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味的博客

批评就是自由

 
 
 

日志

 
 

微信群主闻松和朱其是黑帮帮主吗?——讨论自媒体公共空间问题  

2016-10-23 21:00:37|  分类: 社会文化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微信群主闻松和朱其是黑帮帮主吗?——讨论自媒体公共空间问题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闻松(右)和朱其

 

微信群主闻松和朱其是黑帮帮主吗?

——讨论自媒体公共空间问题

吴味

在拙文《“流氓批评”与批评底线——从“闻朱俞事件”说起》发于我的公证号“问题主义”后,闻松看后很气愤,除了发了一些无聊嘲笑的帖子外,还立即在他建的两个微信群(“艺术刀客”和“【意识流】中欧艺术交流”)中把我踢掉了。我为此发帖批评他:

“闻松要是赵国宣传部长,是不是要让所有的群都踢掉我呢?闻松完全没有现代社会的民主精神,不懂基本的民主交往原则!内心的权力专制欲望昭然若揭!”

闻松马上在《致吴味》帖子中回我:“1、我的群就像我的私人客厅,又不是公权力建的,我的地盘我做主。况有言在先,来去自由不伤感情,这与你说的民主体制和“权力专制”有毛关系呀。什么都往权力专制上靠,教条。2、移除你的最主要原因是觉得你的学术水平出奇地差,尤其这篇《流氓批评》,一点判断力都没有,与我群的风格不相配。……”

微信群主闻松和朱其是黑帮帮主吗?——讨论自媒体公共空间问题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闻松的这两个微信群是讨论、交流社会、文化、政治(当然以艺术为主)的社会性微信群,显然他的“私人客厅”说法意思是这种社会性微信群是私人空间而不是公共空间。“私人客厅”说法首先出自朱其(他发有微信)。现在我要问,社会性微信群不属于公共空间吗?

哈贝马斯是公共领域和公共空间研究的权威学者,按他的说法,公共空间是指“在政治权力之外,作为民主政治基本条件的公民自由讨论公共事务、参与政治的活动空间。”在公共空间内,形成了一种公民之间的新型交往关系——即一种以阅读为中介、以自由平等交流为中心、以公共事务为话题的“公共交往”,这种“公共交往”的目的是为了求同存异而自然形成对公共事务的某种共识。是否公共空间不是以空间的产权归属是否公有为依据,而是以空间的功能设置是否关系公共领域问题为依据,所以哈贝马斯要将诞生于18世纪法国以贵族或名人私人客厅为空间的沙龙作为早期的公共空间形式予以讨论。公共空间更与公权力所建无关——公权力所建反而更不是公共空间而是公有空间——本质上是权力空间。公共空间的交流最重要的原则是自由平等,没有人是真理的化身可作为正确与否的标准,更没有人有权力以自己的意志阻止别人的言论,否则,公共空间就异化为权力空间了(这里的权力不一定是公权力)。

社会性微信群(还有QQ群、论坛、博客、微博等)它是信息时代的自媒体,而自媒体利用科技最大程度地实现了言论的民主自由平等开放性,所以我一直说自媒体是信息时代的民主自由传媒,信息化科技为自媒体的群体(微信群、QQ群、论坛、博客栏目、微博栏目等)成为公共空间提供了可能。所以,现在的微信群除了纯粹的家庭成员、亲戚和生活朋友群为私人空间外,其它社会性微信群全部具备了公共空间的功能性质和特征,毫无疑问理论上和现实上都是公共空间,这是信息时代的科技对民主自由的巨大贡献。

微信群主闻松和朱其是黑帮帮主吗?——讨论自媒体公共空间问题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朱其

社会性微信群有点类似于沙龙,但在交流的自由、规模、速度、去中心化、去权威化、话题广泛性等等方面,又远远超越了沙龙。沙龙的物理空间“私人客厅”虽然为私人拥有,但在沙龙的功能预设上,“私人客厅”的拥有者以及其他任何人都无权操控沙龙活动(如开除人),否则沙龙的民主自由平等开放的性质就体现不出来,沙龙活动要么继续不下去,要么异化变质为权力专制活动。沙龙活动只受沙龙在民主商议下制定的沙龙规则的约束——这种沙龙规则恰恰是为了保护民主自由平等开放的交流,而不是相反。

而微信群也是由群主创建的一个虚拟的信息交流空间,群主邀请和彼此邀请相关同仁构成微信群。虽然微信群是群主创建,但就像提供沙龙的“私人客厅”的人一样,微信群在功能预设上,并没有赋予群主以及其他任何人操控微信群(如踢人)的权力,否则就失去了自媒体的民主自由平等开放的性质,无异于取消自媒体,微信群的民主自由平等开放的交流就无法正常进行,甚至导致微信群的死亡——成为僵尸群(这对于具有民主自由平等开放意识的微友较多的群更是如此),使微信群的“公共交往”不复存在。所以,虽然微信赋予了群主可以踢人的权力,但这种权力是微信管理的技术权力,而不是微信群公共空间活动的伦理操纵权力,它只是一种技术管理的需要。何况微信群空间与“私人客厅”这种物质空间还不一样,它只是一个电子虚拟空间,任何人随时都可以创建,群主有什么操纵微信群公共空间活动的资本呢?尽管有的微信群主(如闻松)强行要求只能由群主拉人进群(这本身就违反了自媒体功能预设设上的民主自由平等开放的原则),但所拉入的人绝大部分不可能是群主生活中的朋友,而微友之间绝大部分更可能都是陌生人,那把那么多陌生人拉到“私人客厅”难道不是为了讨论公共领域、而是私人领域的事情吗?所以微信群这个群主的“私人客厅”——如果硬说要称为“私人客厅”的话——实际上就转化成公共空间了,而在公共空间谁都没有操纵活动的权力。

微信群当然也有管理规则,但它比其沙龙应该更简单,它只要遵纪守法、遵守微信运营方的规章制度、不扰乱微信群的正常交流活动(如不做无关商业广告、不恶意刷屏、不恶意吵骂等等)即可,根本不需要制订其它的更严格的微信群规章,否则就会损失自媒体的民主自由平等开放的程度,自媒体就是一个人以群分、自由选择、平等交流、各显神通、大浪淘沙、共同进步的公共空间所在。即使要有特殊的微信群规章,那也应该由微友民主共商制订,不能由群主一人说了算。

而闻松和朱其以为微信群是自己建的,不是公权力建的,他们是群主,所以微信群就是他们自己的“私家客厅”,是私人空间,就应该“我的地盘我做主”,他们想怎样就怎样,一切由他们来操纵(规则也由他们自己说了算),所有微友都必须合他们的意,否则“踢”你没商量(朱其同样踢了不少不同意他观点的微友)。这样他们这两个微信群主仿佛是黑帮帮主,微信群“私家客厅”仿佛是帮主的私刑厅了。再说,我的文章学术水平是否“出奇地差”也不是你闻松这个连自媒体公共空间的基本道理都不明白的人能够评价得了的,它只能在微信群公共空间接受公共评价,只要没有扰乱微信交流秩序,没有违法乱纪,闻松这个群主有什么权力因为文章不合己意而踢人呢?闻松和朱其完全不明白微信群的公共空间性质,与自媒体公共空间的民主自由平等开放的现代精神背道而驰,这不是内心的权力专制欲望(思维)昭然若揭又是什么?什么“又不是公权力的”,公权力建的还是公共空间吗?什么“有言在先”,他的这种在先之言(规则)本身就没有经过微友的民主商议,恰恰是他专制欲望的反映。我说的是“权力专制欲望”,与是不是公权力建的有什么关系?他们心浮气躁,名欲、利欲、权欲熏心,怎么能够理解自媒体时代的公共空间?以这样的“权力专制欲望”还要攻击俞心樵是“**败类”(俞心樵怎么也算是为了宪法的结社自由权利而挺身而出争取过的人),简直是笑话!

微信群主闻松和朱其是黑帮帮主吗?——讨论自媒体公共空间问题 - 吴味 - 吴味的博客

闻松和朱其——一个中国美院的博士、一个中国艺术研究院的博士,连微信群(还要其它的自媒体)这种已经在知识界形成了基本共识的新生公共空间都认识不了的,还整天标榜自己读了多少书,难道他们的书都读到牛屁股眼去了吗(这不是骂人,而是湖北鄂州一带的讽刺读书囫囵吞枣、不求甚解、狗屁不通的俗语)?而在我看来,在“闻朱俞事件”问题上,他们已经不是读书多少、知识多少的问题,而是邪念丛生、利令智昏的问题了。

2016年10月17日晚于深圳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