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味的博客

批评就是自由

 
 
 

日志

 
 

“在现场深处”的当代艺术可能性  

2016-09-17 12:34:53|  分类: 艺术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现场深处”的当代艺术可能性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在现场深处”的当代艺术可能性

——在“在现场·深处——当代艺术展”研讨会上的发言

吴味 

各位同仁:晚上好!

很高兴黎克佑先生策划的这个展览终于成功举办!几年来,我来北京、来宋庄与黎克佑先生有多次深谈,微信、电话也多有交流,对当代艺术、尤其是中国当下当代艺术的许多无意义、乃至恶劣现象,以及有着文化良知和智慧的一些艺术家对这些现象的超越性艺术创作,彼此有许多共识,一直想将中国当代艺术的问题及在当下的可能性,通过展览、研讨会和/或更信息化的方式较好地呈现出来。这个展览应该是这种想法的初步实施。

“在现场深处”的当代艺术可能性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这个展览的主题名曰“在现场·深处”,那我们应该追问:“在现场深处”当代艺术应该做什么?如何做?或者说“在现场深处”当代艺术有什么特别的可能性?这或许触及了这个展览的深层的目的,也应该是这个展览意欲给深处困境的中国当代艺术的某种启示之所在。

为了回答上述问题,我先谈一谈什么是当代艺术的“现场”、“在现场”和“在现场深处”。

当代艺术的现场是与当代艺术的性质紧密相关的。虽然对当代艺术的性质没有绝对统一的界定,但从超越杜尚之后的后现代艺术的“泛观念”的角度来看,我一直对当代艺术的性质的界定就是:当代艺术是在终极自由意义上针对于人的特定问题(存在问题)揭示出人的特定意义(价值)的“特定观念”的艺术。那么这样的当代艺术的“现场”就应该是人的“特定问题语境中的相关事物构成的动态的场域,它包括了事件发生现场,还包括事件传播现场——更广泛的媒体传播引发的社会互动现场。而在信息时代,传播现场显得更加重要。所以,对当代艺术来说,所谓现场就是包含特定问题的事物或者说语境。

“在现场深处”的当代艺术可能性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而当你感受到了某种事物中的特定问题——即感受到了某种事物导致人的存在意义(价值)的丧失,此时才能说你“在现场”,你越是深刻地感受到了,你就越是深刻的“在现场”;否则,即使你整天奔波于社会,整天与交往,整天沉迷于网络,也不能说你“在现场”,更不是深刻的“在现场”。所以,感受问题就是“在现场”,“深刻感受问题”就是“在现场深处”。

这种对“特定问题”感受的“在现场”本质上就是生命的在场,就是人对人(包括自己)的存在问题(生命意义问题)的自觉。而这种自觉是作为人的艺术家的当代艺术创作的起点。

“在现场深处”的当代艺术可能性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吴味在研讨会上发言

当我们理解了什么是当代艺术的“在现场深处”以后,就很好理解当代艺术“在现场深处”应该做什么?当代艺术“在现场深处”——即当艺术家深刻感受了特定问题之后,只有深刻揭示了这种特定问题,才能让人看到人的某种新意义(价值)的可能性——即进一步自由的可能性,当代艺术创造的“特定观念”就体现在这里。当代艺术正是要通过揭示特定问题而昭示出人的进一步自由的可能性,这才是当代艺术“在现场深处”的根本目的。而这种“揭示”不仅使艺术具有了对具体社会、文化、政治问题的“批判性”,更使艺术具备了形而上的生命价值终极性,而生命价值终极性才是当代艺术的最高诉求。

“在现场深处”如何通过揭示特定问题而昭示出人的进一步自由的可能性,创造当代艺术的“特定观念”,这涉及了当代艺术的方法论——本质是具体创作方法中的思维方式。而对于特定问题的深刻揭示,显然那种现代和后现代艺术的非理性思维方式无法胜任。社会中的特定问题需要通过深入的调查研究,才能看到其中有关人的存在问题,所以理性思维方式——或者说在感性体验基础上的理性思维(包括理性思维极致的“本质直观”),才是我所说的当代艺术所需要的根本思维方式。这种思维方式决定了艺术家的创作不是在画室中的无边想象,而是在社会问题现场中的调查研究,从而发现人的存在问题。所以我一直说,当代艺术与其说是艺术,还不如说是新的社会科学。

“在现场深处”的当代艺术可能性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刁伟作品《景观》,2010,玻璃钢

这就是“在现场深处”的当代艺术在观念与方法论上应该呈现出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如果从理论上说,就是我一直倡导的当代艺术的“问题主义”。

今天,中国当代艺术家之所以创作不出多少超越性的作品,根本原因在于他们的当代艺术观念与方法论的陈旧,导致他们对人的存在问题缺乏应有的警觉、体验和理性思考。而在当代中国,人的存在问题的集中爆发是源于中国当代真正的“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中西文化冲突,这种冲突比五四时期更广泛、更深刻。众多当代艺术家自觉不自觉地陶醉在过去的艺术(以后现代艺术为主)陷阱中不能自拔,最多也只是做一做表面的中国问题符号作品,已经失去了在文化冲突的现场追问和超越人的存在问题的勇气和智慧——即失去了诉求自由的理性,无法真正地“在现场深处”进行创作而凸显人的存在的意义,辜负了大变局文化冲突的肥沃土壤给予新艺术创造的可能性。

“在现场深处”的当代艺术可能性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黎克佑《废品》,2016,废纸

以上所说是我从“问题主义”的角度分析这个展览应该具有的理论背景——即展览与“问题主义”应该建立的内在联系,这种联系实际上从展览前言以及某些作品中也能略微感受到,尽管这个展览的理论言说还非常薄弱(这是展览的策划人和学术主持应该特别注意的)。我们的艺术及艺术史之所以非常贫困,从某个意义上说,正是源于艺术理论的贫困;我们的许多展览之所以缺乏档次、甚至毫无意义,正在于展览缺乏系统建构的理论的针对性。我们似乎意识不到理论与艺术的互生性或相互启发性,以及理论对于艺术的立法性和艺术史界定性。超越性艺术理论的缺席从中国艺术现代转型以来一直就是如此,我们都是借助西方已有的理论言说我们的艺术,现在又是常常拿政治学、社会学、伦理学、哲学等等学科知识来言说当代艺术,就是没有当代艺术自身的超越性理论言说,所以我们的艺术不可能有在世界艺术史上的超越。现在,这些艺术之外的学科对艺术的言说非常时髦,但我们应该特别注意的是,只有在拓展艺术本体的意义上,它们的言说才是有意义的。问题主义理论是立足艺术本体的拓展而辐射到其它许多学科的,当然是否成功另当别论,也期待同仁批评指正!

“在现场深处”的当代艺术可能性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金山《人民》,2016装置

今天世界当代艺术的信息传播完全使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可以与世界同步,这就需要我们在座的各位有着艺术与理论的同步建构的志向、智慧、勇气与行动力。希望这个展览及它的后续系列活动在这方面有较好的作为。

最后,祝展览圆满成功!谢谢各位!

2016年8月13日于中捷当代美术馆

“在现场深处”的当代艺术可能性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陈劼《隆中兑》

“在现场深处”的当代艺术可能性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林旭辉《未知-第六房间》2016,油画

“在现场深处”的当代艺术可能性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武真《药丸-扫描2》

“在现场深处”的当代艺术可能性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蒋佑胜《抽离》,铝雕塑

“在现场深处”的当代艺术可能性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郭志锋《捆绑》,装置

“在现场深处”的当代艺术可能性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