的关系,只有“(先锋)艺术家与先锋批评”的关系,所谓的“(先锋)艺术家”总是有的。而这一点正是那些开口闭口就说“没有艺术,哪有批评”的艺术家、也是那些稀里糊涂、无可奈何的批评家没有意识到的,在他们的意识中,“(先锋)艺术家与先锋批评”的关系被不知不觉地偷换成了“先锋艺术与先锋批评”的关系,于是,根据存在决定意识,就认为先锋艺术决定先锋批评,先锋批评也就掉进被先锋艺术决定的陷阱(其实此时还没有先锋艺术被创作出来),批评也就永远不可能获得超越已然艺术的价值和意义。这正是“没有艺术,哪有批评?”这一控制批评(家)、使批评(家)仿佛永远无意义的魔咒的秘密之所在。

事实上,伟大的批评都是对艺术可能性的理论性探索(这种可能性探索正是先锋批评的先锋本义),它是面向艺术未来的理论性研究,建构超越性的艺术理论(不一定很系统化,甚至只是一种新的理论性的艺术观点)是伟大批评家的根本任务。由于是面向艺术未来,所以这种理论建构绝不是、也绝不可能是对已然艺术的阐释、总结和归纳,而只能是我在《批评的终极依据》一文中所说的“以终极自由为依据的批评是以整个人文进步为基础的创造”,这种创造实际上是一种合逻辑的理论演绎,这种先锋艺术理论演绎的超越可能性是不言而喻的,就像自然科学理论演绎一样。这就是我为什么在《批评的终极依据》一文中说“没有伟大的艺术,也可能有伟大的批评”的原因。正是在先锋艺术理论演绎的超越可能性的意义上,批评可能成为艺术创作的启发——当然是艺术观念和方法论的启发,而不是全面决定。而对于理论演绎的先锋批评来说,对某些先锋艺术家创作的先锋艺术的批评(分析、判断、辩护、推崇等),实际上是批评家以批评的方式对自己演绎的先锋艺术理论的证明,在这个意义上,艺术(家)成了批评(家)证明自身的工具。在根本上先锋批评是为了建构先锋艺术理论,通过先锋艺术理论影响艺术的发展,从现代艺术开始,批评对艺术探索的影响很常见,每一个艺术流派的理论批评对流派的形成和发展都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比如格林伯格的现代艺术形式主义理论批评对艺术平面性价值的发现和强调极大影响了抽象表现主义艺术的形成和发展。

也许有人会说,先锋艺术理论演绎也需要在艺术史的基础上演绎,但这种基础不是说先锋艺术理论演绎被艺术史已有的艺术逻辑所决定,而是说艺术史只是先锋艺术理论演绎的上下文的上文,先锋艺术理论演绎在根本上是针对新的艺术现实问题根据自由的逻辑的演绎,其结果就是对艺术史已有的艺术及其理论的超越。所以我在《批评的终极依据》一文中说:“新理论永远是面对现实问题的直接的新解决方案,这种新解决方案是对旧解决方案(即旧理论)的证伪和超越,而不是继承;是旧理论的逻辑断裂,而不是逻辑延伸。这也是科学理论建构的‘证伪’基本原理,艺术理论如果还是科学理论的话,应该无法摆脱这种原理。”

当然,先锋艺术家的先锋艺术创作同样是针对艺术可能性的实践探索,其实践也可能具有前瞻性、超越性(超越已然艺术),也正是在先锋艺术实践探索的超越可能性的意义上,艺术也可能成为批评的启发——同样是艺术观念的启发,而不是全面决定。

所以,实际上,真正先锋的艺术与批评的关系就是我在《批评的终极依据》一文中所说的“既相互独立又相互依托、相互超越、相互借鉴” 的关系。但在后现代以后,当艺术越来越走向观念以后,超越性的批评对艺术的启发作用显得更为重要,因为,观念艺术常常是观念先行的,而先锋批评就是批评家对艺术超越观念的先行探索(包括哲学性探索),这种艺术超越观念的先行探索不可能不影响艺术具体创作。

有的艺术家可能会说,我从来不看批评(包括艺术理论),我的艺术创造没有受到批评的影响。但你不看批评,不等于批评没有影响你,你可能是通过日常交流(包括与艺术家、批评家和其他应收学者等交流)间接受到批评的影响,不过自己不觉得而已。不交流的艺术家,其创作怎么会有创造性?

那些认为批评没有超越于艺术(创作)的价值和意义的人(尤其是艺术家),实际上是看不到批评与艺术的关系的发展变化,还是一些传统陈旧的观念。他们总是以为批评(包括理论)就是对已有的艺术的阐释、总结和归纳,这在传统艺术阶段确实如此,但在现代艺术阶段开始,艺术批评常常讨论“艺术应该怎样”的艺术可能性问题,这种讨论实际上是一种批评的先锋理论性探索,它是针对艺术史发展到当下已经出现的问题基于现实与历史的各种因素以及艺术逻辑之上的超越性的理论演绎(这种艺术逻辑是指艺术如何拓展人的审美空间的终极自由逻辑),而不是对已然艺术的理论归纳,对已然艺术的理论归纳是不可能解决“艺术应该怎样”这种超越性的艺术问题的。正是这种超越性演绎的新的艺术理论(哪怕还仅仅是理论观点)可以启发艺术的超越性实践,当艺术实践通过这种新的艺术理论的启发而获得新价值、意义的艺术——进一步拓展了人的审美空间的艺术,就说明这种新的艺术理论是有意义的,否则,就说明这种新的艺术理论是没有意义的。在这种情况下,新的艺术实践成了对新的艺术理论的证明。对于现代艺术、尤其是越来越走向哲学化的后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艺术与批评的关系常常就是如此,而且越来越如此。

如此看来,那些把艺术比作动物、把批评比作动物学研究而认为艺术(家)可以不需要批评(家)、就像动物的存在不需要动物学家一样的人(尤其是艺术家),实际上是看不到动物学研究对动物存在的改变——就像人类意识不仅是对已有自然的反映,还改变了自然、乃至创造了自然从来没有过的“不是自然的自然”奇迹。可见这些人的思维确实够“动物”的,太不“进化”了。

2015年7月中旬于深圳

 


陈源初艺术国际博客:http://blog.artintern.net/blog.php?u_id=23985

陈源初雅昌艺术网博客:http://blog.**********/space-260414.html

陈源初新浪网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617908067

吴味艺术国际博客:http://blog.artintern.net/blog.php?u_id=514

吴味雅昌艺术网博客:http://blog.**********/space.php?uid=91248

吴味网易博客:http://wuweibk.blog.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